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516 命犯小白花(十五)月票五十加更

正文 1516 命犯小白花(十五)月票五十加更

    “诶,四哥,你怎么走了?”林听雨赶紧朝陈华喊道,只转头对罗枫道了句:“对不起!”然后就去追陈华了。

    罗枫皱了皱眉,这对兄妹什么毛病?他还以为陈霜是为刚才不理他的事后悔了,拉着陈华做个由头,来和他招呼呢,谁知道竟是这么莫名其妙。

    他对陈霜向来不放在心上,此事也没多想,关上车窗继续和白玉萧谈情说爱。

    白玉萧看到陈华脸色难看地转头离去,心里就明白陈华肯定是在吃醋。

    不过她和陈华交往好几年了,早就摸透了陈华的性子,知道回头找机会哄哄,随便找个理由告诉陈华她在罗枫车里的原因,陈华就会原谅她了,是以也没太往心里去。

    陈华转身离去的时候,脑海中就闪过这许多年来白玉萧与自己交往的种种。他实在不敢相信,这么清纯美好的女孩儿,怎么可能做出脚踏两只船的事来?

    林听雨追上了他,问道:“四哥,不是去打招呼的么,怎么一句话不说转头就走了?”

    陈华脸色阴沉得快要滴水,虽然他想努力劝说自己相信白玉萧,可还是无法让自己安心。而且,白玉萧明明见他转身走了,却根本就没有半点要追上来跟他解释的意思,这也让他心中更恼火。

    听到林听雨的话,他冷哼道:“你尽管去和你的罗枫招呼,追着我干什么?”

    “什么呀?”林听雨失笑道,“四哥,你看罗枫那个样子,象是跟我有什么关系的人么?”

    陈华道:“他和白玉萧一同坐在车里,你心里不爽快,所以也要拉上你四哥我是不是?”

    林听雨道:“四哥,你想多了。罗枫虽然优秀,可是对于如今的我来说,他又算得了什么?

    我所喜爱的是强大的男人,罗枫顶多不过就是一个与我实力差不多的仙帝而已。”

    说到这里,她脸上现出嘲讽之意。

    陈华微觉讶然,以前的陈霜一看到罗枫和哪个女人靠得稍近一些都会炸毛,可是今天是怎么了?

    林听雨接着说道:“四哥,你并没有踏入仙帝,可能不知道步入这一境界后的心态变化。如今的我除了想要修炼得更强的之外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

    就算是要找个合适的伴侣,也肯定是要找一个比我更强,在修炼之途能对我有所助益、有所指点的男子。罗枫不过跟我实力相当,而且说不定哪天我就把他给超了……”

    她说着无奈笑着摇了摇头。

    陈华愣怔着,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他却在心中对自己说道:“是啊,陈霜是这种想法,那么白玉萧呢?白玉萧已经步入仙尊之境,今非昔比。过去,她比我弱,我又因为掌管着家族事务,她有许多地方需要我帮忙;可是现在呢?她是一个仙尊,而我……”

    他现在也只是仙君大圆满而已。陈霜会这么想,白玉萧是不是也这么想呢?那么,白玉萧会放弃他,转而投入罗枫的怀抱,不就是太有可能了吗?

    想到这里,他的眉更加拧了起来,感觉心在绞痛。

    林听雨看出他已经多少有点明白过来了,便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头,道:“四哥,咱们同是陈氏子弟,从出生就该知道咱们这个世界是以实力为重,只有拥有足够的实力,才可能得到相应的东西。这指的不仅仅是修炼资源,也包括爱情。”

    陈华若是能够在这个时候放下白玉萧最好,免得日后得知白玉萧是陈知秋的私生女而陷入更深的痛苦之中。

    上一世,白清秀死后,白玉萧身份被公开,那时候的陈华才知道自己被这个族妹甩得团团转,可是人家却早就知道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男女情爱。

    白玉萧一句:“我一直把你当哥哥,而你也确实是我的哥哥。”就把他们两人的关系洗得要多干净就有多干净,可是陈华却从此陷入沉沦,选择醉生梦死,可以说断送了他的一生。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陈华恍然发现自己这么大的一个人,居然在做着纯真爱情的美梦,可是这个世界相信的只有实力,而不是爱情。

    “我明白了。”陈华说道,可是心中终究觉得失落和黯然,好象有一把刀把心里最重要的一块儿肉挖走了,空落落的,疼且难过。

    陈华嘴上不说,但是眸中却不似先前那般有神采,估计就算想明白了,可是心里却也免不了难过。毕竟他和白玉萧已经很多年的感情了。

    林听雨也不再跟他提这件事,坐上了主驾驶位,道:“四哥,不介意我来开车吧。”以陈华现在的心里状态,恐怕不太适合开车。

    现在的车道,车辆行驶的速度,最慢的也能赶上一个仙人驾云飞驰的速度,要是出车祸那后果不堪设想,开车的人可不一定都是修炼者,也有很多普通人。

    陈华点了点头,就坐上了副驾驶座,突地说了一句:“陈霜,你和以前好象不太一样了。”

    以前陈霜就算告诉他白玉萧另外有人,也绝对不会是以现在这种方式这种口吻,而是言语间明显带着厌恶,说出的话也难免让人觉得很不客观。

    陈华一直选择不相信陈霜的话,多半也是因此。

    林听雨一笑。

    她拥有陈霜的记忆,当然知道陈霜因为性子直,又因为本身的天赋和强大的家世背景,言行难免会透出些骄横。她又对白玉萧厌烦至极,说起白玉萧不好来,带上主观的厌恶是很正常的事。

    林听雨道:“我刚才说了,一个人一旦步入帝级,会看透许多过去自己看不透的事,说话办事的方法自然也会和过去大有不同。”

    陈华点了点头,道:“我深有体会。”言罢便陷入了沉默,回家的路上,他没再主动说一个字。

    林听雨猜测这位心里肯定还郁闷着,也不去触霉头。

    一路无话,回到陈家所在的别墅区,车子还没靠近陈府,远远地,她就看到一个面容清秀、神态温婉的女子站在大门口,焦急地伸着脖子,在往这边张望着。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