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529 命犯小白花(二十八)月票八十加更

正文 1529 命犯小白花(二十八)月票八十加更

    白兰若是将她的诸多秘密说出来,必定会涉及到她和陈知秋的私情,陈知秋也好,白清秀也好,只怕脸上都不好看。

    可是,林听雨是产生幻觉了么?她怎么看云毅蜂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好象很想立刻就施法让白兰当众说出一切呢?这家伙的双眼放光,满满地写着“我要看好戏”几个字有没有。

    林听雨狠狠地白了他一眼,道:“这种事,还是等宴会之后再做吧。”

    云毅蜂却道:“你不想让罗家和罗枫进一步了解白玉萧么?罗枫虽然察觉自己可能被白玉萧利用过来对付你,但是他和白玉萧这么多年的感情,可不会就这样土崩瓦解。

    罗枫现在只是在气头上,所以才不想搭理白玉萧,可是等他气一消,想到白玉萧的好,很快就会和白玉萧复合。”

    其实他的话并没错,通过陈霜传送的记忆,林听雨很清楚罗枫对白玉萧的爱有深。

    他可以为了这个女人,将他和陈霜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全都抛却,将陈霜置于死地,一方面说明他对陈霜的无情,但另一方面也说明他对白玉萧爱之深刻。

    可以说,罗枫爱白玉萧已经入爱到骨髓里。当然,这是在几年之后的事。

    可是现在,罗枫和白玉萧也保持了许多年的地下恋,这种只能偷偷摸摸的爱情,可是远比公开的恋情更有趣味,也更让相爱的两人对这份爱有更深的执著,也会更加珍惜。

    罗枫不可能因为白玉萧有那么几次曾经利用他来对付陈霜而真正地断了和白玉萧的这种感情。

    估计在今天之后,罗家也会给罗枫施压,不准他和白玉萧交往,但是以罗枫的性格、能力和胆色,只要他对白玉萧还有感情,就绝对不会遵从罗家人的愿望,与白玉萧一刀两断。

    林听雨“哈”地冷笑一声,道:“你对他们之间的感情倒是挺了解嘛。”

    云毅蜂道:“只是比你了解得多那么一点点而已。”顿了一下,他又正色道:“真相若是一直拖着不公布,妈妈很可能会受到更多的伤害。”

    白兰可是无刻不在,若是她真的在白清秀吃喝的东西里做手脚,林听雨想看是看不住的。

    虽然觉得云毅蜂绝对是有心想要看热闹,才会对这事这么热情,可林听雨犹豫了一下,便道:“也好,你现在就动手吧。我也很想尽快看到,白兰和白玉萧这对母女还有什么阴谋是我不知道的。”

    云毅蜂扬唇笑了起来,道:“两分钟就好。”

    林听雨挑了挑眉,道:“我们陈家的太上长老陈笑竹也在,你就不怕他发现?”

    云毅蜂呵呵笑道:“你也太小看我们虫族的侦察能力了,虫族有许多别人至今都不知道的至高法门哦。”

    林听雨的无限妙音已经紧紧盯上了云毅蜂。只是她并没感觉到云毅蜂身上有什么法力波动,兴许是她的无限妙音照云毅蜂的实力相差甚远的缘故。要知道仙帝初期和仙帝顶峰虽然都属于仙帝境界,可是两个之间的实力差就好象天与地那般大。

    林听雨转而去紧盯着白兰,无一丝放松地窥视着她身上的能量波。

    白兰也是有法力在身的,只不过她并没有太强的修为,若按修仙界的实力等级来算,她最多只有结丹期,连仙境都没有入。

    她不是个有修炼天赋的人,白玉萧在修炼上的天赋全都继承自陈知秋。

    是以,云毅蜂对她施法实在是简单得很,而且以云毅蜂那高超的御虫能力,也能保证不被厅中众人发现。

    诚如他所说,林听雨都没发现白兰身上有任何异样,她已经有些不受控制地哆嗦起来,脸上不时地闪过激动的神色,但很快就代之以克制的神色。

    “白兰,你怎么了?”她一直紧跟着服侍的白清秀很快就发现了她情绪的异样,关切地温声询问。

    本来她不说话还好,她这一声关切的问候,立刻就让白兰努力克制的情绪爆发出来。

    “夫人……”白兰脸上充满着纠结的神色,明显还在努力克制,可是她却终究没能忍住,“不,小姐,我有件事一定要跟你说清楚。呜呜……”

    说到这里,她痛哭起来,脸上也现出分外痛苦的神情,引来宴会大厅内众人的注目。

    白清秀听出她语气中竟然带着几分恨意,皱眉奇道:“白兰,到底出了什么事?”

    陈知秋见白兰情绪不对,怕她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人,忙道:“清秀,她看起来不太对头,你还是将她送回房间休息吧。”

    白清秀是个识大体的女人,立刻点了点头,道:“白兰,走,我带你去休息。”

    “不,夫人,今天我一定要把事情当着大家的面跟你说清楚。”白兰挣扎道,“我不能让我的女儿一直这样不明不白下去,我受够了。”

    陈知秋脸色登时一变。她这么说了,陈知秋哪里还不知道她想说的是什么。要知道刚刚白玉萧和陈华有暧昧的事刚刚被云毅蜂和“陈霜”捅出来,要是白玉萧是他私生女的事也在这时被公布,那,白玉萧和陈华之间的兄妹不伦恋岂不是太惹人注目了?

    他忙斥道:“白兰,你在胡搅蛮缠什么?赶紧乖乖地跟夫人去休息。”

    白兰却是一脸愤怒地看向他,道:“知秋,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难道你要让玉萧一直这样不明不白下去?她也是你的女儿啊!同样都是你的女儿,陈霜却可以嫁给云毅蜂这样的盖世强者,玉萧的婚事你却不闻不问,你这偏心也太过了。”

    一席话语惊四座,大家都发出了唏嘘之声。

    白清秀则是已经震惊得目瞪口呆,不可置信地瞪视着白兰。

    白兰怒目瞪向白清秀,道:“小姐,不过就是因为你是出身白家的小姐,而我却只是一个女仆,我的女儿和你的女儿从出生起地位就天差地别还不够,我的女儿明明也在修炼上很有天赋,可是凭什么她得到的就要比你的女儿差那么多?”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