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72 夺舍(八)

正文 172 夺舍(八)

    他直接下了逐客令,令司徒清和司徒爱晴都有点尴尬。

    司徒清道:“既然浩哥觉得能够医治爱敏,那我就放心了,爱晴,你也先你自己居所修炼吧。若是爱敏没事,你浩叔叔会传讯给你的。”

    司徒爱晴笑道:“那好,那,浩长老,清长老,我就告辞了。”

    “浩哥,我也走了。孩子修炼难免会出茬子,你小心给她检查着,若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再来找我。”司徒清道。

    司徒浩道:“多谢清妹费心。”

    林听雨心道:“司徒清和司徒爱晴,两个人心里其实都对司徒浩的逐客令有些膈应吧,亏她们还能做得那么大方,真难为她们啊。”

    司徒浩的修为尤在司徒清之上,很快就破了司徒爱敏的法阵,冲入室内,关切地问道:“爱敏,怎么样?”

    司徒爱敏眼圈一红,道:“叔叔,我很好,你不用担心。”

    司徒浩的灵识已经迅且仔细地在司徒爱敏身上扫了一圈,却并未现有走火入魔的迹象,奇道:“你身体良好,不象练功出了茬子啊!”

    方才林听雨给他传讯,并未将司徒爱晴带着一个灵魂欲要夺舍司徒爱敏的事详细说来,只说有族中强者围在司徒爱敏房门外,还在强行破除司徒爱敏设在门口的法阵。

    所以司徒浩对司徒爱晴和司徒清为何会在这里并不是特别清楚,先前听司徒爱晴那么一说,还以为司徒爱敏真是练功出了茬子。

    司徒爱敏使了个眼色。司徒浩会意,立刻在周围设置了一个隔绝结界,免得被人探到他们叔侄二人谈话。

    饶是如此,司徒爱敏仍旧用灵识传音,不无谨慎地将方才有人提醒自己,有人带着灵魂来夺舍自己的事说了一遍,又将司徒爱晴的一言一行也事无具细地讲给司徒浩。

    “这样说来,司徒爱晴执意要进来你屋中,似乎确实有些可疑。可是她若真的想要害你,因何又叫来清妹?”司徒浩皱眉道,“难道说清妹”

    说到这里,他猛地打住话头,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眸中光华忽隐忽现,恨意与悔意交加。

    “叔叔,你怎么了?”司徒爱敏现司徒浩的异常,半晌都在愣神,而且脸上神色连连变化,不由得开口询问。

    司徒浩神,道:“无事,只是想起了多年前的一些往事。”

    林听雨的精神力一直关注着这里,现司徒浩神情有异,便想起司徒爱静儿时记忆中的一些事。貌似这个司徒浩对司徒爱静的母亲一直有意。

    不过,年轻时他因为是旁系弟子,无论身份地位和修为,都与家主的儿子司徒岩无法可比。事到如今,怕不是他已经想明白当初司徒爱静母亲被司徒清诊断出因病而逝的结论有问题了。

    而且,很可能司徒爱静母亲之病,与司徒清还脱不了干系。如果司徒浩当时能够醒悟这一点,及时出手相助,说不定司徒爱静的母亲还不至于早逝。

    所以他心中悔恨,情绪颇为复杂。不过,他毕竟修行多年,心境历练有成,很快就让自己恢复了常态。

    司徒爱敏道:“叔叔,你可是那个暗中的前辈叫来的?”

    司徒浩点了点头,道:“她有秘法,可传音很远,所以联系到了我。”

    要知道他们长老会的居所,与这帮小辈的居所相距可不近。司徒爱敏想靠灵识传音联系上司徒浩是绝不可能的。

    司徒爱晴和司徒清离开司徒爱敏的居所后,林听雨的精神力也一直关注着她们。

    “到底是怎么个状况?因何急匆匆地唤我来这里,破爱敏的防护法阵?”司徒清暗中传音给司徒爱晴。

    因为司徒清的修为只有炼气大圆满,其灵识强度照江中秀差上许多,所以林听雨的神灯技能也能清晰地捕捉到她的灵识传音。

    司徒爱晴答道:“清姨,你有所不知,师父她结丹时出了状况,现在急需一副合适的肉身夺舍。”

    司徒清身心一震,骇然道:“你想让江前辈夺舍爱敏?”

    司徒爱晴道:“不然还能怎样?”

    司徒清道:“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就算要夺舍也找别人,怎么能找咱们司徒家的弟子?”

    司徒爱晴道:“清姨,事情紧急,到哪里去找合适的肉身?况且,师父夺舍了爱敏,就是咱们司徒家的人了,你不想这样么?她这样的强者,若是能够留在我司徒氏,我司徒氏何至于再受太和城内另外几个家族的制约?”

    司徒清道:“傻孩子,江前辈那样的高人,岂会因为夺舍了咱们司徒氏的弟子,就会永久留于司徒家?她总是要云游四方的,不会被拘束于任何一个地方。”

    司徒爱晴急道:“可是现在师父急需一个肉身,若是再耽搁下去,怕是就要神魂陨灭了。”

    司徒清道:“你先别急,明天萧山的妹妹萧可莹要来咱们司徒府,你不妨从她身上下手。”

    司徒爱晴惊道:“萧家这样的大家族,岂是咱们能够招惹得起的?”何况她还是萧山的妹妹,如果萧山知道这件事,她和萧山的爱情就泡汤了。

    司徒清道:“我这里有秘法,可助江前辈得到萧可莹的记忆,到时候让江前辈就一直假装萧可莹活着、修炼,岂不是好?

    那萧可莹的身份,可比咱们司徒氏任何一个弟子都金贵得多,而且还是天级冰灵根,年纪也还幼,只有十四岁,就已经有了炼气七层的修为。

    这样的肉身,才是最适合江前辈的。”

    司徒爱晴正要说什么,突地一震,脸上也微微变色,与江中秀传音:“是,我知道了,师父。”

    然后,她就转而继续对司徒清传音:“好吧,那,我就想办法助师父夺舍那个萧可莹。”

    林听雨虽然没听到江中秀传音,不过通过司徒爱晴的表情与言语,已经判断出,江中秀多半对萧可莹那副天级冰灵根的肉身比较中意,已经决定夺舍这副肉身了。

    这江中秀还真是了得。一般人因为灵魂失去了肉身的依傍,变得脆弱不堪,所以,很怕别人知道自己要夺舍才能活下去。

    可是司徒爱晴将此事告诉给了司徒清,江中秀都没有阻拦。也不知道江中秀是对司徒清绝对的信任,还是另有秘法可保护自己的灵魂不被这些炼气期的修士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