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296 人鱼公主(十三)

正文 296 人鱼公主(十三)

    林听雨所居的房间,的确就是贝尔托夫选择降落的那间屋顶所属的房间。她现在舒服地侧卧在床上,用专属于美人鱼那优美的嗓音,唱出一段又一段美妙无比的歌声。

    洛克很听话地给她弄来了一个舒适的轮椅。有了这个轮椅,以后她出行就不用受鱼尾的困扰了。虽然没有化出人类的双腿,不过,若是能够出行,无论是心情还是见识,都会比现在困在这个院子里好得太多。

    虽然让洛克去弄轮椅时,这家伙可能是想到轮椅的价格而一脸肉痛,让林听雨有些不喜,但见洛克买来的这个轮椅很是不错,上面还装着昂贵的魔晶,只要按下某一个按扭,这些魔晶就会让轮椅变成全自动地,根本就不用手推,方便得很。

    可见,洛克虽然不情愿,但也是动了心思地。

    所以,作为报酬,林听雨决定想办法给洛克的杂耍班子招来多一些的看客,方便洛克的杂耍班子以后有一个好的收入。

    她就在屋子里唱起了歌,利用冬妮娅那美丽至极的嗓音,并且用修炼太阳守魂经所得的微薄灵力,尽量将这歌声传得远一些,使得杂耍班子院落周围的居户和商人,都可以听到她的歌声。

    没想到这样美妙的歌声一出,这些居户和商人惊为天人,很快就把自己的亲戚朋友都招呼过来,结果,没一会儿,这里就聚集了大量的民众。

    林听雨自然已经现,有一个强者来到了屋顶,默然站在那里,听着自己唱出的歌声。她也不以为意,想来以后,会有越来越多这样的强者,甚至更强的人,来听这副美妙嗓音唱出的歌声。

    微微停歇了一会儿 ,她张开双唇,歌声再起:

    “美人鱼唱道:‘在我的河底,那白日的光辉不时闪耀;那儿有金色的鱼群漫游;还有一座座水晶的城堡。’”

    她的精神力敏锐的捕捉到又一股强者的气息正在往这边靠近,她故意又将歌声停顿了片刻。

    “这个强者是安德烈。”林听雨感觉到这股气息正是先前她在城主府现的那股令她感觉熟悉的气息,心跳顿时漏跳了一拍。

    可是,她仍旧想不起自己曾几何时遭遇过这种气息。

    她将自己的精神力尽量收敛起来,免得被安德烈现,担心安德烈会因为她刚才的探查举动而朝她难。

    不过,贝尔托夫已经来了,安德烈又再出现,她觉得,城主府的这两大强者,她怕是想躲也躲不掉了。早晚安德烈会现她的精神力是曾经在城主府探查过她的那股力量。

    她觉得,若是这两父子人品不是太恶劣的话,此事,她得想办法,最好是能寻个合适的时机,跟安德烈开诚布公。

    “父亲!”

    安德烈径直靠着风系魔法飞到贝尔托夫的身侧,降落在屋顶之上。

    他靠近的时候,林听雨停止了歌声,所以,他还没能真正听到美人鱼美妙的歌声。

    贝尔托夫听到他唤自己,便冲他点了下头,然后就专注地等着歌声响起。

    贝尔托夫这个态度让安德烈微微一惊。父亲一向对他重视有加,看到他往往极度热情,象今天这样沉默少言,还是第一次。

    他已经从费尔德他们那里得知了大概情况,现父亲似乎是在等着歌声响起,便对费尔德他们说的“人鱼以歌声蛊惑民众”,信了几分,心中很有几分不悦。

    林听雨停了一会儿,靠着无限妙音现安德烈已经在贝尔托夫身边立定,便又开始了歌声:

    “‘在那密密的芦苇的浓荫下,在晶莹的流沙的枕头上边,安睡着一位来自异国的勇士被嫉妒的波涛俘获的青年

    我们喜欢在漆黑的夜里,将一绺绺丝样的卷梳好,我们多次在正午的时分,亲吻美男子的双唇和额角。’”

    那安德烈听到歌声响起,不禁就是一震。

    歌声唱到这里,他更是着了魔一样,口中喃喃低语:“安睡着一位来自异国的勇士多次在正午的时分,亲吻美男子的双唇和额角”

    林听雨借着无限妙音听到他的喃喃自语,不由得心中惊讶,看安德烈这样子,听到这样的歌词似乎心有所感,好象让他想到了一生中什么重要的事。

    林听雨接着唱下去:“‘但不知怎的他对这阵阵热吻,总是冷若冰霜,默不作声;他安睡着,把头偎在我胸前,不呼吸,梦里不低诉柔情’

    美人鱼怀着茫然的忧伤,在碧波的河上这样歌唱;河水奔腾着,哗哗喧响,把映在水中的云影摇晃。”

    歌声已毕,余音绕梁,在周围倾听的人们还沉浸在美妙的歌声中一时难以自拔。

    “冬妮娅,你看到了吗?人们都很喜爱你美妙的歌声。”林听雨灵魂中联系冬妮娅。

    在未被驱逐出人鱼海之前,冬妮娅其实很喜欢唱歌,尤其是抱着她自以为是她爱人的那个美男子尸体,不停地哼唱。

    可是,那个尸体从来没对她的歌声有过半点应,不免让她伤怀,渐渐地,原本欢快的她,歌声却蒙上了一种伤感的情调。

    冬妮娅听到林听雨的话,幽幽叹息一声,道:“歌声美妙又能怎样,他们会真正的爱我吗?当他们知道,唱出这种美丽歌声的,是我这样一条丑陋的人鱼,一条永远无法成长的人鱼,一条寿命搁浅的人鱼,他们会怎么样?

    他们,只是爱这样的歌声而已,根本就不是爱我。”

    林听雨无语。冬妮娅的性子很执著,但与之相应的,则是有些偏激。她现在就是在钻牛角尖。

    不过,想到冬妮娅被亲姐姐毁去美丽的容貌,又被自己的族人诅咒,林听雨多少还是能够理解冬妮娅的。

    要知道生这一切的时候,冬妮娅还只是一个孩子啊!

    年幼的孩子遭受到一系列的打击,而且这些打击还是亲族带给她的,以至于自此之后,她的生活际遇全部被悲剧和痛苦占满,这个孩子的心理不长歪才怪。

    林听雨觉得,这孩子没走向邪恶奸猾的极端,已经算是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