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294 人鱼公主(十)

正文 294 人鱼公主(十)

    精神力一经袭过去,那依罗顿感头痛欲裂,当下就捂着头大声痛呼起来。

    “你这条可恶的母鱼”起初,依罗还在破口大骂,但很快她就被折磨得半点反抗的念头都没了,只剩下痛苦的和哀求。

    林听雨让她头痛了一刻左右,见她似是真的怕了,这才放过她,仍旧以冬妮娅那特有的柔弱声音说道:“还不快去打水。”

    依罗这次再不敢怠慢,赶紧去外面打水,不一会儿就将浴盆里面的水换成干净的。

    林听雨以精神力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径直飞入那个浴盆中,惊得依罗有些目瞪口呆,对这条母鱼居然拥有这样的能力而各种恐慌,心中在想,她过去对这条母鱼从来没有好脸色,会不会被这条母鱼以什么稀奇古怪的手段报复啊?

    等到林听雨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澡,又让依罗伺候她将衣服穿好,这不免让依罗又在心底里将她骂了一通:“这条臭鱼,这衣服一会儿穿一会儿脱的!”

    “依罗”忽听林听雨道,“你去将这浴盆里的脏水倒了吧,顺便把洛克唤来,我有事吩咐他去做。”

    依罗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一大清早的,她就没闲着。但,有了前几次的经验,她也不敢有违林听雨的话,赶紧去把浴盆里的水倒掉,又换上干净的水。

    洛克听她说人鱼公主唤他,丝毫不敢怠慢,赶紧进来,不无恭敬地立在床前,埋头不敢吭声。

    林听雨一番吩咐,洛克听后脸上闪过一抹不情愿。

    林听雨冷声质问:“怎么,你是不想去还是舍不得钱?”

    洛克忙嘿嘿陪笑道:“哪有哪有。人鱼公主吩咐的事,我保准让您百分百的满意。”

    林听雨这才淡淡地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立刻去办吧。”

    “是!是!”洛克一脸馅媚的笑容,连声答应,退了出去,将门关好后一转身,脸上的笑容顿失,换成一脸哭丧样。

    可是,他畏惧人鱼公主的威能,所以林听雨交代下来的事,他不敢怠慢,赶紧屁颠屁颠地出了杂耍班子的大院,去完成林听雨交代的任务了。

    打水来的依罗正好看到洛克从林听雨房间里出来,然后晃晃悠悠地走了,看那样子就知道是去完成“公主”的任务,她心里又再打翻了五味瓶。

    “这条臭鱼,没想到也有抖起来的一天,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变得和她一样,连洛克大人都怕我?”依罗心道,对那条“臭鱼”真是各种羡慕嫉妒恨。同时,因为看到洛克对她都毕恭毕敬的不敢丝毫怠慢,她对那条“臭鱼”心中又再多了几分畏惧。

    不过,虽然对林听雨依罗心中畏惧得很,而且服侍这条以前任她欺负的小鱼,她心中着实不甘。但是,想到那个洛克居然在这条小鱼面前这么狼狈,依罗心中又莫名地暗爽。

    她虽然一直巴结、讨好洛克,但,骨子里却是非常怕洛克,也对长久欺压自己的洛克心中充满了愤恨。

    所以,看到洛克灰头土脸地走出院子,去给林听雨办事,她心中却是有一种“你活该”的报复快感;现在,她想到自己以后可能再也不用怕洛克的淫威了,竟然有些高兴,免不了开始在肚子里打起自己的小九九。

    有些事,她刚刚接触,脑子转不过弯,可是等想明白了,她就立刻变得分外聪明。毕竟在社会底层生活已久,早就学会了看人脸色,也有她自己的生存之道。

    所以,等洛克走远了,她就扭着她的肥臀跑到林听雨房门外,学着洛克先前的样子,恭敬地轻轻敲了两下门,好不巴结地问道:“请问人鱼公主,可需要用早饭?”

    洛克这么怕这条母鱼,眼下,她若是巴结好人鱼公主,以后还用怕洛克么?

    “嗯。”房间内传出淡淡应声。

    依罗兴奋地跑去厨房,中途看到打扫完两个帐篷的费尔德三人,聚在一起嘀嘀咕咕,好一会儿过去就朝林听雨的房间走去,脸上神色复杂得很。

    她没听清楚他们到底在嘀咕什么,不过,却听到了“安德烈”三个字,把她吓了一大跳。

    她认识的人当中没有叫安德烈的,不过,这贝叶城内,却是有一个让人如雷贯耳的“安德烈”,就是贝叶城的城主少爷安德烈瑞恩。

    据说,这个少爷虽然只有二十来岁年纪,可,现在已经算是贝叶城的最强者,已经步入八级魔法师之列,较之他的父亲贝尔托夫瑞恩这个七级魔法师,还要强上一层。

    二十来岁就步入八级魔法师,这个安德烈瑞恩的魔法天赋之强可想而知。他早就引起了帝国和魔法公会的关注,有帝国和魔法公会派来的亲卫私家保护。

    听说,象安德烈这种级别的魔法师,就可以象那条母鱼刚才做的那样在空中飞。

    依罗让蜜迦赶紧弄了一份还算丰盛的早饭,由她自己亲自端着托盘,送到了林听雨的房间。

    她到房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费尔德三个一阶魔法师从林听雨房间里退出来,面上带着恭敬。但是等到他们三人一转身,背对着房门时,他们三人的脸色皆是一寒,还彼此使了个眼色。

    依罗假装没看到这一幕,无比恭敬地朝三个魔法师行鞠躬礼,待到三人走过去,她才敲门,进入林听雨的房间。

    她恭敬地立在一边,看着林听雨将早饭吃完,一边收拾餐具一边试探着说道:“人鱼公主,费尔德、胡蒙和爱德蒙三位大人,刚才在外面不知道在嘀咕什么,不过,我可是听他们好象提到了城主府的少爷。”

    “城主府的少爷?”林听雨假装一怔。

    她有无限妙音在身,早就听到了费尔德三人的谈话。

    他们的确是在商议去找城主少爷安德烈,将她的情况禀告那个少爷,看看安德烈怎么说。

    林听雨一早就想到了,这几个魔法师向来凶恶,哪会那么容易驯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