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245 吸血鬼的怨恨(十七)

正文 245 吸血鬼的怨恨(十七)

    他们的要求一点也不高,加娜就算失了两小杯的血,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伤害。

    不想阿希拉却阴阴地说道:“除了我,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吸食她的血液。”

    罗丽质问道:“殿下,你想出尔反尔?”

    阿希拉转眸瞪向罗丽,声音更加冰冷地说道:“一个小小的十二代血族,也想与我共食?”

    罗丽一听,心肝顿时颤了一下,吓得不敢再吭声。

    忽地就听“加娜”大声说道:“我愿意!”

    三人都惊讶非常地转头看向林听雨。

    林听雨脸上神色伤心不已,紧紧盯着罗丽,道:“罗丽,我愿意以我之血来喂食你。我们,曾经是那么要好的朋友”

    说到后来,她的眼泪再次抑制不住地落下来。

    罗丽哪里会想到好友现在是多么伤心?她的心里现在只有紫罗血浆,听林听雨这么一说,立刻就兴奋地朝林听雨靠近。

    “你敢?!”阿希拉却伸出手来拦住了她。

    “阿希拉殿下,你有什么资格管我的事?”林听雨质问,“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让罗丽过来,她是我的好朋友,是我从初拥不久后,就一直很要好的至交,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她和我更亲近。”

    “加娜”阿希拉听到这里,很为“加娜”伤心,忍不住唤了一句。

    罗丽已经绕过阿希拉挡着她的手臂,迫不急待地扑到了林听雨身边,俯下头去,用獠牙狠狠地插进林听雨的颈间。

    林听雨听到她贪婪地吸食出的汩汩之声。

    赫尔伯特眼露寒芒,罗丽这样子好象要将那女人的血吸食光一样,到时候他又到哪里去找紫罗血浆?

    所以眼见罗丽拼命吞食林听雨的血液,他已经按捺不住,飞扑过来,一把将正在林听雨颈间吸食血液的罗丽给掀到了一边,然后就俯下头去也开始吞吸。

    阿希拉眼见他们二人如此形象,气得七窍生烟,手上利爪突现,竟是噗的一下就抠向赫尔伯特的左胸。

    赫尔伯特听到脑后风疾,心下骇然,唰的一下飞窜而起,瞬息间就远离了林听雨。

    阿希拉一双冷眸足可冻死人,瞪视着赫尔伯特和罗丽,怒声厉喝:“够了,你们两个已经喝了足够的量,现在,你们赶紧有多远给我滚多远,永远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们两个。”

    罗丽不敢直视阿希拉的血眸,可是赫尔伯特终究不是软茬,冷冷瞪着他。

    阿希拉道:“怎么,赫尔伯特,你觉得你喝了加娜的紫罗血浆,就可以与我抗衡了?你觉得她的血能够和王德古拉觉醒已久的紫罗血浆相比么?”

    他可是被王德古拉该隐初拥的血族王子,除了王德古拉该隐,谁又能真正是他的对手?

    赫尔伯特也知道自己吸收刚刚吸食的那一口紫罗血浆需要时间,而且“加娜”的紫罗血浆毕竟只是刚刚觉醒,和王德古拉该隐的血根本无法可比,所以,就算同样都吸食了“加娜”的血,但战力上,他和罗丽仍旧无法同阿希拉相比。

    赫尔伯特打算退避,聪明如他,绝对不可能去打一场没有把握的仗。可是,当他想要飞身离去的时候,他突然现,他根本就无法再象过去那样飞行进,以至于在空中疾驰了。

    “怎么事?”赫尔伯特脸色大变,但随即醒悟了什么,怒喝道:“阿希拉,你对加娜的血作了什么手脚?”

    罗丽一听吓了一跳,骇然问道:“赫尔伯特公爵,怎么事?”

    赫尔伯特道:“你试试,还能使用血族的异能么?”

    罗丽当下就试着想要飞起来,可是,身体竟然完全不听使唤。她不敢对阿希拉作,只得怒目瞪向林听雨,质问道:“加娜,你干了什么好事?”

    林听雨奇道:“怎么了?你们一心想要吸了我的血,现在如愿以偿,又想要找什么事?”

    她当然知道自己的血出了什么问题是德古拉该隐给她喝的那瓶血剂。

    那瓶血剂根本就不是德古拉所说的那般,作用就是让服食者无法说谎。

    林听雨猜测,这种血剂对于紫罗血浆完全觉醒的血族并没什么作用;但是她饮用过后,血剂就含在她的血液里,所以那些吸食她的血的血族,就连同这种血剂一同吸进了自己的体内。

    至于这种血剂的真实作用,她现在已经见识到了,就是让血族失去血中的异能。

    “出了什么事?”阿希拉皱眉问。

    他因为体内的紫罗血浆纯度要高于赫尔伯特和罗丽,血剂的作用挥得最慢,所以,至今还没现自身的血已经出现异常。

    赫尔伯特道:“阿希拉,我原以为你只是单纯地对这个女人动情,现在看来,你是存心想要害死我和罗丽。”

    没有异能的血族,到了外面,绝对会立刻变成玛克族的口粮,而且还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阿希拉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罗丽心中一动,问道:“殿下,你还能动用血族的异能吗?你的血液,力量仍在?”

    听她这么一问,阿希拉不由自主地就检查起自己的血来,顿时脸色一变,好不受伤地看向林听雨,骇然道:“加娜,你对你的血作了什么,为什么我血中的力量全都消失了?”

    林听雨沉默了一下,然后故作恍然地道:“难道说是王给我喝的那瓶血剂”

    “王?”阿希拉、赫尔伯特和罗丽异口同声地惊问。

    “哈哈”

    一连串爽朗大笑声突兀地响起,然后王德古拉该隐高大英挺的身影就突兀地出现在这座房子内。

    “我亲爱的儿子,你万万没想到吧。这个孩子的血中,已经掺入了魔法血剂清!”德古拉该隐笑着说道。

    “令血族永远失去异能的魔法血剂清!”赫尔伯特喃喃低语,脸色青。他已经被自己接下来将要面对的命运吓到了。

    “清!”阿希拉重复了一遍,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然后一脸受伤且不可置信地说道:“父亲,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可是您的儿子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