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254 血眼有灵(四)

正文 254 血眼有灵(四)

    “校草双生之一,柳传生,”小眼饶有兴致地品评起来,“可惜他跟那些俗男一样,都被肖寒美丽的外表和富有的家世欺骗了,以为肖寒是自己的良人,就算他有点儿能力,家世也不错,最后还不是被肖寒炮灰掉了?”

    林听雨奇道:“怎么?”在万清清的记忆中,并没有柳传生被肖寒炮灰的这个记忆。

    小眼道:“那是你死后数年的事,在与吸血鬼、日本忍者等等这些其他种族的异能者争夺百里青石峪这个异度空间古秘境的时候,因为另一个市三中的校草双生之一:付剑生,突然出手偷袭肖寒,被肖寒推出去挡枪了。”

    付剑生?林听雨倒是依稀记得,万清清的记忆中有这么一个人物。不过,这个名字显得颇为久远,貌似就是万清清在上高中的时候听说过这个名字,但并没有真正接触过这个人。

    林听雨奇道:“听你的话,那个百里青石峪的争夺,是华夏国异能者与其他种族异能者的争夺战,付剑生为什么会突然向肖寒出手?”

    小眼道:“我觉得,那个付剑生好象和肖寒一样,是个觉醒了前世记忆的人。也许,付剑生前世也是个大妖,知道肖寒血眼的事,意欲争夺;又或者他们俩前世有仇,所以”

    林听雨道:“难道付剑生动手的时候,没跟肖寒提起他为什么偷袭肖寒?在与异族的争夺战中突然朝己方的人出手,恐怕会被安上叛徒的罪名,非同小可。付剑生会在那个时候动手,肯定是有什么让他按捺不住的原因。”

    小眼忆说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起初付剑生和肖寒配合得还挺不错,那个肖寒似乎对付剑生很有点意思,老是巴结讨好他。

    可惜付剑生不象其他男生那样,他对肖寒从来都不感冒。不过在行动中,付剑生对肖寒也没表示出有任何不满或者恶意。

    直到争夺战真正开始。

    我想,付剑生应该是前世的某些记忆骤然觉醒,或者突然现了什么,然后临时起意,才会在争夺战中突然对肖寒动手的。”

    林听雨好奇地问道:“柳传生被肖寒推出去挡枪,想来结果不怎么样。那,付剑生的结果又如何?”

    小眼道:“柳传生替肖寒挡了一记强攻,当时就没气了。嗯,我有八成把握,付剑生是前世和肖寒有深仇大恨,不然不会下杀手。

    而且,这个付剑生,前世很可能还是和血眼银狐同等级的大妖,后来他被华夏国异能者通缉,都没能被抓到。再后来,也不知道付剑生施展了什么手段,居然令异能界取消了对他的通缉。

    直到我施法让你重生,我也到了现在,那家伙都一直活得很逍遥自在。”

    “好神秘的人物啊!”林听雨感叹说道。

    虽然这个付剑生和柳传生一样,同是著名的校草双生之一,在学校里可能算是个人物,但是,万清清对他的记忆却很是模糊,想来付剑生平时的行事非常低调,并不象柳传生那么惹人注意。

    一下课柳传生就着急麻慌的离了座位,跑去前排找肖寒了。

    在学校里,万清清是个存在感非常低的女生,没什么人会注意到她,而她因为性格内向也没什么朋友。下课后,自然也不会有人来找她。

    这倒正合了林听雨的心意,好歹她骨子里是个三十岁的大龄女,而且还穿越了好几个世界,真正活过的年岁加起来已经不知凡几。

    在她眼里,这些高中生就是一群孩子。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在熟悉环境之前,她可没心情去哄孩子。

    林听雨独自出了教室,按照万清清的记忆在校园里闲逛起来。

    “还是校园里好啊,到处都充满活力。”走了一圈,林听雨又再感叹起来。

    她在操场上逛了一圈,现无论足球场还是室外篮球场,都有男生矫健的身影,就算下课只有十分钟,但是他们也玩儿得不亦乐乎。

    而女生或在离球场远一些的地方踢毽子,或者围在球场周围给自己喜欢的男生助威,又或者三五成群的叽叽喳喳地在闲聊

    这个世界与林听雨所在的现世很象,学校情况也相差无几,这让林听雨产生了一种怀旧的情绪。

    她在操场周围的看台上寻了个座位坐好,望着场中或欢呼或走跳的男生女生们,心中瞬间空明。

    她的精神力现有人坐到了离自己不远的座位上,也在远眺着操场上的同学们。

    没有下到操场里去和同学们一起玩儿,也不象其他看热闹的同学那样不时地欢呼一声,而是就在一边安静地观望,应该是学校的老师吧。

    林听雨如是猜测。

    却听小眼“耶”了一声。

    林听雨纳闷道:“怎么啦?”

    小眼结结巴巴地道:“付付剑生!”

    林听雨一怔,随即才想到旁边坐着的那个人,赶紧转头看过去。

    但见身侧不远处,坐着一个面如冠玉、天庭饱满、大眼笼鼻的俊美男生。借着万清清的记忆,林听雨感觉这个男生有些眼熟,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什么时候见过他了。

    大概是现旁边的人在转头盯着自己,那男生也转过头来,如冰山一样的脸上闪过微微的震撼神色,却只是一闪即过,让人很难察觉。

    若非林听雨有精神力在身,根本就不可能现这个男生看到自己,情绪居然会有这样的起伏。

    “你是谁?”付剑生开口询问,声音比他的面容更加冰冷十分。

    “你叫什么名字?”不待林听雨答,付剑生又再开口问道。

    “以前我怎么没看到过你?”谁知,这次仍旧不等林听雨答,付剑生已经又再问了一个问题。

    小眼好不纳闷地道:“这个付剑生,怎么这么怪?看到一个象你这样稀松平常的女生,怎么会问出这么多问题来?好象对你很感兴趣一样。”

    林听雨气得嘴角直抽抽,怒道:“小眼,你这话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