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320 法老的诅咒(三)月票三十加更

正文 320 法老的诅咒(三)月票三十加更

    林听雨不无惊悚地道:“好可怕,好不可思议。”

    希腾卡格咧嘴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配上他那尚还有些稚嫩又俊美到极致的脸,给人一种单纯大男孩儿的感觉。

    这样的单纯大男孩儿分明是可爱阳光的,他到底做了什么,竟然使得花花世界下达狠狠惩罚他的任务呢?

    如果说是逆天而行,令自己和爱人复活,并且吞食活人以恢复自己的血肉之躯,但是,赫尔金丝娜也吞食了活人,为什么花花世界就没想到要惩罚赫尔金丝娜呢?

    只听希腾卡格说道:“可怕的确有一点儿。不过,要不是有这种可怕的事,你和我,怎么可能成功苏醒过来?至于说不可思议,其实,这只是古老的生死咒的一种。你对这方面不了解,当然会觉得不要思议。”

    这么说,这个希腾卡格掌握着这些古老的生死咒了。林听雨心道。

    她一早就觉得,这个希腾卡格居然能够成功将真正的法老希腾图罗取而代之,必定有什么特别的能力。

    所以在还没弄清情况之前,她不敢动用精神力去探查这个希腾卡格,不然被对方现她的能力,感觉出她并不是赫尔金丝娜,或者提前对她有了防备,那形势对她可能会很不利。

    不然,她利用精神力去探查这个希腾卡格的记忆,估计会得到许多问题的答案。甚至,可能还会得知那个希腾图罗真正的埋葬之地。

    可惜,她现在根本就没把握,是否能借自己的精神力成功探出希腾卡格的记忆,所以,还是谨慎行之为妙。

    出了金字塔,林听雨就觉眼前骤然一亮。可能是在塔里的幽暗空间内待得太久,所以刚一接触阳光,就觉得有些刺眼。

    她本能地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才试着再睁开眼睛。她现眼前竟然是一望无际的沙漠。

    希腾卡格也如她一般。过了一会儿他才慢慢睁开眼来,适应了阳光照射,亲热且有些孩子气的兴奋,牵着林听雨的手,往一个方向快步走去。

    “我们去哪儿?”林听雨假装好奇地问。

    她的无限妙音已经捕捉到希腾卡格带她所走的方向有人类的嘈杂声传来。那个方向,多半有一个人类聚居的小镇。

    她再一次觉得,这个希腾卡格必定有神奇的能力在身,不然不可能选的方向这么准,随便选个方向一走就是人类聚居的小镇。

    因为不知道这个希腾卡格到底有什么能力,林听雨决定暂时静观其变。

    说起来,她这次穿越的两个任务,一是好好惩罚这个希腾卡格,二是复活真正的法老希腾图罗

    第一个任务就不必说了,肯定是要搞清楚这个希腾卡格的情况才有可能完成;

    至于第二个任务,真正的法老希腾图罗,想要复活他,必须得找到他的尸体才行。林听雨觉得,这件事也得从这个希腾卡格身上着手。

    希腾卡格既然被当成法老希腾图罗葬在那座金字塔里。那么,就有两个可能,一个可能,是他代替法老希腾图罗而死,所以被当成希腾图罗葬在那里;

    第二个可能就是他活着时就将希腾图罗取而代之,假扮希腾图罗成了埃及的法老,那希腾图罗多半就是死于他之手,希腾图罗的尸体所在,估计也只有他才知道在哪里。

    让林听雨有些惊讶的是,在小镇边上,希腾卡格极目远眺了一会儿,然后就带着林听雨来到一个名叫阿巴拉的舞厅。

    古埃及应该还没有这种地方,不过,希腾卡格却带着她轻车熟路一般,径直进到了里面。

    在门口,林听雨注意到他抬眸瞟了一眼舞厅霓虹灯泡旁边的一个小刻图一个巴掌大小的眼镜蛇头。那个眼镜蛇头的眼睛镶着古怪的墨绿色晶石。

    进入舞厅后,希腾卡格就放眼打量一圈。

    其实现在时间还早,舞厅这种地方,要到晚上人才多,现在才刚下午四点多,所以,这里除了几个服务员之外,并没有什么客人。

    这个舞厅,估计也是刚刚才开门营业,服务员都在忙着打扫等类的工作,准备迎接客人。

    希腾卡格的目光在吧台上镶着的眼镜蛇头停留了一瞬,然后又注意到正在吧台后面忙碌的那个服务员打扮的服务生。

    林听雨猜测,他可能是调酒师,此时正忙着擦拭杯子。虽然他和其他服务员都穿着同样的工作服,但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他胸前还戴着一个眼镜蛇头的胸针,与门口和吧台上的那个眼镜蛇头标志,除了大小不一样之外,基本上一模一样眼睛都镶着古怪的墨绿色晶石。

    希腾卡格明显也注意到了他胸前的那个眼镜蛇头,立刻走了过去。

    “你是塔古克成员?”他问那个调酒师。

    正在忙碌的调酒师抬头看向他,脸上登时现出大惊失色的表情,震惊半晌,才颤抖着声音问道:“你是谁?”

    虽然过去了三千多年,但古埃及语和现代的埃及土语还是有许多相通的地方,所以,埃及本土居民还是能够听懂希腾卡格的话的。

    那个调酒师跟希腾卡格说的语言就是埃及土语,希腾卡格和林听雨都能听懂。

    希腾卡格道:“如果你是塔古克,看到我的脸,你就应该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塔古克,希腾卡格一连提起这个名字,这让林听雨稍稍觉醒了一些微这具身体生前的记忆。

    塔古克是一个很特别的组织,具体的说,应该算是法老的暗部,专门负责暗中守护法老的队伍。不过,与普通暗部不同的是,他们甚至在法老死后,还要负责守护法老的坟墓,世世代代都要守护在法老金字塔的周边。

    塔古克的手中,会世世代代都传承着他们所守护的法老肖像。所以,就算过了几世、十几世甚至几十世,塔古克的子孙也很可能知道他们所守护的法老模样。

    年轻的调酒师看到希腾卡格的模样会惊悚非常,多半就是曾经看到过他们这一支塔古克所守护的法老肖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