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285 人鱼公主(一)

正文 285 人鱼公主(一)

    进入筑基之后,修士的寿命会大大延长,一般都会活到二百岁到二百五十岁。

    刚才林听雨见到的展氏三个长老,修为是筑基后期到筑基大圆满不等,算起来应该是在修行中处于中上等的度。

    但,要是有吸灵在,应该会象展拓这样,年纪轻轻的就筑基,甚至是修炼到筑基往上。

    展拓答道:“这吸灵虽然逆天,但想要修炼它也有诸多限制。它对修士的血脉、根骨、灵体等等,全都有非常严格且特殊的要求。

    这部功法乃是我族先祖所创,传承至今数万载,也不过只有嫡系血脉的个别弟子能够修炼。在我出世前的三百年间,展家都不曾诞生过一个可以修炼此功的人。”

    林听雨道:“这么说,你在展家的地位非常然喽。那你现在的实力到底到了哪种地步?”

    展拓道:“如今是末法时代,世上灵气稀薄,好在吸灵逆天无比,能够感应到靠近地球的一些星辰上的灵气,这才让我勉强在二十五岁的时候成功结丹。

    其实,在我们展家的族谱上记载,前代那些个修炼吸灵的先辈,都是在二十二岁左右就结丹了。”

    林听雨不免各种羡慕嫉妒恨,质问道:“二十五岁不也是二十二岁左右吗?”

    丫的这个展拓,原来真的很年轻啊,她都已经三十了啊!

    展拓愣了半晌,似乎突地醒悟林听雨在气什么,道:“其实,我是二十五岁结丹,但现在并不止二十五岁,已经二十七了。只不过是因为修为的缘故,所以看起来比较年轻而已。

    人不都说,‘女大三抱金砖’么?咱们俩的年纪,正好合适。”

    林听雨愠怒道:“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确切年纪的?”她可不记得展拓问过她的年龄,她也没跟展拓提过。不过,这话一出口,她就想到问题的答案了。

    果然,只听展拓说道:“公司有你的详细档案,我早就查过了。”

    林听雨道:“我不明白,你这样的身份地位这样的能力,为什么会去注意一个我这样的女人?”

    展拓道:“傻女人,我到底为什么注意你,你自己去想啊!”

    林听雨眨巴几下眼睛,心道:“难道,展拓就是那个一直在追着我灵魂走的人?可是”

    如果真的是那样,她和展拓,应该错过才对。

    她不想再纠结这个问题,也许是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人会象楚飞一样,将会是另一个负她的人吧。

    生生世世被情爱所负,生生世世与真正的爱人错过这个惩罚,真是太惨烈。

    。

    “小不点儿,小不点儿,快醒醒!快醒醒啦!”

    林听雨是在一个男子的招呼推动之下睁开眼的。

    惯常的那种记忆大量涌入的感觉袭入脑中,让她瞬间就明白了自己这次穿越的大概情况。

    这次穿越的,是一个因为将自己一头漂亮头出卖给巫婆而被族人排斥、诅咒的美人鱼。

    小美人鱼冬妮娅有一次在海底畅游时,现了一艘硕大的沉船。在沉船上,她看到一个俊美到极致的男子尸体。

    当时的她因为年幼,而且美人鱼的寿命都很长,所以,她尚不知道死亡的概念,以为男子只是睡着了,就欢快地将这个俊美的男子尸体捡了家。

    年幼单纯的小美人鱼觉得自己拥有了一个完美的爱人,可是,无论她怎么呼唤,怎么亲吻那个爱人,爱人始终都不肯醒过来。

    冬妮娅在姐姐贝莎的蛊惑之下,去到黑魔海深处,找到住在那里的女巫阿尔贝斯卡去寻找爱人不肯苏醒的答案。

    结果,冬妮娅象女巫献上了自己的头,换来的却是爱人已经死亡的残酷答案。

    伤心欲绝的冬妮娅到族民聚居地人鱼海,还不知道有更残酷的结局在等着她。

    她因为违背祖训去了黑魔海,并且与巫婆交易而受到族长惩罚,被族长施以诅咒之后,还被赶出了人鱼海。

    单纯善良的冬妮娅一直倍受父母亲的宠爱,从小就被姐姐贝莎嫉妒。她被赶出人鱼海之后,贝莎趁她失了父母保护,毁去了她的脸,夺走了她那张堪称人鱼族第一美丽的脸。

    短短的时间内,冬妮娅经历失去“爱人”、族民驱赶和亲姐背叛、毁容等等一系列痛苦,伤心欲绝,不期竟然被人类专门捕捞美人鱼的渔船捕获。

    冬妮娅因为被毁容,是条难看的美人鱼,虽然被渔船捕获,却没有人看得上她,这使她免于被人类的大拍卖场拍卖的命运。

    但是,捕获她的渔船也没有善待她,而是将她当成了奴隶任意使唤,后来就把她卖给了一个杂耍班子,被班主训练成一个人鱼丑角。

    在杂耍班子里,冬妮娅整日被打骂,浑身总是鲜血淋淋的。在某一天,她再次被班主鞭打的时候,终于捱不过去,死去了。

    林听雨就是在这个时候穿越过来的。可是当她询问冬妮娅仅存的微弱残魂有什么愿望时,冬妮娅却说,她只是想尽快离开这个可怕的世界。

    被人鱼族民驱赶后的这些年里,她过得一直生不如死,早就生无可恋。想前尘种种,她更是心灰意冷,族民驱赶她;曾经疼爱她的父母也因为她去过黑魔海而认识她是不洁的;亲姐姐更是陷害她,毁掉她;尔后遇到的那些人,也没有谁会去善待她

    冬妮娅不似林听雨以前穿越时遇到的那些原主。那些原主或多或少都因为自身遭遇的不公而心怀恨意,形成各种各样的执念。

    冬妮娅心中却只感心灰意冷,只想快些散去,再也不要活在这个黑暗而且悲苦的世界。

    “你这次的任务,是让冬妮娅的灵魂壮大,让她重新兴起活着的和勇气,能够重新活过来。”正当林听雨为自己这次穿越的任务不明所以的时候,耳边响起了土地公的传音。

    呃,看来,是这个小冬妮娅的阳寿未尽,没到该死的时候。林听雨只能这么解释这次的穿越任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