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012 寒门医女(完)

正文 012 寒门医女(完)

    众乡民见是几个城里打扮的人,立刻就都噤了声。

    那公孙朗出身富贵,少年时平时多在城里居住,只在个别时候才会到这处公孙氏的庄园来居住,自然是见识过一些世面,一见对方的服饰,就知道这几人是某个大户人家的家丁。

    “几位小哥,来找我,不知所为何事?”公孙朗迎上去,问道,心中在想:“这些人莫不是杨府的家丁,是杨小姐暗中派来的?”

    这位还在想着哪日里能再攀上杨竹君呢。

    那为的家丁说道:“我们是来打听事的,你可是昔日与杨府小姐杨竹君订过婚的那个公子公孙朗?”

    公孙朗一听大喜,心中对自己刚才的猜测更料定了几分,忙道:“正是。”

    “就是你啦,带走。”为的家丁立刻一挥手说道。

    剩下的几人立刻一拥而上,迅将公孙朗五花大绑。

    公孙朗大惊,骇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那为的家丁道:“你与杨嫔有染,居然还敢问我们干什么?胆敢犯下如此欺君大罪,公孙公子,你的胆子还不是一般的大啊。”

    说完,一众人便将公孙朗扭送走了。

    五年后,扬州城内,袁氏武馆。

    “青儿参见袁馆主!”

    一个无比精致的人儿,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生着一张娇颜欲滴的瓜子脸,宽额展眉,琼鼻朱唇,堪称美艳无方,微微躬身在袁宏畴面前似是而非行了一礼。

    袁宏畴嗔怒道:“行礼也行得这般似礼非礼,成何体统?”

    青儿嘻嘻娇笑了两声,说道:“馆主,你天天在门口张望,难道还是在等颜大夫么?”

    袁宏畴沉默。

    青儿道:“袁馆主!袁大哥!”

    “又干什么?”袁宏畴有些不耐地道。

    青儿道:“素素姐走的时候,可是把袁大哥托付给我照顾。袁大哥,你不会想要辜负了素素姐的一番美意吧。”

    袁宏畴瞪了一眼青儿。什么美意?那是对你的美意吧。他对这个青儿根本就没什么想法,那个女人到底在乱点什么鸳鸯谱?

    青儿又道:“袁大哥,素素姐都走了快两年了,你还在想她啊。难道,我天天在你面前转悠,你就真的看不到我么?”

    袁宏畴再度沉默。

    青儿道:“我做了你最爱的燕窝银耳粥,是按照素素姐教的方法做的,你要不要尝一尝?”

    袁宏畴听到这里,终于有些意动。青儿立刻兴奋地拉起他的手,将他强行拉入武馆内。

    “这个袁宏畴,有青儿在旁边聒噪,应该会忘了颜素素,好好地继续接下来的生活吧。”林听雨此时就躲在袁氏武馆几百米外的一个拐角后面。

    不管怎么样,袁宏畴已经摆脱了前两世被杨竹君折磨至死的命运,这就算是完成了颜素素的死前执念之一。

    公孙朗在成亲当日被林听雨摆了一道,后来被常府的家丁带走,严刑逼问出他与杨竹君有染的事。常总管将这事上报皇帝,皇帝震怒,宣公孙朗到宫中细问此事。

    公孙朗本就是个懦弱无能之辈,被常府家丁打得怕了,再经皇帝横眉冷对地一吓,哪敢翻供不说出实情?皇帝暴怒之下,立刻就将公孙朗下了大狱。

    按理说,公孙朗应该被斩的,可是皇帝恨他给自己带了绿帽子,不想让他痛痛快快地死,下狱之后,派人日日鞭打折磨他。

    公孙朗忍了几日,不知是不是鞭打的伤痕感染了,全身生疮,痛不欲生,后来他身上更是溃烂,全身流脓,狱卒都觉得他恶心,但圣上有命,这日日鞭打不敢停。

    鞭伤加上本身溃烂,直令公孙朗生不如死,只过了一年半载,就惨死狱中了。

    那个杨竹君,在入宫后数月,就被皇帝知道了她在宫外待选之时居然胆敢与他人有染,削了她的嫔位,杖责三十。

    那暴戾皇帝还气不过,还亲手在杨竹君脸上刻下一个“贱”字,将她贬入冷宫。皇帝并未赐她死,敢对他不贞的女子轻易让她死了,岂不是太便宜了?

    若是杨竹君在未待选之时与他人有染,他或许还不会这么气,但女子在等待宫中大选之时,就等于是皇帝的人,如此她还敢去找旧时的私会,并且与之生了苟且之事,这是真真的给皇帝带了绿帽子啊。

    敢让皇帝当乌龟,皇帝能让杨竹君好过么?

    从此后几个与杨竹君有过节的妃嫔经常前往冷宫“探望”她。当然,这几个妃嫔来“探望”她时,都会给她带来丰厚的“礼物”,这可是得了皇帝的特旨,她们不敢不遵旨啊!

    这几个妃嫔轮流到来,每一次都折磨得杨竹君生不如死,后来杨竹君忍受不住,想在冷宫中上吊自尽。可是皇帝不让她死,每一次都被负责看守冷宫的宫人救下。

    这种折磨一直持续了三年多,杨竹君终于耗尽了所有生气,在冷宫凄凉死去。

    林听雨本来是跟着袁宏畴一起离开了小慧村,来到扬州,开了家医馆,因为医术高明,很快就扬名在外,许多人都来投医,不到一年,就积攒了大量的银钱。

    她在扬州开了三年医馆,此时袁宏畴已经另外开了家武馆,并且将父母也从小慧村接了来,又有一个名唤青儿的姑娘因为仰慕袁宏畴加入武馆之中。林听雨觉得时机成熟,便留下一封书信,离开了扬州,往他乡游走行医。

    “青儿是个好姑娘,又是真心喜欢袁宏畴,相信他们一定会有好的未来。”林听雨心道。

    她此次只是路过扬州,在旅店住了几日,知道袁宏畴和青儿过得都很好,便放心离去。

    从此,无人知其所踪。

    颜素素的执念完成之后,林听雨的灵魂就自动离开颜素素的身体,当时颜素素已经六十岁,在一处乡间隐居,仍旧以给人看病为生,死时没有遭受任何痛苦,无疾而终。

    林听雨从颜素素的身体里飘出来后,现自己又变成了一只蝴蝶,重新出现在花园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