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70 夺舍(六)

正文 170 夺舍(六)

    林听雨眨巴着大眼睛,一脸好奇地道:“怎么了爹爹,以前我很不听话吗?”

    司徒岩无奈苦笑道:“何止是不听话,有时候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故意跟我对着干。”

    “真的?”林听雨挠挠头,嘿嘿傻笑几声,“可是,我都不记得了。”

    她拉起司徒岩的胳膊摇了起来,口中半是求恳半是道歉,道:“爹爹,以前爱静不懂事,要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千万不要跟我一般见识哦。”

    司徒岩被他摇得呵呵笑了起来,道:“我是你爹,怎么可能会跟你计较这些?好啦,虽然醒了,可是清妹说你受到了不小的惊吓,身心过于疲惫,还是乖乖地躺下再睡一会儿吧。”

    司徒爱静这副身板确实因为夺舍的事受到了不小的惊讶,导致脉相紊乱,司徒清的诊断并没有错。

    林听雨很听话地躺了下去,闭起眼睛睡觉。她感觉到司徒岩在床边又坐了一会儿,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好半晌过去才起身离开,出了房间。

    见他走了,林听雨睁开眼来,望着房顶,思量接下来的对策。

    司徒爱晴刚刚二十岁,就已经步入炼气后期,已经在整个司徒家族中具有相当的地位和话语权。而且,现在她倍受萧山的喜爱和重视,家族对司徒爱晴越地看重了。

    也不知道那个萧山到底是什么人,身后到底有着怎样的背景,司徒家族的众长老都对他礼让有加。

    还有那个邵广淑,表面上温婉大方,实际上心如蛇蝎,很有手腕,将司徒岩哄得团团转;而且,在司徒爱静的记忆里,邵广淑背后的邵氏家族,在这太和城内也有一定的势力。想要扳倒她,可不容易。

    要不是邵广淑有邵氏做靠山,当初司徒爱静的母亲也不会对邵广淑那般忌惮了。

    林听雨正在思量对策的功夫,司徒爱晴的房间里,江中秀正在催促司徒爱晴给她另找一副合适的肉身夺舍。

    司徒爱晴素知自己这位师父手段多多,若是不依她的话办,说不准就要直接将她给夺舍了。况且,师父若是成功夺舍别人,她也多个在修仙界活下去的保障。

    她将目光盯上了司徒氏另一个女天才司徒爱敏。

    此女今年十九岁,虽然是出身旁系,但因为是水木土三灵根,而且还是地级的,灵根虽然种类多,但是品级高,如今的修为已经入炼气五层,位于炼气中期,在小一辈女性弟子中,她的修为仅次于她司徒爱晴。

    林听雨的精神力和神灯技能一直在注意着司徒爱晴的房间,将司徒爱晴的灵识传音捕捉了去,心中暗叹这个司徒爱晴的心狠手辣,对于司徒家的人,她根本就没有一点儿感情啊!

    就算师父需要夺舍,她也没必要非得打本族内的弟子吧。那可都是和她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哪。

    不过,司徒爱晴的话,泄露了她的想法:“师父,日后你夺舍成功,就可以公开在司徒家里出入,到时候你我师徒二人相互照顾,总好过你在外面独自打拼。”

    这话说起来,她似乎是关心师父江中秀,想让江中秀也有个归属。

    可事实上,依她如此心狠手辣的性格,多半还是想让自己在司徒氏进一步立稳脚跟,所以才打算让江中秀夺舍族中女子。

    这样的话,江中秀日后必定会成为她在家族中的一大助力。

    江中秀现在是一个孤魂,又因为在司徒爱静体内与林听雨战了一场,灵魂之力已有耗损,但是,以她筑基大圆满修士的强大灵魂,想要夺舍一个只有炼气五层的小修士,那简直是轻而易举。

    受修为所限,林听雨无法捕捉到江中秀的传音,不过,她的精神力却探查到司徒爱晴出了自己的房间,往司徒爱敏的房间去了。

    她猜想,江中秀的灵魂必定不能长久这样存于世间,司徒爱晴自然是要尽快助她进行夺舍的。这次司徒爱晴前往司徒爱敏的房间,那司徒爱敏八成要玩儿完。

    司徒爱敏乃是旁系弟子,居所位于司徒府西院,与嫡系所居的东院中间隔了一个人工湖和数条廊。虽然在整个修仙界,司徒氏并不起眼,但,作为太和城几大修仙世家之一,司徒氏的府邸还是很大地。

    还好林听雨现在的精神力足够强,一直追踪着司徒爱晴的身影,穿过廊。

    林听雨用精神力联系司徒爱敏:“司徒爱敏,若是有人来到你房门外,你可要小心了。她带着一个欲要夺舍你的灵魂而来,小心不要被那个灵魂夺舍了。”

    此话在正在冥想的司徒爱敏耳畔响起,顿时令她身心俱震。她将灵识探出房外,并不见有任何可疑的人在附近。

    “谁?是谁在说话?”司徒爱敏沉吟片刻,便以灵识传音询问。

    等了片刻,她见无人答,便又问道:“不知前辈可否现身相见?”

    她也在小心,不知道那个暗中传音给她的人是谁;但又怕对方的提醒是真的,真的有人要夺舍她。所谓“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所以她才谨慎地用灵识传音与暗中那个人联系。

    可是,等了半天都没有应,她正想开口出声询问,忽地就听门口响起敲门声。她脑中登时警铃大作。

    “谁?”她出声问。

    “爱敏妹子,是我,你爱晴姐姐。”司徒爱晴温和的声音响起。

    这让司徒爱敏一愣。

    她的修为比司徒爱晴低上两个层次,灵识自然也要弱上一分,没探到司徒爱晴正往她居所来也是情理中事。

    不过,这个司徒爱晴虽然是嫡系的小姐,修为和天赋都很了得,可平时行事向来温和大度,善良贤淑,对她这个旁系的妹妹向来不错,怎么可能会带着一个灵魂来夺舍她呢?

    她犹豫了一下,道:“爱晴姐姐,有什么事吗?”

    司徒爱晴道:“妹子,先把门打开门,让姐姐进屋再说。”

    司徒爱敏道:“不行啊姐姐,我这几日身体不适,正卧床休息,数日没洗澡不说,就连头脸也多日未洗,屋中味道难闻。姐姐,若无要紧事,还请先,待小妹将自己收拾一番,就亲往姐姐居所拜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