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79 夺舍(十五)

正文 179 夺舍(十五)

    近日来潜入司徒府、修为已入筑基的秘密人物,应该就是专属萧可莹调遣的暗卫。林听雨的神灯技能,曾经听到萧可莹给他们下达命令。

    这些暗卫,被萧可莹秘密放入司徒府的防御结界内,并且秘密地将邵广淑、司徒爱晴和司徒清的居所给包围了。

    当家主司徒风的灵识终于现府中有异动之时,这些和他修为不相上下的暗卫已经成功将邵广淑、司徒爱晴和司徒清成功捉拿。

    林听雨暗中咋舌。

    她觉得,萧可莹也不算霸道,只是捉拿了这三人,要是暗中让这些暗卫灭了司徒府,估计都不费吹灰之力。他们的实力都很强。

    邵广淑最先现异常,虽被扣住,却及时出一声尖叫,惊醒了她居所附近的人。她和司徒爱晴是住在一处的,只是房间不同,而司徒爱晴因着修为照她差着几层,是以连声音都没出,就被暗卫制住了。

    “叫也没用,”萧可莹出现在邵广淑房间里,冷笑着,目光在床旁边的大妆台镜上扫了一眼,“婶子,你干得好事,应该心知肚明吧。我也不为难你,只将你交给你们司徒府的家主,看他怎样决断。”

    邵广淑脸色白,她自然心知肚明。原本以为她们三个女人演的戏丝毫没被这个小女娃看出来,却没想到,萧可莹一直不动声色,却一早就暗中联系了自己的人马。

    司徒岩虽然没与她们母女居于一处,但所居的院子就在邻近,听到喊声,匆忙赶了过来,却看到诸多筑基期的强者已经不知在何时包围了这里,顿时吓了一大跳。

    但见这些筑基修士并没有过来为难他,心中莫名更甚,壮着胆子走上前去询问情由,得来的却只是冷冷地一瞥。他被对方的气势威严,镇得退后了数步,无奈只得转身迅前往家主司徒风的居所,禀明此事。

    司徒爱静的居所,与邵广淑、司徒爱晴的居所分别位于司徒岩院子的两侧,与她们母女的院子只是一院之隔,正常情况下,也能听到邵广淑那声喊叫。

    林听雨不好在自己屋里假装睡着不露面,所以也出了院子,但只在自己院子门口远远地往这边张望,并不靠近。

    司徒府中的其他长老、弟子,有不少都听到了邵广淑的喊声,大多都跟她一样,站在自己的院子门口观望,有些关系比较亲近的就聚在一起,彼此灵识传音,议论生了什么事。

    不一会儿,众人就见萧可莹带着自己的暗卫,押着邵广淑、司徒爱晴、司徒清三人前往家主司徒风的院子。

    萧山一早就到了司徒爱晴所居的院子附近,但见那些围在院子周围的筑基强者,赫然都是萧府中人,萧山脸色不由得一变,纳闷之时,心中也不免计较起来。

    他自然认得这些强者都是萧可莹的手下。

    “可莹,出了什么事?”待他看到萧可莹公然押着那三个女人往司徒风的院子走去,忍不住上来询问,目光不由得怜惜地瞟了一眼那有些狼狈的司徒爱晴。

    萧可莹笑得人畜无害,道:“大哥,也没什么事。就是前一阵子有个灵魂想要夺舍我一事,我的人已经查出些眉目了。”

    萧山听罢,瞳孔猛地一缩,脸色也变得分外难看,说道:“那件事,到底是怎么事?”

    他虽然喜欢司徒爱晴,但,此事事关妹妹的性命,若非是有家族血脉的特殊能力护佑,妹妹现在已经被夺舍了。所以,如果这事真的跟司徒爱晴有关,他也不可能站在司徒爱晴一边。

    听他冷声询问,邵广淑心知不妙,立刻说道:“萧少爷,萧小姐,我承认,此事是我被人逼迫,不得不为,但与我家爱晴绝对没有半点关系。”

    江中秀的灵魂当时藏在她的房里,而且,萧可莹也是她叫到她房间的,此事,她觉得自己已经不可能脱离关系,倒不如将罪责顶下来,保住司徒爱晴。

    听了她的话,萧可莹哧笑一声,道:“是么?可是我倒听说,那个欲要夺舍我的灵魂,乃是爱晴姐姐的师父呢。”

    此话一出,萧山顿时身心俱震,红着眼怒目瞪视着司徒爱晴,道:“爱晴,此事可是真的?”

    司徒爱晴泪眼婆娑,一脸急切地道:“我不清楚是怎么一事呀?”

    萧可莹脸色冷下来,道:“真是大言不惭。司徒爱晴,难道你不承认你有个师父,名叫江中秀?”

    司徒爱晴忙道:“我确实有个师父,名唤江中秀,可是,她早就在数年前,就闭关冲击结丹境界。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再见过她。”

    萧山满脸疑惑,看向萧可莹,道:“可莹,恐怕中间还另有曲折,你需得调查仔细才好。”言外之意就是,可别冤枉了司徒爱晴啊。

    萧可莹清清凉凉地道:“大哥放心,此事我已经调查得一清二楚,且将她们三人押到司徒家主那里,待我拿出实证,看他怎么向我交待?”

    邵广淑三人,对于萧山和萧山背后的萧氏家族,其所知,估计和司徒爱静一样,只是觉得萧氏只是一个比司徒氏大一些的修仙家族而已,断然想不到萧可莹可以直接掌控着一队筑基修士。

    所以,当司徒清提出要助江中秀夺舍萧可莹的时候,邵广淑母女都没有提出异议。

    如今见萧可莹不过才区区炼气中期的修为,居然掌控着一队筑基期的暗卫,邵广淑和司徒清已经猜想到事情恐怕要大条了。

    司徒爱晴因着修仙时日尚短,见识和想法终究比不上邵广淑和司徒清,对于自己脱身还抱着一线希望,说道:“可莹妹子,你说的情况我真的不知道,我是被冤枉的。”

    萧可莹冷笑一声,瞟都不瞟她一眼,朝自己的人一挥手,娇喝一声:“走!”众暗卫便押着三女呼啦一下跟着她走入了司徒风的家主大院。

    萧山剑眉紧锁,也看出妹子对此事不大可能善罢干休,况且,他若是摊上此事也是断不可能罢手地,是以,赶紧跟了上去,看看萧可莹因何认定司徒爱晴也参与了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