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219 太阳守魂经(十三)

正文 219 太阳守魂经(十三)

    “后来她就跟在了我身边。”韩清奇接着讲道,”我那时候想,这只小鬼狐知恩图报,倒也算是一只好狐,便想着哪日将她收在门下,传她诸多法门。

    谁知道她心里竟然动了别的念想,几次勾引我不成,就想到要用强。我一掌击穿她的魂体,本来她还有机会复原的,只要她肯离去,不再纠缠于我。

    可是,她却非要将魂体全部祭炼入这根头里,化成一件鬼器,永伴我身边。”

    林听雨听罢,不自觉地就偷眼瞟了下洛云烟,但见洛云烟脸色白,好不难看。

    韩清奇这话指桑骂槐,分明是在点她。

    至于它是不是真的,林听雨却是抱着很大的怀疑。借着莫菲的记忆,她知道韩清奇这人其实重情重义得紧,会真的把一个真心对待自己的人炼成鬼器才怪。

    不过,这根头柔软滑顺,还真不象是男子的头,很可能真的来自一个女子。

    林听雨心中好奇得很,灵识传音,问韩清奇道:“你说得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韩清奇暧昧地抛过来一个眼神。

    “哼,我才不信。”林听雨道,“你舍得把一个爱你爱得死去活来的女人杀掉炼成鬼器才怪。”

    韩清奇道:“她不是爱我,只不过是想上我。这两个差别可大得很。试想一下,如果你救了一个人,那个人不但不想着怎么感谢你,反倒还打着感谢你的名义,寻机把你强行扑倒,你会怎么做?”

    林听雨沉吟道:“呃,听起来,这样的家伙确实很可恨,也确实该死。”

    两个人暗中传音交谈,不时地眉来眼去,眉眼间全是情愫,看得洛云烟七窍生烟,恨不得现在就将韩清奇身边的女人杀之后快,将那个位置空出来给自己。

    韩清奇身为鬼丹大修士,御器快如飞,很快就到了他的洞府。

    这居然是一座白墙黑瓦的硕大庭院。院中居然有长廊湖泊,亭台水榭,精美的好似古代苏州园林。可惜因为是鬼府,所以树木湖泊皆是鬼界之物,多是黑色。

    远远看去,好似泼墨水山,素淡非常,并没有林听雨先前所想象的鬼界特有的死气与阴森鬼气。

    “怎么样?对我的洞府还满意吧。”韩清奇见林听雨以一种欣赏的目光打量着下方的洞府,不由得带着几分骄傲说道。

    孰不知他当初想到自己心爱之人可能转世为人,从此他与她阴阳两隔,日后就算有缘相聚,那女子若是知道他是鬼物,一身鬼戾阴气难以让她近身,韩清奇心中苦楚,所以将自己的洞府刻意弄得这般充满生气。

    想到待他日若有机会,可以领心爱的人来到自己的洞府,爱人不要嫌弃他的洞府鬼气阴森就好了。

    莫菲的第一世,曾听那洛云烟讲起过这洞府如此精致的原因。林听雨得了莫菲的记忆,不免为韩清奇感动。

    也难怪莫菲对无法与韩清奇共守一世会有这么强的执念。任何一个女子遇到这样的痴情人,多半都不愿意放手,也不想看着这个痴情人费尽心血换来的唯一一次相守的机会就这样从手中溜掉。

    韩清奇已经御着头从天而降。

    景云大概是感受到外界的鬼气波动,从一座侧翼的洞府内走了出来完好无损。

    这是一个身材英挺、面容俊美的年轻鬼。虽然眉宇间偏于俊秀,不似韩清奇那般棱角分明,充满男性阳刚之美,但却另有一番清秀挺拔。

    他仰头看到师父到来,立刻行古礼,抱拳当胸,说了一声:“徒儿参见师父。”

    “免礼。”韩清奇挥手说道,带着林听雨降落在他身边,介绍道:“这是你师娘莫菲,快行礼见过。”

    景云俊秀的脸上立刻现出灿烂的笑容,道:“徒儿景云,参见师娘。”

    林听雨忙道:“云儿快快请起,不用这么客气。别听你师父的,我们那里早就不兴这一套了。”说完转头嗔怪地看了一眼韩清奇。

    韩清奇却道:“虽然人界已经不兴这种礼仪,但是在修真界,这种礼节还是很重视的。云儿,云烟,以后你两个可都要好生尊敬你们师娘哦。”

    “是。”景云朗声答应。

    洛云烟那里也脆生生地应了一句:“是。”只是她心里可就不象景云那么心甘情愿了,早就打翻了五味瓶。

    师父这一路行来,不但当着她的面对莫菲照顾有加,亲昵更甚,出言点她不说,到了洞府,还这般直接将莫菲定性成了“师娘”介绍给她和师兄,这是让她彻底熄了心思的意思么?

    可是,她这么多年来一直守在师父身边,付出了这么多年的时间,她怎么可能就这样放弃?

    洛云烟心中酸楚更甚,暗中咬牙,心中盘算打得噼叭乱响,打算在鬼界直接寻机干掉莫菲。

    这么多年,都是她陪着韩清奇,韩清奇不说报她的痴心一星半点儿,还要去爱上别的女人,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莫菲,必须要死。韩清奇身边的女人,只能有她一个。

    她不想想,她虽然在韩清奇身边许多年,但韩清奇也教导了她许多年,她不觉得自己亏欠师父,反倒是韩清奇没有爱上她,就亏欠了她。

    借着神灯技能,林听雨又再现洛云烟的心跳有异,知道她的情绪又再起起伏伏,只是强行压制着,不让自己表现出来。

    她心中冷笑,这个洛云烟,如此压制着她的情绪,真不知道会不会憋成心理变态。

    林听雨看出来了,如果说,韩清奇是一个痴鬼;那么,这个洛云烟就是一个疯鬼,骨子里疯狂得很。

    韩清奇问道:“云儿,听云烟说你受了重伤,是怎么事?”

    他在降落之时就已经用鬼识先将景云的身上仔细检查了一遍,现并没有什么伤患,心中不免恼火。不过,他修行多年,并不想在心爱之人面前戳穿自己徒弟撒谎,将他骗鬼界之事。

    子不教师之过。徒弟欺骗师父,他作师父的脸上也没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