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526 命犯小白花(二十五)月票七十加更

正文 1526 命犯小白花(二十五)月票七十加更

    这边祖孙两个正各执一辞,那边舞曲已经结束,原本占据大厅中央的舞池空了出来,陈笑竹便走到了大厅中央,热闹聊天的众人见有帝级顶峰的陈氏太上长老出面,知道他必定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立刻就安静下来。

    陈笑竹朝挽在一起的云毅蜂和林听雨招了招手,云毅蜂立刻彬彬有礼地拉着林听雨的一只小手重新回到舞池中央,随即与她分立陈笑竹两侧。

    “各位,”陈笑竹满面红光地朗朗开口,“相信大家都已经认识了我家的小辈陈霜……”说着他指了一下林听雨,“霜儿托大家的福,在修炼上颇有天赋,在百岁之前就已经成功步入帝级,并且得虫族强者云毅蜂的青睐……”

    他又指了一下云毅蜂,云毅蜂含笑向众人点头示意。话说到这里,众人已经都明白过来,云毅蜂今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

    陈笑竹接着说道:“今天除了要为我们霜儿成功率领地球联邦的精兵在战场上凯旋而归庆祝之外,更是为了庆祝霜儿与毅蜂这一对有情人能够走到一起。”

    众人鼓掌表示庆祝。只是站在众人中间的罗枫和白玉萧两人的脸色都很不好看。罗翼洪和罗正男两人则是眼刀嗖嗖地,直朝罗枫狠瞪。

    罗枫没想到云毅蜂还真和“陈霜”是一对。可是这种结果,与白玉萧与他说的情况完全不符啊!

    白玉萧则是因为云毅蜂出现在这里不是找“陈霜”麻烦,而是与“陈霜”走到了一起,心里极不舒服。在她看来,她不明白“陈霜”凭什么能得到这么多。

    她和陈霜,两个人都是陈知秋的女儿,可是陈霜从小就是大小姐,而她白玉萧的身份从来不能见光不说,还要做陈霜的女仆,整天听她的喝斥。

    她要是能够得到和陈霜相同的修炼资源,现在肯定也能和陈霜一样步入帝级了。她的天赋和努力,丝毫都不比陈霜差。

    陈霜得到身份、地位,并且因此而得到超人的实力就算了,凭什么她还能得到云毅蜂这样的强者垂青?

    白玉萧这里心中嫉妒恨的时候,陈笑竹已经宣布“陈霜”和云毅蜂两人今天订婚的事,又引起大家一阵鼓掌。

    李谦和其他的陈霜手下已经忍不住议论起来。

    “怪不得陈将军一直有峙无恐,原来她说的‘退路’竟然是这个,这也太出人意料啦。”李谦呵呵笑道。

    另有人附和道:“可不是嘛,你说他们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在云毅蜂前辈被咱们陈将军困在阵里的那功夫吗?那时候,他们两个应该是单独在一起的吧。”

    李谦道:“谁知道呢。要我说,云前辈不愧是虫族第一强者,就是有眼光,咱们陈将军是什么人物,独闯虫族包围圈都如入无人之境的女将军,那可是地道的女中豪杰,不是什么男人都能征服得的的。”

    罗枫是帝级强者,而李谦等人的谈论又没有用传音,是以将这番谈话悉数听来,眼睛嚯地就睁得老大。

    李谦他们的议论,和白玉萧说的情况完全不同,难道说,白玉萧那天在基地停车场与他说的那些话全都是假的?白玉萧根本就是在骗他?

    可是,他仔细一回忆就发现白玉萧其实那天说的很少,大部分的情况都是他自己脑补的。但是白玉萧话说半截留半截,所说的那些话还很容易给人造成一定的误解。

    罗枫如此仔细一琢磨,心就有些发寒。难道说白玉萧一直都在利用心理暗示这种方法,在挑拨他和陈霜的关系,好把他当枪使去对付陈霜?

    这种想法一经窜入他的脑海,顿时就令他整个人都打了个寒噤。

    虽然他心底里还在努力地说服自己,他所爱的女孩儿是个清纯善良的女人,是个温婉识大体的好女孩儿,绝对不会对他甩手段玩儿心计。而且她那么爱他,不可能利用他去对付陈霜。

    可是,回想这几年他与白玉萧的交往,他就渐渐地摸到了一些模糊的轮廓。他心中顿时涌起一种被耍弄的羞辱感,怒火腾的一下就在他胸中燃了起来。

    白玉萧并不知道自己那些暗示性的话语被揭穿之后会带来这种后果。在她看来,罗枫爱她爱到了骨子里,根本就不可能想明白这些年来她使的那些小手段。

    她太低估了一个帝级强者的理智和意志力了。罗枫确实爱她,可是,能够修入帝级,他也拥有一般人没有的冷静判断力和理智。

    可是,罗枫现在已经很不冷静了,冲上去就拉住了林听雨的胳膊,怒道:“陈霜,你过来,我有话问你。”

    “枫儿,你别胡来。”罗正男急道。

    他这话音未落,云毅蜂已经一巴掌扇掉了罗枫抓着林听雨的手,冷声道:“罗枫,你想干什么?”说着帝级顶峰的强大威压呼的一下就释放开去。

    罗枫突感泰山压顶,双腿猛地一软,竟然站立不住,直接趴到了地上。

    云毅蜂的声音再度冷冷地响起:“罗枫,这只是给你冒犯我未婚妻的一个小小的教训。若是你以后再敢对她无礼,休怪我云毅蜂下狠手。”

    林听雨纳闷罗枫这般冲上来是为哪般,陈霜订婚,以罗枫对陈霜的冷漠无情,会往心里去才怪。所以,他冲上来肯定是为别的事。

    她正寻思间,就看到白玉萧正从人群里往这边挤过来,脑中突地有亮光闪过。

    她赶紧拉起云毅蜂的手,天真无邪地眨巴着大眼睛,道:“毅蜂,你不要这样,罗枫他……他不是故意的,我想他可能是有什么原因才会这样对我吧。”

    云毅蜂一听这话心里就不舒服,怎么自己的未婚妻还帮着罗枫说话呢?

    他脱口道:“什么原因?该不会是对你不死心吧。哼,他早干嘛去了?整天跟那个白玉萧腻在一起。那个白玉萧也真是厉害,以前没有实力的时候就和陈华搞在一起……”

    “哎呀,毅蜂,你不要乱说啦!”林听雨一副惊恐的模样,赶紧打断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