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268 血眼有灵(十八)

正文 268 血眼有灵(十八)

    林听雨沉默不语,一双眸子骨碌碌直转,在琢磨着叉开话题,说点别的。

    谁想,只听付剑生又道:“你可不要想蒙混过关,你不说,就是在逼我采取极端措施了。”

    林听雨试探着问:“什么极端措施?”

    付剑生道:“比方说探灵、搜魂什么的,反正,我有的是办法弄出你的记忆。”

    林听雨脸色黑,道:“付剑生,你这样就有点不地道了吧。”

    付剑生冷哼一声,道:“怎么,还是不想说?算了,你不说,我又有什么不知道的?无非就是听那个释玉宝莲说,血眼银狐曾被蔓珠莎华叶妖所伤,好奇以血眼银狐那么强大的灵魂,怎么会被叶妖伤到灵魂,所以你今天才会追问我关于蔓珠莎华叶妖的事吧。”

    林听雨脸色更黑,这家伙果然什么都听去了。她愠怒道:“你既然什么都知道,为什么还要问我?”

    付剑生冷声道:“万清清,你想从我这里套出消息,可是却又根本不信任我,什么都不想对我说,你觉得这对我公平么?而且,这几天拉我去缚鸡山郊游,其实也是幌子吧,我都没找你算账呢。”

    林听雨无语。先前她还以为付剑生很知趣很贴心,所以才什么都没多问,谁知道是在这儿等着她呢。

    付剑生剑眉一挑,又道:“你绷着一张脸是什么意思?听我说了几句真心话就不高兴了?”

    林听雨道:“付剑生同学,自打我认识你以来,你可是一直都绷着脸的,我说过什么没有?”

    付剑生微怔,最后哼了一声,半天都不再吭一声,算是很不愉快地结束了这场谈话。

    林听雨默默地跟在他身边,着实被他的低气压压得有些透不过气来,想了半天,终于说道:“你不用生气,有些事我之所以不告诉你,只是觉得对你说不合适,并不是不信任你。我想,其实你也有许多秘密没有对我说吧。你和我,都有属于自己不能对彼此说的秘密,不是吗?”

    付剑生的低气压终于有所收敛,却又开口问道:“你真的要去对付肖寒?”

    好吧,这家伙的家和她的房间只有一墙之隔,肯定是将她和释玉宝莲的对话悉数听了去,各种详情都了解得妥妥的。林听雨好不无奈地想,只得承认说道:“是啊,我不杀她,她就会杀我。”

    顿了一下,她试探着问道:“我看那肖寒对你可是很特别呢,你会不会舍不得她?”

    “你想太多了。”付剑生说道,“她的确对我很特别,却是出于别的目的,与你想的那种真心喜爱根本就不是一事。”

    林听雨不禁好奇地问道:“什么目的?”

    付剑生道:“象她那种人,除了自己的命和利益之外,根本就不会爱其他的人或事。她做事的出点,也不外乎是利益二字。”

    林听雨想了一会儿,猜测说道:“总不会是他们肖家是大家族,而你们付家也是大家族,所以,肖寒觉得你们门当户对,想要跟你联姻吧。”

    付剑生好不怪异地看了她一眼,道:“万清清,除了男女关系之外,你的脑瓜里能不能想点别的?”

    林听雨道:“肖寒明显对你有意思,除了联姻来达到两家的最大利益之外,那你说说,她追求你还有别的什么目的吗?”

    付剑生哼了一声,道:“说到底,你就想让我把她的目的说得更明确一点儿。”

    林听雨道:“反正你都已经决定要说了,就不要含糊其辞了。”

    话音刚落,她突地就觉脑瓜门上一痛,已经被付剑生结结实实地给了一个爆栗。

    他道:“你这女人,好象我欠你的一样,为什么我要把自己的事跟你说得这么详细,可是,你却什么都不肯对我说?”

    林听雨道:“我只是想知道你和肖寒之间到底怎么事,又没让你把你所有的事都详细跟我说。”

    付剑生剑眉一挑,一直冰山一样的脸上居然漾起几分玩味神色,道:“你倒是很在意我和肖寒之间的事啊!怎么,吃醋了?”

    林听雨不置可否。能够套出付剑生的话,让他误会也无所谓。

    忽听付剑生又道:“其实你又何必在意呢?肖寒会特别注意我,目的和你差不多。”他语气中竟然透着几分失落。

    林听雨微怔。这家伙不是早就知道她这些天拉上他旅游什么的,是有别的原因么,现在又失落个什么劲?

    她道:“肖寒是想利用你?她从你身上到底能得到什么?”

    付剑生好不坦承地道:“蔓珠莎华的叶精喽。”

    林听雨一颗心顿时漏跳了一拍。拜托你,说这么惊人的话时先给人家一点点提示行不行?不然会惊坏人家的心脏。

    付剑生嘲讽地哧了一声,道:“付家传承不知多少个年头了,珍藏的宝物不计其数。肖氏虽然也是大家族,可惜照付家还差得远。

    蔓珠莎华,无论是花妖还是叶妖,都是万年难得一见,花精和叶精也是各种天材地宝中的珍中之珍,肖家没有这东西。”

    “付剑生,那个”林听雨话到半截,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其实她和付剑生相识的时间还不长,交情也算不上深厚,而且这些天来,她对付剑生也利用居多,现在让她说出要那个叶精的话,她实在说不出口。

    付剑生道:“你也想要那个叶精吧。”

    林听雨直觉脸上一热,忙道:“我才没这个意思。那叶精是你们付家的宝物,又是价值连城,我怎么可能会打它的主意?”

    说这话时,她心里却在滴血,蔓珠莎华的叶精,真的好想要。可是,她要真的开口要了,就太那个了。所以,说什么也不能要。

    “清清,你真够傻的。”小眼抱怨道,“你就直接开口要又能怎么样,付剑生答应给你也好,不答应给你也罢,你总得试试吧。”

    林听雨无奈道:“这不是他答应不答应的问题好不好?”是她有没有资格开口要,应不应该开口要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