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319 法老的诅咒(二)

正文 319 法老的诅咒(二)

    趁着那个法老干尸还没过来,林听雨拼命利用精神力和无限妙音,搜寻那个法老借以控制这副身体的能量,不一会儿,她就现这副女干尸背后的纹身。

    这纹身的线路约有小指一半粗细,整体还不到一小指长,却曲曲折折,好似一个古代符纹。

    这个纹身居然和主墓室内的法老有着古怪的能量联系。这还多亏花精现了这种呈现射线的能量体,不然单纯靠林听雨的精神力和无限妙音,未必能够现。

    林听雨现在无法控制这副干尸身体了,只能通过精神力,化成无形之刃,将背后的纹身图案愣是给切掉了。

    这副干尸身体已经与普通活人的血肉之躯差不多,所以这一刀下去,顿时鲜血飞溅。林听雨感觉到身体顿时一松,她已经恢复了对这副身体的控制。

    她赶紧往最近的一个盗洞跑去,谁知道还没跑出去两步就觉手腕上一紧,已经被人以一股大力紧紧拉住。

    她本能地头,却是一愣。

    拉住她的人是个身材英挺健壮的男子,深眼笼鼻,俊毅非常。可能是追出来的匆忙,他只在下身随便系了一个衬衫,挡住要害部位,身上其他部位都裸露着。

    那金黄色的肌肤,性感有型的肌肉,很容易让异性浮想连翩。

    但,这些并不是让林听雨愣住的原因。

    林听雨之所以会愣住,是因为这个男子看起来非常的年轻,似乎只有十岁的样子,而且,此时此刻,他那幽深的眸盯着林听雨,透露出深沉的情感,还有一种受伤,大概是觉得自己被抛弃的缘故。

    林听雨能感觉得出,这个男子对这个女干尸的情感是真挚的,并没有半点要伤害这个女干尸的意思。

    此时,她突然接收到了花花世界里土地婆婆的传音:“你这次的任务,是狠狠惩罚这个希腾卡格,复活真正的法老希腾图罗。”

    听到这个任务,林听雨不免惊悚。

    不待她真正琢磨明白自己的任务和眼前的状况,拉着她的男子已经张开双臂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在她耳边柔声低语道:“赫尔金丝娜,一切都过去了,我们终于可以重新开始了。你和我,可以好好地在一起,再也没人来打扰了。”

    林听雨挣脱了他的怀抱,以同样的古埃及语问道:“你是谁?为什么我记不起生前的事?”

    这种语言应该已经成了她所在这副身体的本能,所以林听雨想到什么,就能用古埃及语说出什么。

    她记得,这个女干尸苏醒过来的时候,正听到古埃及学家在念这个男子棺椁上刻的字,说他是埃及第六代法老希腾图罗,可是,土地婆婆却说他是希腾卡格。

    这是怎么事?

    难道是下葬的时候,把法老葬错了?可这种乌龙,怎么可能会出现?

    法老诶,古埃及的皇帝。

    有谁听说皇帝会葬错地方的?皇帝的墓都是生前就修筑好的,他们可是非常在意自己死后的墓。

    埃及法老的金字塔也是一样。

    “我是你的丈夫希腾图罗,埃及的法老。”希腾卡格深情说道,“你不记得过去的事,这不要紧,我还记得。我会把我们的一点一滴都讲给你听。很可能你听到咱们过去的事,就会慢慢恢复生前的记忆了。”

    林听雨沉默。这个希腾卡格居然说自己是希腾图罗,再加上他居然会葬在希腾图罗的墓里,她已经有了某方面的联想。

    希腾卡格又道:“不过,咱们现在最要紧的是离开这里,到人间,重新开始咱们的生活。”

    林听雨迟疑着问道:“那个,刚才是怎么事?为什么我们醒来,都要吞吃那些人?”

    以后,他们不会都要以人肉为食吧。想一想林听雨就觉得好不恐怖。

    希腾卡格道:“不会。对活人血肉的饥饿感,只会在咱们苏醒的时候产生,因为经历千年的沉淀,咱们的身体都变成了木乃伊,所以需要血肉来填充,才能恢复生前的样子。”

    林听雨道:“看你的样子好年轻呀,咱们死的时候都很年轻吗?”

    希腾卡格年轻俊美的脸上闪过一抹阴霾,但立刻又转成黯然,有些沉痛地说道:“嗯,你和我,死的时候还不到二十岁呢,是被人奸害死的。不过,好在我在继位的时候就做足了准备,让你我得以有机会成功复活。”

    他一边说一边牵着林听雨的手,沿着这座金字塔幽暗的甬道往前走去。这里的叉道其实很多,不过,希腾卡格似乎对这里很是了解,带着林听雨非常熟络地往前行进。

    不知道的人,恐怕真的会认为这就是他的墓,是他亲自修筑的金字塔。不然,他不可能这么了解这墓里的情况。

    因为熟知这里的机关,他很快就带着林听雨走出了金字塔。

    林听雨这才知道,原来这墓里早就利用机关封闭了所有出口,除非有象希腾卡格这样熟知机关的人带路,否则根本就走不出来。

    沿途中,林听雨看到了好多尸体,有不少尸体上的服饰都不是古埃及时代的,估计都是挖盗洞进来的盗墓者,最后却全都葬送在了这座墓里。

    “不知道咱们沉睡了多久?也不知道咱们沉睡这么久,外面都生了什么变化?”希腾卡格喃喃说道。

    林听雨纳闷道:“咱们既然已经死了,到底为什么会苏醒过来?”

    “咱们不是死,只是沉眠。”希腾卡格强调说道。“既然是沉眠,那么当有合适的契机唤醒咱们的时候,咱们自然而然就会苏醒。”

    林听雨又奇道:“那,契机是什么?”

    顿了一下,她就想起刚才得到的赫尔金丝娜苏醒后的那一小段记忆,古埃及学家念法老棺椁上的刻字,说什么“谢谢你们唤醒”之类的。

    她道:“难道说,有活人闯进那个埋葬咱们的那间墓室,咱们就会被唤醒?”

    希腾卡格点点头说道:“不错,只要感应到活人的气息,咱们就会苏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