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快穿之推倒神 正文 1539 冲喜(六)

快穿之推倒神 正文 1539 冲喜(六)

    “这是一种禁术。 ”瞳瞳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林听雨脑海,令她有些惊讶。

    青鸟回到修罗扇里之后,瞳瞳就跟着他一起去了神境,一直都没再露面。没想到此时竟然发声,而且林听雨发现她不知何时已经到了仙境莫菲他们所在的地方。

    大概是感觉到了林听雨心中的惊奇,瞳瞳道:“是青鸟把我送回来的,他让我告诉你有关这种咒术的猜测。”

    林听雨正焦虑着这咒术的稀奇,此时不免兴奋地道:“哦,你有什么样的猜测?”

    瞳瞳娓娓道来,说到最后,又道:“这种禁术唯一的破除之法就是让这个巫家子弟娶一个可拥有以破除这种禁术的命格的女人,或者入赘一个有此命格的男子。”

    林听雨脑门顿时现出三条黑线,瞳瞳的意思是,除了那个陈虹,根本就没有办法破除这个巫氏的诅咒?!

    瞳瞳又道:“你先前的想法根本就是错的。没有了那个陈虹,你根本就没有办法破除这种诅咒。”

    可是陈虹不死,林听雨的任务就不算完成。林听雨沉吟起来。

    片刻后,她开口对巫辰和呼延明丽道:“两位,那个陈虹是不是就是拥有这种命格的人?”

    “不错。”呼延明丽道:“从她降生的生辰八字来看确实如此。”

    林听雨呵呵笑了一声,道:“那,民女就要恭喜二位了。如果陈虹果真拥有此咒的破除命格,那巫家的诅咒即将破除。”

    巫辰阴着脸道:“这话不用你说,我们早就知道。”

    林听雨接着又道:“还要恭喜二位,这个陈虹可以修炼,而且拥有很高的天赋,说不定有方法让她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成长为一个女仙帝。待她的修为达到顶峰仙帝之境,那时困扰了巫家许多年的诅咒就将真正破解。”

    听了这话,巫辰眼中不由得一亮,道:“哦?你能看出她很有天赋?”

    灵根这东西,除了用灵尺来验,谁都很难发现。而且,就算是天赋再高,从一个凡女修炼到仙帝,恐怕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完成的。不过,听这个“李梅”这番话,她似乎是知道有什么极速提升修为的方法。

    呼延明丽则道:“我们也知道有令修为迅速增长的方法,可是,一般这种方法都对寿命或根骨有一定的损害。若我们用了此法,那陈虹恨起我们来,岂会放过我们?”

    “放过你们?”林听雨捂唇轻笑,说道,“二位,自有这咒术以来,这巫家之中,除了已入仙帝的人物,有谁逃脱了这个诅咒么?

    象两位这样苦修多年,却因这个诅咒只能滞留在大乘顶峰的人物,巫家有多少呢?”

    听她准确说出自己的修为,巫辰和呼延明丽彼此相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色。就算前世是仙帝,可是,如今这个村姑也只是肉眼凡胎,居然能够准确感知他们的修为,难道说她将前世的一些能力也带到了今生。

    只是,他们并不想让这个村姑发现他们心中的讶异,是以眸中惊色只是一闪而过。那巫辰皱眉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听雨道:“方才听阁下详细讲述这个咒术的情况,我已经依稀记起了一些前世有关咒术的记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它好象属于一种禁术,来自巫咒族。

    施展它不但需要仙帝的修为,更需要施术者的血为引,是以它的名字叫做帝咒血禁。而破解它所需的那个所谓特殊命格的人,就是施此术者的转世。”

    此话一出,巫辰和呼延明丽皆是脸色一变,同时开口惊呼。

    巫辰:“什么?”

    呼延明丽:“这怎么可能?”

    两人惊问声音未落,他们已经凭着阅历迅速调整了情绪,让心情归于平静,又开始暗中传音起来。

    “夫君,怎么以前没听你说过还有这么一节?”呼延明丽道。

    巫辰道:“我也不知道竟然会是这样。祖史上只有关于破除诅咒之法的记载,并没有特别详细记载那个施咒的人,也没提过这帝咒血禁的破除竟是施术者的转世。”

    呼延明丽道:“不过,这个李梅这么一说,我倒是有点明白过来。这所谓的帝咒血禁,不仅仅是要束缚巫家的法力,更是要让巫家世代为那个施术者的奴隶。

    你想想,如果破除诅咒需要那个施术者的转世,而且还要等她彻底修炼到仙帝才有可能交过咒术真正破解,彻底让咱们巫氏得到解脱。

    那么,咱们巫家后人找到了拥有合适命格的人会怎么做?肯定是将她迎娶进门之后,还要想方设法助她提升修为,甚至还要不顾一切保她平安渡劫、提升,步入仙帝。”

    巫辰的拳头暗暗握紧,道:“这个施术者当真是卑鄙阴狠!”

    林听雨故作叹息一声,喃喃说道:“也不知道那个施展此咒的仙帝到底与巫氏有何深仇大恨,竟然不顾牺牲自己性命,以自己的血为引,施展了这个咒术。”

    听到她这话,呼延明丽传音道:“祖史上可有这方面的记载?”

    巫辰道:“只说那是一个女子,曾经与咱们巫家的另一位祖师巫蒙相爱多年。后来不知怎么,巫蒙祖师却和另外一人结成了仙侣……”

    呼延明丽立刻道:“这么说是情仇。那个女子嫉恨巫蒙始乱终弃,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诅咒了整个巫家。这样,巫蒙若是与他的仙侣诞下后人,却永生永世在她的诅咒之下。这女人怎么这么恶毒?”

    巫辰皱眉沉吟道:“说起来,这种恶毒性子,和那个陈虹还真有些相象。”

    一句话提醒了呼延明丽,那个陈虹曾经以怎样的“豪言壮语”迷惑了她这个闯荡世间多年的大修士,最后竟是买通送亲的人,将她送到了贺家去,而把一个本与此事没有半点干系的李梅给送到巫家冲喜。

    李梅与此事无干,但若冲喜不成,李梅不但守寡,巫家还可能因此记恨她。而陈虹自己却嫁到了贺家为妻,得了一个健康的夫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