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241 吸血鬼的怨恨(十三)

正文 241 吸血鬼的怨恨(十三)

    林听雨觉得这种血的味道真的比她在赫尔伯特宫吸食的那些人造血剂的味道好太多了。在近乎贪婪地吸食几口之后,她突兀地觉得腹中象是被这种血燃烧起来一般,变得火热。

    而且,这种火热还迅地向她周身漫延。

    林听雨的意识彻底陷入到无边的黑暗当中,晕了过去。

    等到她醒过来时,她感觉到身体似乎与之前大不一样了。她感觉她的血液中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好象让她去推山倒海也没问题。

    “紫罗血浆,完全觉醒了?!”林听雨心中不无惊讶地想。

    原来,除却情伤造成的椎心之痛外,紫罗血浆百分百地觉醒,还有一个更简单的方法,就是吸食百分百的紫罗血浆。

    先前阿希拉、赫尔伯特和罗丽为了让“加娜”的紫罗血浆彻底觉醒,已经对“加娜”的身体进行了诸多改造,已经做足了准备。

    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尔东风”。所以,林听雨在吸食德古拉的血液之后,体内的紫罗血浆就百分百地觉醒了。

    现在,她就躺在先前德古拉该隐暂时休栖的棺材中。她的眼眸微转,就看到棺材旁边立着的高大挺拔的身影。

    她赶紧坐了起来,一双小手放在胸前,好象祈祷一样,一脸崇拜地看着那个高大俊美的男子,目光对上他暗红色的血眸,就有一种要沦陷其中、无法自拔的感觉。

    德古拉该隐道:“该起床了小东西,你已经睡了三天三夜。”他的声音中带着宠溺。这个孩子,因为血契的关系,与他的关系将更为密切,而且永远无法背叛他。

    “什么?”林听雨骇然一震,“我已经睡了这么久?糟糕,赫尔伯特公爵大人和罗丽小姐如果现我没有按时当值,一定会不高兴的。”

    她一边说一边已经一脸惊慌地从棺材里出来。

    德古拉该隐伸出双手握住她的双肩,道:“小东西,现在,你已经是我,血族之王,德古拉该隐的孩子。你觉得我还会让你去赫尔伯特宫继续做女仆?”

    林听雨愣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似的,赶紧跪倒在地,仰头,双手紧紧握住了德古拉该隐的手,放在唇边热烈地亲吻,口中喃喃:“请我王指示,我,加娜希尔愿意永远效忠我王,至死不渝。”

    “至死不渝!”古德拉该隐低声重复了一句,似乎对于这句话颇为喜欢,笑着将林听雨拉了起来,双手捧起她的小脸,温声说道:“小东西,你可记得,我说过会传授给你几个用于防身的魔法吗?”

    德古拉该隐虽然没有加入特密拉族,但是,作为血族之王,他其实也掌握着一些魔法。

    只不过,他不象特密拉一族那样专门修炼魔法。因为血液的强大,他更喜欢修炼血液带给他的本能力量。他的度、力量和爆力,远不是其他的血族所能比。

    林听雨星星眼眨巴几下,轻轻“嗯”了一声,小脸也很是配合地涨红了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里,林听雨就在自己的这座房子里,跟着德古拉该隐学习魔法。

    兴许是德古拉对这幢房子施加了什么咒术或者魔法,赫尔伯特宫的人几次从这里路过,都没现这里有座房子,更不可能进来搜索“加娜”的下落。

    他们的人找了许多日,都是徒劳无功。

    林听有精神力在身,对于魔法的悟性强,很快就掌握了德古拉该隐传授的那几个魔法。

    “小东西”

    某一日,德古拉该隐觉得时候已经差不多,是时候去看看他那个宝贝儿子了,他就将林听雨叫到了身前。

    “尊敬的王,把我叫来有什么吩咐么?”林听雨恭敬问道。

    德古拉该隐坐在厅中的宽大座椅上,瞟了一下自己的腿,示意林听雨坐到他的腿上去。

    林听雨可不敢违抗这个王者的意愿,何况,德古拉会这样示意,她应该很害羞又很兴奋才对。

    所以,她立刻就红着脸娇羞满面地坐到了德古拉该隐的腿上。

    德古拉一只手轻拖她的小翘臀,一只手则在抚摸着她的脸颊,道:“小东西,你可知道你的女主人罗丽为什么要把你安排在赫尔伯特宫?”

    林听雨忙道:“在她遇到赫尔伯特公爵以前,我们就已经是最要好的朋友了。她这样做,当然是因为我是她最要好的朋友。

    其实,在我进赫尔伯特宫之前,她就已经很照顾我了,还给过我很多高等血剂助我修炼呢。可惜我太不争气,喝了那么多昂贵的血剂,实力仍旧停滞不前。”

    说到这里,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我猜,那时候我准是让她失望了,所以,才会想到让我进入赫尔伯特宫为仆。那样的话,我就不用参加血族对狼族的战争,以后的生活会非常的安稳。”

    “傻孩子!”德古拉该隐叹息说道,“你知道么,咱们血族中,初代吸血鬼之所以都是最强的,是因为他们体内的血与后代的血有很大不同”

    德古拉将紫罗血浆以及他猜测到的阿希拉、罗丽和赫尔伯特三人意欲强行激加娜体内的紫罗血浆之事讲了出来。

    “什么?”林听雨惊骇非常,一脸的不可置信。“这不可能,罗丽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她怎么可能联合阿希拉王子和赫尔伯特公爵来陷害我呢?要知道,她在刚刚初拥的时候,我就已经认识她了。

    在血族之中,没有人比我和她的交情更久。她和阿希拉王子、赫尔伯特公爵的交情可能确实很深,但绝不可能和他们联合起来害我。”

    德古拉该隐道:“那好。你既然不相信我的话,那不妨去试探他们一下。看看事实是不是我说的那样。你的紫罗血浆已经完全觉醒,阿希拉他们看到,肯定会想要立刻扑上来把你的血喝光。”

    “原来我的紫罗血浆已经完全觉醒啦,怪不得我这些日子感觉到血液中的力量好强。”林听雨故作一惊,带着几分恍然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