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快穿之推倒神 正文 1535 冲喜(二)

快穿之推倒神 正文 1535 冲喜(二)

    所以说,林听雨那唯一有可能帮助修复一下的灵魂损伤,其实她也是无能为的。.: 。她的太阳守魂经只有仙境修为,如何能修复神者造成的伤患?

    林听雨不免有些头痛。

    小眼道:“不然你趁着现在还没到巫家,赶紧逃走吧。”

    林听雨却是知道她无论如何也不能逃走的,不过小眼的提议却让她灵机一动。

    林听雨现在凡人一个,脚力非常有限,能逃到哪儿去?况且,新娘子无缘无故逃婚,会给李家父母带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李梅的愿望里也有让她父母过的好这一项,她可不能刚穿越过来就给这二老找麻烦。

    不过,她不能走,不代表她就什么也做不了。她把宁欣放了出去。

    宁欣这个仙帝级的大妖,受林听雨现在的‘肉’身限制,居然只能发挥出结丹期的修为,这让她情何以堪。不过,迅速去到离城里不远的贺家村还是可以的,要知道结丹期的修士已经过以御风了哦。

    宁欣身化残影而去,那些送亲的凡人什么也没发现。

    虽说如今已经进城,但是新娘子的‘花’轿离巫家还有一段距离,何况送亲也不会走得太快,大家掐着点儿,要到吉时才能让‘花’轿进‘门’,等到了巫家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了。

    林听雨与宁欣有灵魂契约,与她灵魂相通,已经知道她到了贺家村,并且假装疯‘女’人在贺家婚礼上大闹,没拜堂之前就把新娘子的盖头揭了,还指着她不停地叫“陈虹陈家大小姐”,先让贺家那边知道这新娘子送错了地方。

    媒婆说亲的时候,贺家的人早就偷偷看过了李梅,觉得她虽是普通的村姑,但模样端正,干事利索,这才同意了婚事。

    所以只要这盖头一揭,贺家的人定会认出这新娘子根本就不是说好的李梅,那么,多半就是疯‘女’人指认的陈家小姐陈虹了。

    只是这陈虹是李家庄有名的乡绅地主,他家的闺‘女’许配了城里的神秘大户巫家,这事十里八乡的许多人都知道。

    那贺家虽是乡绅,在贺家村有一定的势力,但是让他们跟城里的高‘门’大户巫家抢新娘子,这事他们可不敢干。

    到时候,宁欣在装疯卖傻中再指出陈虹买通送亲的人故意抬错‘花’轿。在许多人眼时在,疯子的话虽然未必是真,可是贺家不疑心才怪,好端端的,‘花’轿怎么可能送错?

    这事他们贺家有了疑心就很可能会去调查,这一调查真相肯定就会浮出水面。到时候,知道疯子说的全是真的,这样心机重的媳‘妇’,怕是他们贺家也不敢要。

    林听雨猜测贺定肯定会第一时间将新娘子送回李家村,但不知道这边会在什么时间能够得到消息,知道新娘子送错了夫家。

    不管什么时间,到时候肯定都已经是在“李梅”与那巫千年拜堂之后了。

    在世俗界,‘女’子的贞节极为重要,拜过堂,不管有没有圆房,“李梅”这个‘女’人都已经是巫千年的妻子,在退回李家村,她就等于是被夫家退回的‘女’子,再嫁就属于二婚,属于不洁的‘女’子。

    林听雨心中在思量着办法,人却已经被代替新郎的小伙子,巫千年的旁枝兄弟巫千延背进了巫府,又被要拉着迈了火盆等等,被人送到了大堂里,就差拜堂了。

    那巫千年也不知道病成什么样子,不过在成婚当晚就死了,多半起‘床’来拜堂会很费劲。不过,好象拜堂这差事,那个巫千延也替他哥哥包了,林听雨已经探到外面拉着红绸引领着她往前走的男子,其灵魂‘波’动是巫千延。

    这个男子有着筑基期的修为。林听雨心道,果然巫家是一个修仙世家。

    “且慢。”正要拜堂时,林听雨幽幽地开口。她觉得宁肯没有冲喜,也好过冲喜不成功,免得她跟李梅似的被巫家主母视为克死她儿子的罪人。

    “嗯?”高堂之上,两位就等着儿媳‘妇’跪拜的巫家家主和巫家主母不由得沉下了脸。

    这两个人,林听雨探出他们身上也有灵力‘波’动,而且修为远在巫千延之上。

    他们二人都曾亲眼见过陈虹,而且在陈家,陈虹还慷慨‘激’昂地表了一下忠心,说她自幼就向往贞洁烈‘女’,既然儿时就与巫千年订亲,自然该屡行婚约,岂可因为巫千年有病就弃他不顾?她说她非巫千年不嫁。

    作为两个高阶修士,他们的耳力自然非是一般人所比,那陈虹的声音他们可是记得一清二楚。此时林听雨虽然只说了两个字,但是,那绵软的声音却与陈虹那清脆的声音相差许多。

    巫家主母呼延明丽只有巫千年这么一个儿子,对于巫千年极为看重,自然而然对这次冲喜也重视得要命。

    她唰的一下就立了起来,冷着脸厉声喝问:“你不是陈虹,你是何人?”而且还稍稍用了一下灵识威压。

    林听雨故作惊吓,受不威压赶紧就软倒着跪了下去,颤抖非常地道:“小……小‘女’子乃是李家村的村‘女’李梅,今日出阁嫁为贺家村贺丰之‘妇’,但不知……不知夫人是何人,可是贺家主母?”

    “贺家?!”呼延明丽顿时身子骨一凉。需要这冲喜之事本来就是玄之又玄的事,对于时辰极为看重。如今吉时已到,就得赶紧拜堂成亲,可是新娘子却是应该送到贺家去的李梅。

    “这到底怎么回事?”巫千年的父亲巫辰沉声说道。

    媒婆道:“老爷,夫人,这吉时就快过了,再不拜堂就要误了吉时,再冲喜也不顶用了。”

    “你们不是贺家的人,你们到底是谁?”林听雨怯生生地问,“冲喜?难道说你们就是村里人常说的城里的巫家?今天要娶陈虹进‘门’冲喜的巫家?”

    “你这贱人,好端端的贺家不去,怎地来了我们巫家?”

    呼延明丽已经怒了,事关儿子的生命,本是出不得半点差错,可谁知抬进巫府来的竟然不是他们事先选好的可以冲喜的那个姑娘,她不怒才怪。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