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315 纳戒

正文 315 纳戒

    其实林听雨一直觉得,楚飞会背叛她,根本就是楚飞的人品问题,跟上天惩罚什么的,完全没关系。

    至于展拓的人品

    林听雨无奈叹息一声,她对展拓的了解太少了好伐。好在她和展拓还没到那种谈婚论嫁的地步,彼此还可以进一步再了解了解。

    可是,展拓现在跑哪儿去了啊?

    林听雨免不了又担心起来,心中腹诽:“这个混蛋,等你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她觉得必须跟展拓讲明白,以后别玩儿神秘失踪这种游戏,她一点儿也不喜欢。

    到了晚上,展拓终于平安家了。林听雨吊着的心放下的同时,心头火也跟着燃起。

    “展拓,这两天你跑哪儿去了?走也不跟我说一声,手机也不带,你到底把我当什么?”

    展拓开门进屋,就被林听雨堵在家门口质问。

    展拓微微怔了一下,扬眉,嘴角含笑地道:“怎么,担心我了?”

    能在他这张冰块脸上看到一丝笑意,还真不简单。林听雨心道,哼了一声,道:“臭美,谁担心你?我只不过是觉得,有人把我凉在一边儿,心里不平衡。”

    展拓道:“这次是我临时有事,没来得及跟你说,下不会这样了。”

    “你还想有下?”林听雨冷声说道。

    展拓忙道:“好,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了。”

    林听雨噘了噘嘴巴,这个展拓,态度怎么这么好呢?害她一肚子骂人的话都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我给带了礼物,来,看看你喜欢不喜欢?”展拓说着拉起林听雨的手,一起走到沙边上坐下,然后从外套内兜里掏了掏。

    林听雨就见他掏出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分明是专门用来装钻戒的那种小盒子,她的心顿时噗嗵噗嗵的,好不争气地剧烈跳动起来。

    展拓将那个小盒子打开,里面果然是一枚钻石戒指。

    这是一枚银白色蝴蝶型的钻石戒指。

    林听雨诡异地在那枚戒指上感觉到了能量的波动,一颗心顿时漏跳了一拍纳戒。

    在她的记忆里,纳戒一般都是非常普通的指环,可是这一枚却这么漂亮,让林听雨有些惊讶。

    “你感觉到了它的不同么?”展拓问。

    林听雨点了点头。

    展拓道:“这是一枚储物戒指,有的人也管它叫纳戒。”

    林听雨道:“它和我以前见过的纳戒不太一样。”

    展拓脸现得色,道:“当然,这枚纳戒是我亲自为你炼制而成,当然要特别一点儿。”

    林听雨怔了一下,道:“你居然会炼器?”

    展拓道:“会炼器有什么奇怪?别忘记我可是一个金丹大修士。”

    林听雨默,心里不平衡啊!

    她比人家大上好几岁,修为刚刚炼气七层。虽然她真正修炼修真功法才几个月,要不是太阳守魂经的特别,她现在估计还在炼气二三层晃悠呢,但是这样的修为,跟展拓比起来真心不够看。

    而且,她什么都不会,展拓居然还会炼器。

    起码,真正步入修真世界,展拓就算没有展家这个背景,单纯靠着炼器也是能够生存下去的。林听雨就没有什么适合在修仙界的生存技能了。

    “怎么,有礼物收还不高兴?”展拓见她嘟着嘴巴,一副受打击的样子,绷着脸质问说道。

    林听雨忙道:“哪有。有礼物收,怎么可能还会不高兴?”说完,她仰着下巴,有些高傲地把手伸了过去。

    展拓将那枚戒指拿出来,亲自给林听雨戴上。

    林听雨将手缩了来,又再仔细端详起那枚戒指,忽地奇道:“对了,你怎么会想到要把它炼成这种蝴蝶形状,而且,还镶了钻石?”

    展拓道:“当然是为了美观。我送你戒指,怎么可能真的象那些普通的纳戒那样,就是一个简单的指环?”

    他一边说一边拉起林听雨的手,接着又道:“男人送女人戒指,不是有特别意义么?”

    林听雨羞得脸都红了,故作不知地道:“什么意义?不就是个戒指嘛。”

    展拓道:“女人收了戒指,就等于答应男人的求婚了。”

    求婚?林听雨惊悚了一下下,虽然,她也知道男人送女人戒指,有要把女人拴住的意思,可是求婚貌似展拓刚才根本就没提这茬吧。

    怎么等她收下戒指了,展拓才说?

    展拓见她张嘴要说什么,忙道:“戒指都收了,不准反悔哦。”

    林听雨一直都很想有一个纳戒,但是,总不能因为这么一个戒指就把自己嫁掉吧。

    她无奈道:“展拓,你刚才可没说是在求婚,男人送女人戒指,不一定就是求婚嘛。再说,你问过你家里人么?他们,对你我的婚事,没有异议吗?”

    展拓道:“我家里的意见你不用担心,只要是我决定了事,他们同不同意的,都没什么用。”

    哇塞,拓,你不要这么霸气行不行?林听雨心道,觉得展拓这个样子真心挺酷的,一点儿也不象她过去所见的那个穿着家居短裤、人字托的社会不良青年。

    “可可是我也不能这么随随便便就把自己给嫁了。”林听雨喃喃说道,但是让她摘下这枚戒指,她又好舍不得。她觉得展拓分明是故意的。

    展拓拉着她的手,道:“不管怎么样,戒指你都收了,就证明你已经答应做我的女人了。至于结婚的事,咱们可以再谈。”其实,他刚才的话是在逗她,求婚哪能不明白地跟女方说出来。

    林听雨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不要马上结婚就成。说实在的,她是不是嫁给展拓,她还没有想好。

    她想起白天见过的那个桃花瞳帅气男孩儿,那个人,真的是转世的石雨吗?为什么总感觉气质差好多?

    不过,他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一个人活得太久、经历得太多,气质、性情什么的,是会生改变的,就好象她自己。

    现在的她与和楚飞分手前后的她,已经有了很大不同。

    忽听展拓问道:“女人,你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