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323 法老的诅咒(六)

正文 323 法老的诅咒(六)

    不得不说,希腾卡格,虽然在生前只活了十九岁,非常的年轻,可却拥有很强的能力。这不单单表现在他拥有古怪且强大到逆天的巫术,还表现在他那强的管理能力上。

    短短半年时间,塔古克势力已经被他完全掌控,并且塔古克的资产、生意等等,也都被他以集权方式完全掌控到自己手里。

    没有人敢提出异议,因为,据说在这半年多时间里,塔古克生意的收益,较过去数年加在一起还要多。塔古克成员全都因此获益甚丰。

    由此可见希腾卡格的能力。

    能够去周游世界,林听雨当然乐得享受,和希腾卡格欣然前往。

    到各处旅游之后,林听雨现这个时空位面,和肖寒、付剑生所在的那个时空位面很是相似,与她现世的地球基本上一样,只不过有些历史、地名会有些差别。

    当然,这个时空位面肯定还有许多细节与她现世的地球有区别,只不过她不可能去现整个时空位面的细节而已。

    一边旅行,希腾卡格仍旧一边给她讲述他们生前的那些往事。在希腾图罗时代,埃及还很是强大,他曾经带着赫尔金丝娜去欧洲旅行,罗马、巴黎、伦敦各大城市都曾经去过。

    随着赫尔金丝娜这具身体记忆的觉醒,林听雨现,原来赫尔金丝娜在生前也是一个非常博学多闻的女孩儿,掌握着许多国家语言,并且对巫术也有一定的了解。

    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林听雨现在已经可以确定,希腾卡格拥有着强大的巫术。

    那么,他是否可以借着古怪的巫术使自己隐形在希腾图罗周围,所以,他对于希腾图罗从小到大所经历的一切才会那么了解,讲述出来才会让人感觉,他真真切切地参与过那些事件?

    再换个方面思考,希腾卡格拥有强大的巫术,有没有可能对赫尔金丝娜的记忆做手脚呢?

    要知道赫尔金丝娜苏醒时根本就没有生前的记忆,可是希腾卡格则拥有全部生前的记忆。他们两人这么大的差别,很容易让林听雨联想到,赫尔金丝娜的记忆有问题。

    但是,被篡改的记忆肯定会留下痕迹。

    但,赫尔金丝娜这半年多觉醒的记忆,却半点看不出有被动过手脚的痕迹。

    林听雨本来想继续观察一段时间的,因为随着赫尔金丝娜记忆的大量觉醒,她有可能会有新的现。

    可是她觉希腾卡格似乎有吸收太阳、太阴之能的能力,这使得他在苏醒后的半年多时间里,力量增长很是迅。

    林听雨深深以为,如果她耽误的时间太长,希腾卡格就有可能强过她太多,到时候“惩罚”根本就不可能成行,而通过希腾卡格找出希腾图罗的埋葬地这件事也会变得非常渺茫。

    所以,这一日深夜,当他们旅行到罗马,玩儿了一整天,在酒店休息的时候,林听雨决定冒险一试。

    她不敢去探希腾卡格的记忆,可是,不代表她不能利用精神力来探索赫尔金丝娜这具身体里的记忆。

    她想要找出赫尔金丝娜关于希腾卡格的记忆,而不是希腾图罗的,这样她可能会更进一步了解希腾卡格。

    尤其是对希腾卡格的能力,林听雨非常的忌惮,她最想要知道的也是希腾卡格对巫术的掌握到底强到了什么程度。

    事实正如她所料,在赫尔金丝娜的生前记忆里,她现了一处壁垒。这处壁垒将一部分记忆隔绝,应该就是赫尔金丝娜无法觉醒全部记忆的原因。

    这处壁垒必定是希腾卡格设置的,林听雨不清楚自己如果以精神力强行冲击这处壁垒,希腾卡格是否能有现,所以很是犹豫,没有贸然动作。

    所幸,赫尔金丝娜关于巫术的记忆并没有被壁垒隔绝,林听雨先将这段记忆仔细探查完毕。

    赫尔金丝娜对于巫术的掌握,缘于她幼时与希腾图罗一起学习。不过,希腾图罗是皇储,是法老的继承者,所以,有些巫术的学习是避着她的。因此,她的巫术,要比希腾图罗弱上许多。

    只是不知道希腾卡格对于只有希腾图罗这个法老才能够掌握的巫术,是否也了解?

    可惜的是,林听雨所能探查到的这些记忆中,并没有希腾卡格的存在。

    无奈之下,等到将赫尔金丝娜对巫术的记忆全都探查完毕,林听雨将注意力又再转移到那个记忆壁垒上去。

    这段被壁垒隔绝的记忆,必定是至关重要,很可能就是真正的法老希腾图罗和希腾卡格互换之谜。

    夜深人静,林听雨坐在酒店房间的阳台藤椅上,一脸忧郁地望着夜空。她一直坐了近一个小时,手里的酒杯中,红葡萄酒从无到有,又从有到无,她已经喝了好几杯,微有醉意。

    赫尔金丝娜这副身体,对于酒精的承受力似乎并不是很强。林听雨在现世的那个身体,因为修炼太阳守魂经和归墟武典,就算是喝上几杯估计也醉不了。

    当然,林听雨现在若是用精神力或者灵魂中的灵力来逼出酒精,她是不会醉的。

    但这样做的话,很可能会引起希腾卡格的怀疑。

    出于对失忆妻子的尊重,希腾卡格没有和林听雨同房,而是住在隔壁的房间里。这一路旅行过来,他都是如此。

    但是,他对于隔壁的失忆妻子也一向关注。

    林听雨不知道希腾卡格是否会利用他所掌握的巫术暗中窥探自己,所以行事一向非常小心。

    先前利用精神力探查自己这副身体的生前记忆,她都是躺在床上假装睡着,没有半点可疑之处露出来。

    她突然爬起来坐到阳台上去喝闷酒,当然也是故意为之。

    果不期然,她一个小时没有到床上去睡觉,希腾卡格就看似随意地穿着睡袍,出现在隔壁的阳台上。

    而且,他看到阳台上的林听雨,尚显青涩的脸上还适时地露出一丝讶色,似乎没想到这么晚了,隔壁的失忆妻子居然还没有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