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248 我不是随便的人

正文 248 我不是随便的人

    “展拓,你一早就安排好了这次行程?”林听雨问。要旅游这么多个地方,这家伙怎么也不提前跟她说一声?

    当初她还以为展拓所说的“渡假”就只是在矿山周边走走看看呢。

    展拓理直气壮地道:“早就跟你说过要出来渡假。而且,既然出来一趟,当然要玩儿得够本再去,你说呢?”

    林听雨无语。象展拓这样的身家,想要去哪儿不是随意得很?象她这样的穷人,才会抱着“既然出来一趟,当然要玩儿得够本再去”这种小市民的想法吧。

    两人一起进了套房,林听雨终于再也忍不住,问道:“展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说对她特别好吧,又不完全是。但,展拓对她,也绝对出了一般朋友的范围。

    就象这次和她一起出来,展拓明显是提前精心准备过的。

    展拓反问道:“我怎么样对你了?”

    林听雨道:“咱们两个到底什么关系呀,你说想拉我投资,你是有钱人,拉我这个相识的穷丝一把,我还能够理解。可是,出来考察要投资的矿山,为什么还安排了一系列的旅游?”

    展拓剑眉微微挑了挑,盯着林听雨,眸中现出几分玩味,道:“林听雨,你别装傻,我为什么会这样安排,你心里真的不清楚么?”

    林听雨沉默。

    展拓又道:“我展拓是什么身家,为什么非要跑去跟你挤一个公寓,还要给你交水电费物业费各种费用,每天还要出门去给你买菜你就从来没想过我为什么要做这些?”

    林听雨将头深深埋下去。她不是没想过这些,没想过展拓是想和她交往,可是,这种事对她来说,是不是太不现实了?

    她就是一个丝女,就算因为卖了古董链子而有了那么一点点小钱,买了一套房子,可是,仍旧是个穷丝,而且还是青春不在的大龄穷丝。

    展拓这样帅气、多金又年轻的男人,会真心实意与她交往么?

    象楚飞那样的丝男都不能对她真心实意呢,更何况展拓这样各种优秀的男人?

    林听雨埋着头憋了半天,终于红着脸,道:“展拓,虽然大家都是现代人,可是,我思想很守旧,感情的事不喜欢随随便便”

    “难道你以为我是随便的人?”展拓登时火了,冷声质问,打断了她的话。

    林听雨再度沉默。她根本就无法相信,展拓这样的人会是真心对她啊,总感觉这样太玄幻了,根本就不现实。

    展拓道:“你要是实在不想把这次旅游进行下去,那,我接下来的旅游计划会全部取消,明天咱们就代市。”

    默了一下,林听雨道:“我没说不想要旅游啊!”

    展拓剑眉挑了一下,眼角眉梢有笑意一掠而过。

    林听雨一句话说完,感觉自己很无语,明明理智告诉自己,展拓这样的条件这样的身家,她应该赶紧远离,免得用情太深的时候无法自拔;可是,她就是说不出狠话,与展拓彻底决裂。

    她躺在宽大的沙上,面冲里,背对着展拓,假装睡觉,可是心里却对自己这么不争气很恼火。

    她的手机又响了。她赶紧把它从包里拿出来看一下,现来电显示居然又是那个楚飞,心中老大烦恶。

    她打算关机,谁知道展拓却突然冲过来,把她的手机抢了过去,并且接通了。

    “喂,楚飞,你想干什么?觉得这样骚扰别人的女人很带感是不是?你和欧阳晴玩儿腻了就去找别的女人嘛,不要再来打扰我和听雨的二人世界。”展拓对着手机冷冷地说了几句,然后挂机,把手机扔给林听雨。

    林听雨却因为他方才对楚飞喊的一席话,彻底惊得目瞪口呆了。

    展拓已经大摇大摆地进了卧室。

    林听雨突然问道:“喂,今天还是前半夜你睡床,后半夜我睡床吗?”

    展拓道:“不然你过来咱们两个一起睡床。”

    林听雨有些无奈道:“要一个双人床房间不就得了,为什么非要这样?”

    展拓嘴角抽了一下,他想说他其实就是想两个人睡一张床的,可是看林听雨貌似对扑倒他暂时还没兴趣,所以他也就没了兴致。

    他扶着门把手的手紧了又紧,道:“本来只是想我一个人来的,在订房间的时候没想过让你一起过来。”

    林听雨道:“可是你订的这里的旅游景点门票都是两张。”

    这女人平时都傻得要命,今天怎么突然变聪明了?展拓冷冷地瞪视着她,道:“你怎么那么多问题?”

    说完,他就咣当一声摔上了门。

    林听雨躺在沙上,哪里睡得着啊?她在想,展拓刚才的那番话。难道说,展拓真的对她有意思,想和她交往?

    不可能啊,象她这样的大龄剩女

    她噌的一下起身,跑到洗手间的镜子前照来照去。

    “皮肤水嫩好象婴儿,眼睛有神好象明星,鼻梁直挺,嘴唇有型我的样子也不差啊,就是穷了点儿土了点儿”

    林听雨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感觉自己原来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差嘛,不免有些沾沾自喜。

    “可是,如果展拓他只是想和我玩玩儿”林听雨想到和楚飞分手时的那种椎心之痛,情之一字,立刻就成了她的恶梦。

    “可他说过他不是随便的人。”

    “那他可能对我这样的人动真心吗?”

    林听雨彻底失眠了,无比纠结啊!

    一个多小时过后,展拓睡眼惺忪地走出卧室,打算上洗手间,谁知道打开洗手间的门就看到林听雨坐到马桶上。

    他愣了一下,赶紧将门关好,无奈地道:“你这个女人,上厕所怎么不关门的?不知道屋里还睡个男人么?”

    顿了一下,现林听雨没有声音,展拓便又安慰似的道:“放心,我什么都没看到。”

    林听雨无语,你丫的能看到才怪。姐就是坐在这里,什么都没干,衣服也穿得很完好,你都没看出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