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548 冲喜(十五)

正文 1548 冲喜(十五)

    林听雨道:“也许她在遇到巫启的时候已经收敛了许多呢。”那毕竟是好几年以后的事了。

    陈虹来这里,无非就是跟林听雨显摆一下她得到了一桩好的婚姻,而你“李梅”与贺家的婚事,却因为贺家对她感觉更好而泡汤了。

    她不但不觉得自己搅黄了别人的婚姻大事而良心有愧,反而跑到这里来耀武扬威,小眼说的一点不错,她还真够庸俗无聊兼讨厌。

    对于陈虹的这种无聊举动,林听雨只有心中冷笑,她还不知道自己的小命都被人掐在了手心里,还以为自己可以幸福美满地过一生呢。

    林听雨回了自己的房间,又开始修炼星玄。如今的这副肉身实在是太弱了,林听雨心底里充满了危机感。

    三天后回门,巫千年居然已经可以下地走路了。他可能是感念陈虹为他冲喜成功,想要亲自跟着陈虹回门,但被巫辰和呼延明丽言辞拒绝。

    陈虹到底还是独自回门了,住了两天才回来。回来时带了不少山货。陈家能够攀上巫家这门亲,脸上也是大大有光的,再加上陈虹冲喜成功,对于陈虹这个女儿当然是更加喜欢和看重。

    陈虹居然还命小丫环送了两包木耳来给林听雨。

    当时林听雨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吃着巫英海拿来的仙食。丫环小芸在门口请示,说是少奶奶的丫环小莺送东西过来。

    林听雨让她带人进来,结果,两个丫环就看到她床上居然还坐着一个高大俊美如画中仙的男子。

    两个小丫环全都看愣了。

    林听雨见她们两个全都呆傻地立在那里瞪大眼睛看着巫英海,居然不行礼也不说事,而巫英海那里却已经脸拉得老长,只得无奈地开口,道:“这是你们的祖师巫英海,还不赶紧跪下行礼,难道要冒犯你们的祖师不成吗?”

    两个小丫环这才惊得花容失色,赶紧好不慌张地跪下行礼,道:“参见英海祖师。”只是声音都打了颤的。

    “那个陈虹让你送了什么好东西过来?”林听雨对那个小莺道。

    小莺还头叩在地上,偷眼瞧着他们祖师的脸色,此时听林听雨问话,赶紧回道:“回……回李小姐,少奶奶让奴才送了两包木耳过来。”

    巫英海那里早就被这两个小丫环刚才那般无礼地注视心中恼火,听了这话不由得怒上眉梢,喝道:“就两包木耳也敢来打扰我和梅儿用膳,滚出去找家主自领棍罚五百。”

    “啊……”那小莺一听吓得脸色大变,险些直接晕过去。

    要知道她之所以在这巫家大院里只能做个丫环,就是因为她修为太差,跟凡人无异,这五百棍打完了,她还能有命吗?

    林听雨忙道:“算了,她知道什么呀!”说着又对那跪在下面的小丫环道:“赶紧退下吧,以后不要这么莽撞了。你们巫家的事,那个少奶奶一无所知,你们自小在巫家长大,还能不知道吗?”

    就算是少奶奶,可一个凡人,说话当个屁听就好了,不用这么当回事。

    两个小丫环赶紧颤颤兢兢地退了下去。

    “你这里都是什么杂七杂八的人。”巫英海郁闷地咒了一句。

    林听雨噗哧笑道:“明明是仙帝大人长得太好看了,把两个小姑娘迷得神魂颠倒的,反倒怨起人家来。“

    巫英海嘴角抖了两下,脸竟然涨红起来。这一红竟是半晌不褪,他感觉到自己脸上发热,待着好不尴尬,最后竟是轻哼了一声,化成一阵风消失不见了。

    得,不就是说句玩笑话嘛,居然还害羞了。林听雨一直觉得这位仙帝大人脸皮挺厚的,没想到也会害羞啊!

    林听雨吃过了仙食,就发现自己这副肉身发生了很奇妙的变化,果然被仙家食物优化了许多。而且她的星玄也是因此突飞猛进,竟上涨了好几个层次。

    第一次吃仙食,作用应该是最大的。她洗了个澡,将洗精伐髓而排出的体内杂质清洗干净,就拿着她特意留下的一部分仙食去了李父李母的居所。

    在那里陪着二老聊了一会儿家常,看着他们把自己拿去的点心吃下,并且告知他们这些东西吃后的一些正常反应,便即离去。

    谁想第二天陈虹就来了,而且还是一脸的委屈,跟上次走时有点象,眼眶红红的,真不知道受了多少屈呢。

    “哟,少奶奶,您这是怎么了?您是新嫁入的媳妇,又给少爷成功冲喜,可是巫家的大功臣呢,谁让您受委屈了这是?”林听雨一脸关切焦急地问道。

    陈虹愣了愣,大概是没想到林听雨会这样“热情关怀”地接待她。这倒让她早先想好的戏路有点卡壳了。

    但她很快就有了新主意,眼泪唰的一下就落了下来,道:“李梅姐姐,昨儿我好心让丫环送了两包从家乡带来的木耳,你要是不喜欢,让小丫环拿回去便是,何苦将她骂个鬼血淋头,她回去还颤颤兢兢,魂不守舍的,让人看着好不可怜。”

    “我骂她?没有啊。”林听雨道,故做恍然状,“哦,是了,本来巫家的一个长辈正在我这里做客,怪她因为两包木耳打搅了我们小聚,所以有些不高兴,斥了她两句。

    这不是什么大事,你不用放在心上。小莺在巫家不是一天两天,与你这个新入门冲喜的妇人不同,理该知道规矩。虽然你是少奶奶,可终归不是主母,这事你无需多管。”

    这话说的,陈虹听在耳里气得险些站起来直接扇面前这小蹄子一耳光。

    什么叫“你是少奶奶,可终归不是主母”?就算她不是主母,可还是巫家的少奶奶呀,你李梅算哪根葱,与巫家非亲非故的,还在巫家住下来,不但如此,连你那乡巴佬的爹娘都被接了来在这府中好生养着。

    你凭什么?

    陈虹花了好半天才克制住自己心中的怒火,哭道:“姐姐这么说真是让我无地自容了,你说的好象你这个‘外人’,比我这个巫家媳妇还要更加了解巫家、更与巫家亲近些呢。”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