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80 夺舍(十六)

正文 180 夺舍(十六)

    他们这队人进了家主大院,没了影子,司徒府内那些在远处看热闹的弟子长老们顿时哗的一声,象炸开了锅一般议论开来。

    “到底怎么事?萧小姐做客咱们司徒府,家主一房不好好招待,怎么好象还得罪了人家?”

    “谁知道?萧家可不是咱们司徒氏能够招惹得起的,萧小姐不会因此事怪罪咱们整个司徒氏吧。”

    “此事非同小可,一定要劝家主不要意气用事,需得好生解决,让萧小姐满意。”

    那些长老们多是与家主司徒风一个辈份,自然知道不少秘辛。这些是他们的议论,他们已经一起前往家主司徒风的院子,去打听详情了。

    至于小辈的弟子们,并不知道萧家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大家族,所以,还不知道事态的严重。但是也有人看出萧可莹属下的那些修士皆非泛泛之辈,是以猜想到此事怕是不太好解决。

    那么多的筑基修士,想要灭掉整个司徒氏,当真是轻而易举。

    与司徒岩一辈的弟子,已经有些心中惶恐,带上家眷,迅离开了司徒府,往别处去避难。免得那些筑基修士突然难,到时候,他们这些炼气期的小修士,根本就没有半点还手之力。

    林听雨一边调动精神力,关注着司徒风院内的情况,一边利用神灯技能,探查一些重要人物的灵识传音。

    不一刻,司徒风院中的小厮就到了门口,道:“爱静小姐,家主请您去一趟。”

    林听雨早就有心理准备,应道:“好。”说着就开门走了出去。

    那小厮在前面提着灯笼引路,带着林听雨迅到了司徒风居所的大厅内。

    此时,但见司徒清、邵广淑和司徒爱晴全都跪在下,家主司徒风怒眼圆睁,眸子腥红,瞪视着跪着的这三人,而父亲司徒岩则是一脸的不可置信,看着跪在下面的妻子女儿。

    除了他们和萧氏兄妹之外,厅内两侧的大椅之上还坐着族中众长老。

    “爱静参见祖父!参见父亲!参见众位长老!”林听雨娇柔施礼,淡漠的目光轻轻一扫旁边跪着的三人。

    萧可莹尚有些稚嫩的俏脸绷得好不僵硬,冷声质问道:“司徒爱静,你可知道为何唤你前来?”

    林听雨道:“原来萧大哥和可莹妹子也在这里,不知出了何事,因何大娘和姐姐、清长老会跪在这里?”

    萧可莹道:“我问你,你数月前曾和司徒爱晴一起出门,在逛了坊市之后,去了哪里?”

    “当时姐姐说,夕阳甚好,拉着我出了城门,径直到了城郊。”林听雨忆说道。

    司徒爱晴霍然抬头,道:“你根本就不是我妹妹爱静,你被人夺舍了。说,可莹妹子险些被夺舍一事,是否与你有关?”

    林听雨轻声一笑,道:“姐姐,你这是说得哪里话,我何时被人夺舍了?”微微一顿,似乎想起了什么,又道:“哦,对了,上次出门,你拉着我出了城,进入那个古怪的法阵,里面确实有一个没有肉身的灵魂正等在那里,欲要夺舍于我,可惜,我用秘法护住了灵体,并未让她夺舍成功。当时,那个灵魂逃出我的体内,也不知道是否安在?”

    此话一出,顿时引来厅中众人的唏嘘。

    司徒岩不可置信地道:“既然你没有被人夺舍,因何你在那阵法护持的洞府中出来后就失忆了?”

    林听雨冷笑连连,道:“爹爹,我哪有失忆?只不过是怕姐姐杀人灭口,不得已假装失忆而已。”

    听罢此言,司徒岩眼睛微眯,一脸的痛苦神色,双拳握紧,无言以对。

    其他的司徒氏长老也是一脸无奈兼错愕神色。

    司徒爱晴怒道:“司徒爱静,你不要血口喷人。”

    林听雨朝家主司徒风跪了下去,道:“启禀祖父,邵大娘和司徒爱晴不但计划让我被那灵魂夺舍,就连家母之死也多有疑点,还请家主彻查此事,还我母女一个公道。”

    司徒清道:“爱静,此时是在调查她们母女设计陷害萧小姐险被夺舍一事,你不要再将事情搞得复杂。你母亲当时的病,我可是亲自检验过,确实是仙媪疫不错。”

    仙媪疫,是一种只有女修士才会得的疫病。她的传染率不高,但一经传上,就难以医治,一般患此病的女修都会不治而死。

    林听雨则道:“家主明查,我听说,常年少量服食幻母草,也会使人产生与仙媪疫相似的症状。”

    代替司徒爱静到司徒府之后,她一直在为这一天的到来作准备,所以,可没少往藏书阁跑。

    藏书阁的一层,全是对家族弟子开放的书籍,里面多是医药、地理等方面的书籍,弟子可以随便翻看。林听雨有记的能力,再配合精神力,已经将那里的书籍翻看了大半,查找到可能带来司徒爱静母亲濒死时症状的病与药。

    司徒风沉默不语,只是瞪视着下方跪着的三人,眸中目光显得愤恨无比。

    “司徒家主,看来,这三个女人,不单单是想要加害于我这个外人,就连自己家里的人,她们也不放过呢。”萧可莹带着几分调侃嘲讽地说道。

    萧山叹息一声,万万没想到,司徒爱晴竟然是这样一个歹毒心肠的女人。他还一直以为这女人温婉大度,善良有礼,谁知道只是徒有其表,虚伪至极。

    原来,萧可莹的人不但查出了司徒爱晴有一个名叫江中秀的师父,就连江中秀的洞府也追踪到了,也就是她闭关结丹的地方,正是数月前司徒爱晴带着司徒爱静在城郊偶然遇到的阵法护持的洞府。

    司徒爱晴带着妹妹“偶然”遇到的洞府,居然就是她师父江中秀闭关结丹的处所,这可能是巧合吗?司

    徒爱晴就算再解释,说她不知道师父结丹失败、化成灵魂欲要夺舍萧可莹一事,也没人会相信。

    而且,在司徒风派人去找司徒爱静来此核实情况之前,司徒浩也将数月前司徒爱晴找上司徒爱敏,有高人在暗中提点司徒爱敏司徒爱晴想让灵魂夺舍司徒爱敏一事当众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