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022 总裁你好贱(九)

正文 022 总裁你好贱(九)

    池琳既然出生在那种重男轻女的家庭,受到的家教自然也很封建化,关于男女之间的事,池琳看得非常的重。在没结婚之前,她根本就不可能与对方生关系。

    邹城与池琳交往十五年了,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他现在提出这种事的目的可想而知。

    邹城道:“你看你,你又不是这种女人。喜欢了就住一起啊,不喜欢就散,这不是挺好的么?为什么非要结婚?”

    林听雨收起那种带有几分嘲讽的笑容,再度恢复了冷艳的气质,道:“既然你不想结婚,那就算了吧,我想我没必要再把时间浪费在你身上。咱们完了,麻烦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

    林听雨说着开车门就要下车。

    “池琳!”邹城喝道,伸出手拦住了她。

    林听雨淡笑着,目光仍旧带着那种清冷,问道:“你还有什么说的?”

    邹城质问:“你为什么一定要逼我?”

    林听雨收起笑容,黛眉微蹙,微扬着下巴,比先前更加冷艳三分,声音变得异常冰冷,道:“分明是你在逼我。”

    “你觉得我在逼你?”邹城的声音也变得冷了,“好,既然这样,那,就象你说的,咱们完了。你记住,是你自己非要断了咱们的关系,以后,你可千万不要后悔。”

    林听雨打开车门,头也不地离去。

    邹城没想到她是玩儿真的,怔忡了一下,然后脸上就现出痛苦纠结的表情,最后一咬牙,唰的一下就将车开走了,一边他又利用后视镜观察着后面的池琳。

    可惜,林听雨是根本不会头的。她现在正在忙着和池琳交流:“也许,这一次他并不会象以前那样,冷战几天,或者几个月,又再头来找你。”

    “嗯。”池琳应了一声,声音中有些哽咽。

    林听雨叹息了一声。

    感情这事,要么彻底分开,要么就好好地在一起,然后结婚生子,象这样又在一起又不象在一起似的,最是折磨人。

    那个邹城这十五年来,可算是把池琳折磨得够呛,还老是摆出一副他是真爱,他是受害者,他被池琳伤得很严重的面孔,到底是闹哪样?

    林听雨越想越替池琳感觉到不平,想了想,又道:“接下来你就打算这么干等着?”

    池琳道:“不等着又能怎么办?”

    林听雨道:“你不觉得应该采取点措施么?”

    池琳道:“什么措施?”

    林听雨道:“比方说,寻觅适合自己的良人当然,我也不是真的去找,而是就象那个邹城车载美女去兜风那样。”

    池琳了然道:“我知道,你是说,想法子刺激刺激他。”沉吟了片刻,她就同意了林听雨的主张。

    那个邹城,早就该收拾收拾他了。呃,错,应该说是刺激。林听雨心道,可惜池琳是个思想异常保守的女性,对感怀又看得很重,觉得既然不想跟对方结合,就不要去招惹对方,所以在这方面除了一个邹城之外,她从来就没找过别人。

    老实说,邹城一直以来这么有恃无恐,跟池琳宠惯和过于坚守有一定的关系。

    林听雨觉得,池琳就该跟那个邹城一样,多找几个异性朋友,最好是要比邹城优秀,邹城跟她玩儿冷暴力的时候,就去找这些异性朋友解解闷,这样邹城就会有紧迫感了。

    邹城是总裁,富有,又因为自小就出来打拼有一定的成熟男人魅力;不过,就他这副尊容,林听雨觉得,以池琳的条件,想要找到比他优秀的异性朋友,并不是难事。

    从池琳过去十五年的经验来看,邹城这个贱男,你一旦不把他放心上,又有其他更优秀的异性可选择,他就会象膏药一样立刻贴上来。

    等了三天,邹城没有出现。池琳同意林听雨的建议,去找找其他的异性。当然,这种异性,将来一定要找机会,让他们出现在公司里,出现在邹城的面前。

    一间名为光阴的故事的酒吧,林听雨穿着时兴的名牌裙装,坐在吧台前,点了一杯昂贵的洋酒,慢条斯理地喝起来。

    有几个年龄不一的男人往这边看过来,目光在她那身名牌和手中昂贵的洋酒上一扫而过,甚至其中还有一个看起来大约二十五六岁、非常俊郎的男子。

    当然,林听雨有点怀疑这个男子的职业,你懂的。

    但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真的很过瘾。以前,林听雨可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穿着数万块的名牌时装、挎着上万块钱的包包,坐在酒吧里优雅地喝着红酒。

    这完全不是丝女能做的事。

    “池琳,以前的你真是不懂得享受。”林听雨说。

    庸俗!庸俗啊!连她自己都这么看自己。

    池琳淡淡地“嗯”了一声。她的年纪要比林听雨大几岁,思想较林听雨还要保守些,并不喜欢这种感觉。她觉得还是在家里精心准备自己喜欢的晚饭比较享受。

    林听雨淡淡一笑,其实她也就是新鲜新鲜,哪里就真心喜欢这种显摆张扬又惺惺作态的生活方式了?

    “小姐,可以一起喝一杯吗?”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头被摩丝弄得很规整,一身西装革履,面容有几分刚毅俊郎,走了过来,温声询问。

    第一次见面,大家都要给彼此留个好印象,所以,不论男女,都会表现得温和有礼。

    林听雨淡笑着点了点头。

    男子在她身边坐下,也同样点了一杯洋酒,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叶子明,不知可否询问小姐芳名?”

    “池琳。”林听雨轻声说道。

    叶子明恭维道:“池小姐的声音真是好听,好象有某种魔力。”

    “真的么?”林听雨仍旧挂着温和的笑意,故意温声说道,令声音显得越地美好富有磁性。

    她目光含笑地看着叶子明,他的后背正对着酒吧门口,所以,她很自然地就看到有人推开酒吧门走了进来。

    据池琳所掌握的信息,这里可是邹城经常来的酒吧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