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273 血眼有灵(二十三)

正文 273 血眼有灵(二十三)

    小眼道:“没错。”

    林听雨道:“那,要到哪里去寻它呢?”

    小眼道:“其实,它就在肖寒的骨头里。”

    “啊?”林听雨再次愕然。

    小眼贼兮兮地说道:“我跟你讲哦,那个星河之眼在血眼银狐刚刚转世成肖寒的时候,已经有机会离开她的灵魂了。可是,却偶然现,肖寒的脊骨中有一块微不可察的石头。

    那石头只有米粒大小,谁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就连灵魂强大无比的肖寒,也没能察觉那块石头有异。

    可是,星河之眼却感觉到这看起来没有任何能量的石头之中,蕴含着丰厚无比的暗物质能量,应该就是吸引三枚血眼一起降临这个时空位面的时空之眼。”

    花精忍不住惊叹说道:“那个肖寒,还真是这个世界的级主角,拥有洪荒大妖血眼银狐的记忆、经验、藏宝和她留下来的血眼不说,居然在出生时就有这样的奇缘。

    虽然她在出生的时候没能现这块石头,但是修炼得足够强大之后,肯定会现这石头的异常。”

    小眼道:“是啊,十年后,在我强行将清清的灵魂拉到十年前的现在,那个功夫,肖寒就在融合这枚时空之眼,这才令我有机会成功施法。并且,我也是借着时空之眼溢出的少许能量,才能将清清的灵魂拉到现在的。

    唉,可怜的星河之眼,原本它还想着寻机将时空之眼据为己有的,可是没想到在它将时空之眼融合之前,肖寒就已经现时空之眼,并且知道它是何种宝物了。

    时空之眼一旦和肖寒成功融合,那星河之眼就算再不愿意,也会不得不彻底臣服那个肖寒,与她建立灵魂联系是不可避免的了。”

    林听雨默了一下,道:“小眼,你到底为什么把我的灵魂强行拉入这个世界,并且拉入的时间还定位在十年前的现在,而不是你所应在的时间?”

    小眼怔了一下,道:“当然是舍不得你啦。要知道能够和我产生共鸣的灵魂,根本就找不到第二个了。”

    林听雨哼道:“不是因为你在被肖寒强行霸占之后,现了她身上的时空之眼,打算联合我将那宝物夺来,这才将我拉到这里的?”

    “哪有哪有。”小眼忙道,“清清,你要知道,咱们两个的灵魂产生了共鸣,就是彼此互助互利、互为增长的关系。我可是实心实意想跟你在一起,不想让你被肖寒那只狐狸精害了。”说完,它还嘿嘿笑了一声。

    林听雨觉得这笑声颇为狡猾,对小眼的话颇为怀疑。

    小眼见她半天没说话,便又怂恿说道:“现在,肖寒根本就不知道她身体里还藏着这样的异宝,清清,只要咱们成功取得她的那块脊骨,一切就大功告成。

    而且,星河之眼和太阳之眼,也有可能追踪着咱们,一起前往你所在的那个时空位面。”

    林听雨道:“这也就是说,肖寒所拥有的血眼银狐之魂,也有可能转生到我现世所在的时空位面?”

    小眼道:“不要以为血眼银狐转世的这数万年间,只有她的灵魂在不断地壮大,星河之眼本身也在不停地吸收外界的能量而成长。要不是有时空之眼的诱惑,它现在早就离开肖寒了。

    所以,根本就不用担心肖寒体内的血眼银狐之魂会追踪林听雨她所在的那个时空位面,因为到时候星河之眼肯定已经脱离血眼银狐了。”

    林听雨道:“既然如此,星河之眼也不可能允许咱们把时空之眼夺走吧。”

    小眼道:“所以说,我和星河之眼的一战,在所难免。”

    林听雨道:“具体的说,应该是我和肖寒的一战,在所难免。”

    可是,就万清清的这副肉身,还是在林听雨到来后修炼归墟武典和长春诀后,身体素质有了一定的提高,以前这个身体弱得很。

    而肖寒可是从三年前就开始修炼血眼银狐留下的功法了,而且这三年来肖寒没少得血眼银狐的藏宝,单纯的妖力至少就已经相当于一个炼气大圆满的修士;再加上她身上的诸多宝物,应对一个筑基修士估计都没问题。

    以万清清几近凡人的身体挑战战力相当于筑基修士的肖寒,能有胜算吗?林听雨可不相信这种奇迹会生在她身上。

    好在小眼也没给这个愿望加上时限,估计在肖寒知道自己出生时就身怀异宝之前,把这东西搞到手就行了吧。

    林听雨决定接下来努力修炼,把万清清这副肉身修炼强大,而且她可以靠着小眼对未来十年的记忆,将血眼银狐留给肖寒的宝物先取到手一些,以帮助自己修炼。

    。

    漆黑的夜,细雨如帘。

    山野中偶尔会听到远处盘山公路传来的鸣笛声。

    附近则全是雨滴穿林打叶之声。

    一道身影快到诡异,在树林的枝叶间唰的一下一闪而过,在她瞬间停留的枝叶上,连半点痕迹都没流下。

    更诡异的是,这身影之上,全身上下竟然都是干的,不曾被一滴雨淋到。

    夜色渐深,雨已停,月亮剥开厚厚的云层,露出半个脸来。月光投在林间,有那么一呼间,可以看到一个绝美的女子脸庞在山林间极地穿梭而过。

    肖寒已经将她的度提升到最快,她觉得,这一次一定能够逮到那个先她拿走自己前世所藏宝物的人。

    虽然追踪已经六年了,她仍旧没能成功看到那个人的正脸,但是靠着那让她熟悉的身形,她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那个人是谁。

    可惜的是,真是该死,自打高中毕业之后,她就再也没能和这个女人正面接触。她就算想尽各种办法打听她的下落,追踪她,甚至可以说是联合她能够联合到的一切异能者势力来围捕她,都没能成功。

    好象有什么人一直在暗中保护着她。

    是付剑生吗?

    肖寒想到这里,心就象是被人用刀绞一般,痛苦非常。她对付剑生是什么心意,难道付剑生到现在都还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