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69 夺舍(五)

正文 169 夺舍(五)

    林听雨仍旧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

    司徒爱晴一脸焦急,道:“算了,我看你多半是被这里的迷阵迷惑了心智,你等我向家族求援,让家里的长辈们来救咱们。”

    言罢,她从腰间的储物袋内拿出一个司徒氏族人专门用来联系家族的传讯令牌,启动后将她们姐妹俩遇到的情况跟父亲一说。

    司徒岩吓了一跳,赶紧带着几个炼气大圆满的长老来到城郊。

    这法阵乃是江中秀所设,司徒爱晴本来有令牌,可以自由出入;而且江中秀的灵魂逃出来之后将这里的控阵阵盘交给了她。

    但是她若是就这么带着看起来象是受到不小惊吓而失忆的司徒爱静家,如何能够解释得清?

    人家要是问她,你既然能够平安走出那个法阵,为什么不早点带着你妹妹家,反倒让她变成这样,她怎么答?

    所以,她干脆就假装自己和司徒爱静都走不出去,唤家里人来救。而在林听雨冲出来之前,她可能就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对策,及时利用阵盘将法阵的品阶降低,低到司徒岩等人可以破解的程度。

    此时司徒岩带着族中几个炼气大圆满的长老来到城郊,不一会儿就破开了法阵,看到了司徒爱晴和司徒爱静两姐妹。

    “爹爹”司徒爱晴一见到司徒岩,立刻眼圈一红,弱风扶柳一般扑了过去,趴在他肩头小声啜泣起来,又好不难过地道:“爹爹,爱静她好象被吓坏了。”

    司徒岩一早就注意到躲在一角瑟缩、形容狼狈的司徒爱静,听了司徒爱晴的话,他叹息一声,拍了拍司徒爱晴的后心,道:“放心,等去后给她吃两粒定心丸应该就没事了。”

    司徒爱晴听罢立刻做出松了一口气的样子,道:“那就好。”

    司徒岩走向林听雨,见她满脸恐惧与戒备,道:“爱静,快过来,到爹爹这里来。”

    林听雨脸上的恐惧去了一些,茫然道:“爹爹?”

    司徒爱晴忙道:“对啊,这是咱们的爹爹,你连爹爹也不认识了么?”

    “爹爹”林听雨喃喃说了一句。

    司徒岩眉头皱起,这时才现,司徒爱静这个孩子恐怕吓得不轻,怎么连人都认不得了?

    司徒爱晴有些悲伤地道:“爹爹,爱静不知看到了什么,竟然给吓成这样,好象把咱们全都忘记了。”说到后来,不免埋头抽泣起来,看起来好不伤悲。

    三长老司徒浩问道:“爱晴,你不是和你妹妹一直在一起吗?”

    司徒爱晴道:“本来是在一起的,可是我们误入了这个法阵,受到法阵攻击,走散了。我挡下了法阵的一拨攻击,到处寻找爱静,谁知道她方才突然从那个方向冲出来竟然已经变成了这副模样。”

    说到后来,她不免又是伤心落泪。

    司徒浩眉头皱起,眸中闪过一抹不被察觉的异样。

    “司徒前辈,爱晴,出了什么事,你们都还好吧。”此时,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一道高大英挺的身影如风一般掠来,落在众人面前。

    听声音有些耳熟,借着司徒爱静的记忆,林听雨认出这正是萧山的声音。

    萧山的声音响起之时,林听雨甚至都感觉到体内那个微弱到极致的残魂此时居然微微震颤了一下,由此可见司徒爱静生前是多么喜欢这个萧山。

    她不禁替司徒爱静感到难过,可惜,事已至此,又能怎么样呢?

    如今,林听雨只能尽全力完成她的心愿,以解开她的心结。

    她偷眼打量一下这个萧山,见此人生得面如满月,浓眉大眼,鼻直口方,一双剑眉横插入鬓,不但长相英俊,眉宇间还有一股子英气闪现。

    这副样貌和精气神,也难怪能这么吸引女孩子的眼球。

    “萧大哥!”司徒爱晴欢快地迎上萧山,倾慕之情溢于言表,“你怎么也来了?”

    萧山道:“我听说,司徒岩前辈接到你的求救,说是你和司徒爱静在城外遇到了变故。我担心你们,所以就赶过来了。”

    自始至终,他的目光都落在司徒爱晴身上,众人都看出他对司徒爱晴很有好感。

    “好了,先家再说吧。”司徒岩说道,无奈地看了一眼旁边的小女儿,拉起她,与众人一起转司徒府。

    司徒氏有一个女长老,名叫司徒清,擅长医道,给司徒爱静把脉之后,道:“看脉相,这孩子确实受了不小的惊吓,先给她服食定心丸看看吧。”顿了一下,又道:“不过,这定心丸只能让她的心脉沉稳下来,她的记忆”

    她摇了摇头,无奈叹息一声,道:“我却是无法查出,她到底因何会失去记忆。”

    司徒清都这么说了,司徒岩也只得在林听雨嘴里塞了一枚定心丸,领着她转居所,安排她睡下。

    等到林听雨舒服安稳地睡了一大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天亮时分了。她现司徒岩仍旧守在房内,并未离去。看来,司徒岩对司徒爱静这个女儿还是非常在意地。

    林听雨坐了起来。

    见她醒来,司徒岩就走到了床边,不无关切地问道:“爱静,你醒了,可感觉好一些了?”

    林听雨点了点头。

    “那,你好好想想,在城外那片林子里,你到底遇到了什么?”司徒岩问道。

    他们已经检查过那个法阵里的情况,只现一个象是隐士避居的洞府,除此之外并未现什么异常。又没有特别的妖兽或鬼怪,司徒爱静怎么会吓到失忆?

    林听雨假装歪着脑袋想了想,道:“爹爹,我只记得那里有一个洞,洞里好象有什么在追着我可是,我却记不起到底是什么在追我了。”

    说完,她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露出头痛的样子,好象忆对于她来说已经是件重负。

    司徒岩轻轻拍了拍她的头,道:“既然想不起来,就不要再想了,说不定哪天会突然想起来了。”

    “哦。”林听雨乖乖地应了一声。

    司徒岩看了一眼她,有些无奈地道:“你失忆了倒好,变得乖觉听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