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247 藕断丝连?

正文 247 藕断丝连?

    若是有这种黑暗之力彼此中和一下,总好过把自己的特殊体质直接暴露在众鬼面前。

    得了黑暗之力及其修炼法门的林听雨重新到现世的肉身中,醒过来时天还黑着,看手机上的时间显示,正是夜里三点钟。

    不想,她听到总统套房的浴室内传来唏哩哗啦的水声,应该是展拓正在沐浴。

    “这个人,半夜三更不睡觉,竟然跑去沐浴,不会是”林听雨顿时各种脑补。

    她翻了个身,刚想睡觉,就见浴室的门打开来,展拓只在下身裹了一件浴巾走了出来。

    他那结实有型的上身裸露着,上面还布满水珠,着实地诱人啊。

    林听雨看了一眼,忍不住大脑洞全开。

    “想看就正大光明地看,半眯着眼睛假装睡觉,能骗得了谁呀。”展拓一边取了块干净的毛巾,擦拭身上的水珠,一边带着几分嘲讽地开口说道,突兀地转身窜到了沙边上。

    林听雨吓了一跳,把他话里的讽刺都忽略了,眼睛也不自觉地睁得老大,骇然道:“你要干什么?”

    她虽然已经年近三十,到了快突破警戒线的年纪了,可是,她到底还是个姑娘,所以看到展拓这副性感的样子离得自己这么近,甚至她都能感觉他的呼吸不停地吹到自己的脸上,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上都各种反应。

    尤其感觉明显的是不适和紧张,表现出来,就是她的脸已经不自觉地涨得通红,身体也警惕性地往后挪了挪。

    谁知道展拓这厮明摆着得寸进尺,见林听雨往里面的挪了挪,不但没因为林听雨“嫌弃”的举动而远离,反倒身子一侧,坐到沙边上了。

    虽然这张沙很是宽大,但展拓那劲爽光滑的肌肤还是碰到了林听雨的身体。

    “怎么,有反应了?”展拓玩味地道,目光显得很是幽深,紧紧盯着林听雨。

    林听雨瞪视着他,忽地就是一抬腿,将展拓给踹了下去。

    “滚!”林听雨喝了一句,整理一下被子,再度舒服地躺了下去,闭起眼睛打算睡觉。

    就算展拓这么诱人,可是她终究不是随便的女人,而且,穿越了好几个世界,哪能这点自控力都没有?

    可是,当她闭起眼睛,不一会儿,就感觉到鼻子尖处总有小风在轻轻地吹来。她猛地睁开眼睛,就看到展拓那张因为靠近自己而放大的脸。

    “展拓,你到底要怎样?”林听雨嚯的一下坐起来,怒问。

    展拓道:“我听人说,你是个特别温柔贤淑的女人,可是我怎么从没这个感觉?”刚才居然把他从沙上踹了下去!

    “谁跟你说的?”林听雨质问,怀疑地看着展拓。这家伙难不成是在调查她?

    展拓道:“就是你以前那个男友,叫楚飞的那个。”

    林听雨愕然,道:“你怎么会想到去找他打听我?”

    展拓道:“我哪有那份闲心去找他打听你的事?我是听风铃说的。”

    林听雨更加愕然,那个女人居然会在展拓面前表扬她?这可能吗?

    展拓接着说道:“听她说,楚飞和欧阳晴那个那个后,睡梦中就这么说的。所以,她们普遍认为,你和楚飞藕断丝连”

    还有这事?不过最近一阵子,貌似欧阳晴对她很老实啊!林听雨心中纳闷,道:“楚飞那样的,我能看得上眼才怪。”

    展拓道:“是吗?我也是觉得是,不然你手机上哪会有那么多他的未接来电?你根本就不接他电话啦。

    我就搞不懂了,那小子在跟欧阳晴拍拖,甚至都搞到床上去了,还不停地找你干什么?”

    林听雨道:“管他干嘛?别烦了,快去睡觉。”说着就倒了下去,打算继续睡了。

    展拓见她一副没心情再谈下去的样子,伸手摸了摸下巴,突地伸出双手,将倒在沙上打算好眠的林听雨打横抱了起来。

    “喂,展拓,你到底想干什么?快放我下来!”林听雨喝道。

    展拓突兀地俯下头来,双唇正好堵在她的唇上。

    林听雨彻底吓傻了,瞪大眼睛半天都愣在那里没反应。

    时间好象在这一刻停止。

    展拓的唇不知过了多久才离开她的唇,咂吧下嘴,道:“别说,味道还真不错。”

    “展拓,你敢占本宫的便宜,信不信本宫现在就送你进宫?”林听雨过神来,顿时大怒,吼道。

    可是她已经被展拓抱进了卧室居然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展拓把她扔到了床上

    林听雨怀疑他想对自己不轨,气愤不已,举起双手就朝展拓那裸露的胸膛抓去。一定要狠狠地揍这小子一通,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对她不安好心。

    可惜,展拓在把她扔到床上后就转身走出了卧室。所以,林听雨这抓过去的“利爪”直接落空,而且因为她前冲太用力的缘故,身形一个不稳,竟然从床上滚落到地上。

    好不狼狈的她忽听展拓说道:“后半夜了,你睡床我睡沙,这样公平吧,去后别说我欺负你啊!”

    他在转身关门的时候,目光落到坐在地上的林听雨身上,嘴角居然上扬,少有的露出一丝笑意,道:“刚才要不是我闪得快,是不是已经把我扑倒了?我对你可还没到想要那个的程度,所以,林小姐,麻烦你别这么急。”

    哇塞!林听雨直接被气得彻底无语。

    第二天,展拓并没有急于代市,而是驱车载着林听雨在矿山周遭的城市转了转,还到附近的乡郊进行了一次郊游。

    林听雨因着晚间的事,一直就没给他好脸色。可是这家伙的脸皮也不知是怎么练成的,又或者是情商太低根本就没感觉到林听雨的低气压?

    总之,展拓这家伙对着林听雨的一张冷脸仍旧玩儿得兴致勃勃。

    几天后,他们已经到了离矿山较远的另外一座城市,展拓拉着她在一些大商场和游乐场里出入,到了晚上,便又在一家星级酒店里住宿。

    林听雨注意到,这家酒店的客房,也是展拓一早就订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