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99 炮灰女奴(十七)

正文 199 炮灰女奴(十七)

    林听雨的精神力,虽然并非是这个世界的力量,但是太明目张胆地使用,也难保象阿里蒙托这样的圣级强者会现它的能量波动。

    所以,她用的时候都会非常小心。

    若非猜到琼必定会吃了上次描摹地图的教训,不会再让这个房间里留下任何她搞小动作的痕迹,林听雨还真不敢这么大肆的动用精神力。

    “这是放置魔法药剂肉鬼的瓶子。”安娜已经拧开瓶子盖,闻了闻瓶中的气味,立刻给出结论。

    沃尔夫将那瓶子抢了过去,也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骇然道:“果然是肉鬼,什么人竟敢动用这种药剂来害我女儿?”

    安娜道:“是啊,要是将这一瓶真的都用在了琼小姐的脸上,那,恐怕连我也没办法令她的脸恢复如常了。”

    “什么?”琼脸色大变,这瓶子里确实装着一整瓶的魔法药剂肉鬼,但是,她只想在脸上稍微地涂抹一点儿。她绝不会将这一整瓶的药剂全用在自己脸上,这可是会完全毁容的啊!

    可惜,此时她心里再害怕也不敢说出,她记得只在脸上抹了一点儿,而不是一整瓶。努力安抚下心情,她想,多半是瓶子扔到床下去,里面的药剂流了出来,所以瓶子才见底了。

    “怪不得她的脸会肿成这样。”却听阿尔娜说道,“这种药剂,只用一点儿的话,最多只会让伤口微肿,绝不会肿成这样。可是,她都肿成这样了,怕不是真的被人涂了一整瓶肉鬼在脸上。”

    琼听罢更加惊惧起来。不可能,不可能的,她不可能往自己脸上涂这么多的魔法药剂,肯定是有人害她。难道说有人在她睡熟的时候,进了这个房间,又在她脸上抹了许多肉鬼?

    可,从始至终,她根本就没有睡,只是躺在床上眯着。如果有人这么做,她不可能不知道。

    肉鬼这种药剂诡异得很,抹在伤处,虽会令伤处加重,但,被抹者并不会有什么感觉。所以,琼脸上抹了再多的这种药剂,她也没太大感觉。

    不然,若是有疼麻痒等等不适,她也会因为不适的程度及早现脸上的药剂抹得是多是少。现在,她的脸肿成这样,差不多已经是大局已定,就算再拼命的洗脸,也无法消除药剂的作用了。

    “艾丽,你可以退下去了,继续去客厅给玛丽帮忙吧。”阿里蒙托说道。

    林听雨应道:“是。”说完就要退出去。

    忽听沃尔夫喝道:“慢着。”

    阿里蒙托道:“沃尔夫,你觉得象艾丽这样的小女奴,有财力购买肉鬼这种魔法药剂?”

    “这药剂一百银币一瓶,不是一个女奴能够买得起的。”安娜说道,“而且,这种另类作用的药剂,不是什么药剂铺子都有卖,去有卖这种药剂的铺子一打听,很容易就能查出是谁做的手脚。”

    琼听到这里,一双手紧紧地抓着被子。

    肉鬼这种药剂,是她让加西亚去买的。加西亚也不知道她要这药剂干什么,但想来这种害人的药剂,琼要来肯定不是去干什么好事,买的时候倒是做了一些伪装。

    她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没人能够识破加西亚的伪装了。

    “安娜,还得麻烦你,想办法医治琼小姐。”阿里蒙托说道。不管怎么样,人是在他家里伤的,无论元凶是谁,他都负有一定的责任。

    当然,若是他知道这事是琼自己一手搞出来的,那就别当别论了。

    林听雨已经重新到了客厅,静心等着看好戏。

    庄园了出了这样的事,虽然其他宾客还不知道详情,但是,主人哪里还有心情继续宴会?阿里蒙托和玛丽一起,送走了宾客,草草地结束了这场宴会。

    安娜被沃尔夫请去了丽德庄园暂住,专门医治琼的脸。不过,安娜一再跟沃尔夫强调,琼的脸因为受损严重,就算她的医术再高,琼的脸也无法恢复到原样了。

    她还很好心地背着琼说了这番话,免得琼知道后承受不了这个打击。

    这让沃尔夫好不憋闷。本来琼这个女奴生下的孩子,他根本就不想认下来,但看在那藏宝地图和琼这张漂亮的脸蛋上,他勉强把她给认了,原想着将来或许能借她攀上一门好亲事,不想现在却变成了这样。

    阿里蒙托已经派人去查药剂铺子。他向来强势,导致他的手下办事一向得力,很快就查到了最近几天曾到各个药剂铺子去购买肉鬼这种药剂的都是些什么人连画像都搞到手了。

    “这个蒙着脸的妇人,好象加西亚啊!”

    当天深夜,玛丽看到阿里蒙托手里拿着的画像,立刻就认出其中的一幅,是和她在一起工作了好几十年的老女奴加西亚。

    这不能怪加西亚的伪装太过简单落后,实在是她一个女奴就那点能力。

    要知道沃尔夫虽然认下了琼,可是,根本就没有要娶加西亚的意思,她在丽德庄园,是以琼的老女奴身份出现的。按沃尔夫所说,不能让人知道他和加斯庄园的女奴有染,不然他就连琼都不认了。

    与别人家的女奴生这种暧昧关系,那可会大大地破坏沃尔夫的名誉。虽说阿里蒙托应该会早就猜到他们之间的暧昧,但这事私底下进行,与公开来说,那完全是两码事。

    公开后,连加西亚的主人阿里蒙托,脸上也会不好看。

    沃尔夫会这么坚持这一点,琼早就料到了。

    “你确定?”阿里蒙托问,“这妇人可是蒙着面的。”

    玛丽道:“绝不会错,不信主人可以找个面纱将加西亚的脸蒙起来,看是不是这个样子。

    可是,加西亚去买这种害人的药剂做什么,总不成是她想要害自己的女儿吧。而且,琼的脸受伤还是在咱们的庄园里,那天,加西亚并没来加斯庄园。”

    阿里蒙托冷笑了一声,喃喃自语道:“那个琼,还真是不遗余力地想要害死艾丽呢。”

    他现在已经百分百地确定,琼那个女人,在打着置艾丽于死地的主意。他就搞不懂了,琼和艾丽到底有什么冤仇,竟然要这样千方百计地陷害艾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