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90 炮灰女奴(八)

正文 190 炮灰女奴(八)

    虽然离沃尔夫找上加西亚,让她帮忙盗图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但是这两个多月来,琼没少提醒自己的母亲,使得加西亚对相助沃尔夫盗图一事迟迟没有下定决心。

    没有内应,沃尔夫也不敢轻易动手。而且,他知道阿里蒙托并不知道那张地图卷轴的秘密,所以,也不急于动手。

    这使得那张地图直到现在,还很安稳地待在阿里蒙托的书房里。

    林听雨穿越过来之后,一直都在有意避着雷恩,绝不会和他单独碰面,这就使得雷恩一直没能找到机会逼迫她去盗图。

    不过,因为琼几次给雷恩“传话”,让林听雨去雷恩那里,可是林听雨都没有去,使得林听雨所扮演的女奴艾丽在雷恩那里变得很令人讨厌,是个因为是他叔叔贴身女奴就目中无人的可恶女奴。

    雷恩已经不止一次在阿里蒙托那里暗示他很不喜欢那个艾丽了。好在阿里蒙托被林听雨的美食攻略先抓住了胃,并没太在意雷恩的话。

    雷恩和他叔叔一样,都是魔法与斗气双修,盗走了地图,却没现地图上的秘密。这张地图落入了琼之手,尔后她将地图重新描摹绘制了一份新的,就将这张地图悄悄送进了艾丽的房间。

    林听雨就知道这个琼,一天没将她从阿里蒙托的身边赶走,就一天不会善罢干休。她有精神力在身,当然现了琼搞的小动作。

    可惜,还没等林听雨采取任何应对措施,阿里蒙托就庄园了。阿里蒙托的感知力很强,没人敢在他眼皮子底下做手脚,包括琼在内。

    琼想要做什么,都是在阿里蒙托外出办事的时候,绝不会在他在庄园的时候做。

    不过,林听雨也不是那种遇事就束手无策的人。她到房间,假装寻找什么,不期却现了一个装帧古仆的卷轴。

    然后,她就立刻惊恐非常地捧着这张卷轴,去了阿里蒙托的书房。

    阿里蒙托当时就在书房里,已经现有人动过他的东西了,并且还少了一张古旧的卷轴。他还没来得及追责,就听到敲门声,声音比往常更加清冷了几分,喊了一声:“进!”

    接着,便见小女奴艾丽捧着他丢了的那张古董卷轴,一脸惊恐地走了进来。

    “艾丽,如果我没认错的话,你手里拿的卷轴应该是我书房里的吧。”阿里蒙托剑眉挑了挑,眸子微眯,目光带着危险的信号,清凉无比地说道。

    林听雨好不手足无措的样子,赶紧将那卷轴恭敬地放到要里蒙托的书桌上,道:“主人,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事,今天因为衣服上被溅了油,我就打算房找件干净的衣服换上,却没想到居然看到主人的卷轴在我的房间里”

    “我的卷轴会出现在你的房间里?”阿里蒙托冷声质问,“它自己长脚了吗,会自己跑到你房间里?”

    林听雨更加惊慌失措,道:“是啊,主人,这事,我我也好纳闷的。主人的东西,我天天都来收拾,知道什么是可以动的,什么不可以动。这卷轴是主人心爱之物,要是没有主人的命令,我是断不敢动的。不知道为什么,它今天竟然会出现在我房间里?”

    阿里蒙托沉默下来。

    “艾丽”说的没错,她天天都来收拾他的东西,就算知道哪些是珍贵之物,想要偷盗早有机会,不必等到干了两年多之后才动手。再者,此物若是她自己拿去想要卖了换银币,肯定不会象这样明目张胆公然地还来。

    阳谋,林听雨在阿里蒙托面前已经用过不止一次,还算比较管用。

    阿里蒙托思量一会儿,便道:“此事你不要声张,对外就装做什么都没生一样。去吧。”

    林听雨受宠若惊似的,有些不可置信地道:“主人,您不怪罪我么?”

    阿里蒙托道:“你按我说的做,我就不怪罪你。若是你不听话,把这事泄露出去,我可不会饶你。”

    “是是,”林听雨立刻把小脑袋点得跟鸡啄米似的,“主人放心,此事我会装着根本就没生过,不会跟任何人说的。”

    “那就好。下去吧。”阿里蒙托吩咐。

    “是。”林听雨行了一个屈膝礼,转身就要离去。

    却听阿里蒙托又道:“慢着。”

    林听雨小脸上再度挂上惊恐的面容,转过身来,有些怯怯地问道:“主人,请问,还有什么吩咐?”

    阿里蒙托问道:“晚餐,你打算做些什么?”

    “啊?”林听雨一怔。

    阿里蒙托有些尴尬,大概是觉得他这么大的人,还是个公爵,居然在馋着晚餐的美食,当下咳了一声,忙挥手说道:“行了,下去吧,我什么都没说过。”

    林听雨“哦”了一声,转身离去,等走到门口,她突地转身,有些俏皮地笑道:“主人,晚餐有上好的果子酒,还有您最喜欢的蓝莓制作的小点心哦。”

    说完,才真正走出了书房,将门关紧了。

    阿里蒙托愣了愣神,随即噗哧一笑,真奇怪自己这么大的人,怎么会被这小丫头的几道菜肴搅得心痒痒的?

    一想到一会儿吃饭时很可能会看到一些自己没见过的美食,或者是最能刺激他味蕾的食物,阿里蒙托心中就有种奇怪的悸动,是他自己都无法理解的心中悸动。

    “艾丽,性子比以前欢脱得多了,心思也灵巧得多了。大概是长大了,会用心啦。”阿里蒙托心道,有些惊讶自己居然会去留意艾丽这样一个女奴的性子与心思。

    他拿起这张地图卷轴。

    在他今早离开庄园之前,这张卷轴还老实地待在他的书房里,可是在他下午办完事来后,卷轴却跑到了艾丽的房间,从早上到下午这个时段,生了什么事呢?

    阿里蒙托是个九级魔法师,掌握着许多中低阶魔法师连听都没听过的奇异且高的魔法。

    他口中嗡嗡地诵出一连串的咒语,同时右手中指上的戒指开始闪闪光,一个又一个古怪的魔法元素涌入卷轴之中。

    然后,奇异的事情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