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549 冲喜(十六)

正文 1549 冲喜(十六)

    林听雨无奈苦笑道:“少奶奶,你也说了,我只是一个‘外人’,所以你那点宅斗心思能不能就别往我身上用了?我可不是一个只能通过宅斗来解闷的深闺女子,我有很要紧的事要做的。”

    说到后来,她脸上现出几分严肃神色。

    陈虹气得嘴角直抽抽。她还能听不出林听雨话里的意思?就是在嘲讽她就是一个只能通过宅斗来解闷的深闺女子。

    说话间,巫千年房里的大丫环匆匆赶了来,先是恭敬地朝林听雨施了一礼,唤道:“李小姐。”

    林听雨朝她点头示意。

    那大丫环脸上带着几分焦急地道:“少奶奶,夫人房里的香盈说是夫人唤您去她房里呢。”

    陈虹道:“知道了。”

    林听雨忙笑道:“既然是夫人请你,想来是有什么要紧事与你商谈,快去吧。”

    陈虹看向那个丫环,问道:“可知道母亲找我什么事?那香盈有没有透露出母亲想让我管家的消息?”

    那大丫环愣了愣,只能摇了摇头。

    林听雨强忍着这才没笑出声来。这个陈虹,刚嫁进来没几天,巫家的情况完全都没搞清楚,就想着要管家呢。虽然她冲喜成功,确实于巫家有功,可是现在就开始想起管家来,是不是早了点儿?

    陈虹虽然脑瓜聪明,有些心计,但终究是初为人妇,与她当年嫁去贺家为妇,与公婆和小叔、小姑内斗了许多年,尔后才进入巫家有很大不同。

    此时的她,头脑里还全是小门小户的那种短浅思维,虽然心机重,但是这种程度的心机在林听雨,甚至是跟在她身边的这些丫环们看来,都显得无聊、庸俗而且还很幼稚。

    她也就对付一下李梅那样和她同龄的小少妇还行。

    见大丫环答不上来,陈虹的脸沉了下来,但终究不敢耽搁,起身带着那个大丫环就想离开。

    大丫环大概是听到小莺那天回去说在林听雨这里见到了巫英海祖师,所以对林听雨表现得非常恭敬,临走前还给林听雨施了一礼,这才匆匆跟着陈虹离去。

    陈虹看到这一幕,却是脸色难看得要死。等到了出了院门,陈虹自以为林听雨听不到了,便怒斥道:“你个小蹄子,没忘了谁才是你的主子吧。那个李梅不过就是暂居于此的一个村姑,你倒是对她毕恭毕敬的,对我怎么就不见你这么尽心呢。”

    那大丫环也不敢跟这个新进门的少奶奶说巫家的事,谁知道家主和长老们到底是怎么个安排啊,是以只能埋头听着陈虹的咒骂。

    谁想那陈虹见这丫环只是埋着头,越发地怒了,骂到后来就伸手给了那丫环两耳光。那丫环也不敢吭声,硬是受了她这两巴掌。

    陈虹见她不敢躲,这才有些消气,扭嗒扭嗒地朝呼延明丽的院子走去。

    那丫环抬起头来狠狠白了她一眼。她与小莺那个小丫环可不一样,是少爷巫千年房里的大丫环,无论修为和地位,在巫家都是不容小觑的。

    她体内有灵力护体,可是一个修士任由一个凡人这么打骂,心里会舒服才怪。只是碍于少爷的脸面以及巫家的诅咒,她只能忍着。

    不过,看着陈虹走在前面,这大丫环暗中施了一个土系法术,地面上突兀地钻出一个小土包。那陈虹没留神脚绊在上面直接摔了一个狗啃屎。

    大丫环抿嘴一笑,然后急忙跑上去扶去陈虹,还关切不已地问道:“哎呀,少奶奶,怎么样?你没事吧?摔没摔疼啊?您还要去见夫人呢,这个样子……”

    一身尘土的,头上的发簪也摔得歪到了一边,不规不矩的去见家主夫人,不被骂才怪。

    陈虹一想也是,急忙道:“赶紧跟我回房去梳洗一下。”

    “这个,恐怕来不及了吧。”大丫环皱眉道,“那香盈来的时候就找您,还说夫人有要紧事。她都这么说了,如果咱们再不快些,夫人肯定会怪罪的。”

    陈虹到底还是怕耽搁了这大丫环口中所说的“要紧事”,起身拍了拍尘土,将发簪扶正一些,就赶紧去了呼延明丽所住的院子。

    呼延明丽自然看出她身上带了些许的狼狈,新入门的媳妇就这样来见婆婆,难免会让婆婆觉得有几分不敬。不过,呼延明丽本来就因为被陈虹欺骗过的事而对陈虹极看不顺眼,但为了巫家诅咒的破除一直忍着没有发作。

    她一个大乘期的修士,这点小事还是能忍得下的。她让下人们都出去守着,房间内只留陈虹一个人,然后就给了她一本名叫《太乙诀》的初期修炼法门。

    “这是我们巫家祖传的修仙功法,应该是比较适合你的,乃是祖师巫英海特意赐下给你的。”呼延明丽淡淡地说完,就一挥手,“去吧。”

    陈虹拿着那本呼延明丽几乎是扔过来的书愣了半晌,《太乙诀》,这是什么东西?难道母亲唤她来,不是要把管家的钥匙和令牌给她么?

    见她傻立在那里不动,呼延明丽想了想,此事终究是关系到整个巫家,便又奈着性子解释道:“这是一本修仙法门你按上面所述仔细修炼,可以掌握仙法,他日得到永生亦未可知。这是我巫家祖传秘谱,你可小心珍藏,不要被他人窥视到。”

    “仙……仙法?永生?”陈虹愕然不已地道,意识终于从“管家”这两个字上绕了出来。如果真能成仙,她还管什么家啊!

    “可是……这是真的吗?”陈虹不可置信地道。

    呼延明丽白了她一眼,道:“嫁入巫家后,你就是巫家的媳妇了,巫家的事我这个做主母的会一点一点告诉你。

    你不要再去找那个李梅的麻烦,抓紧时间修炼吧,人家可没功夫理你。还有,人家也不是你一个小小凡人能够得罪的人物,别没事跑去人家那里丢人现眼。”

    作为家中主母,她怎么会不知道陈虹这些天搞的那些把戏?前半截话她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说的还算和颜悦色,但到了后来不免就有些把持不住,瞪着陈虹一脸的怒意与鄙夷。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