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330 法老的诅咒(十三)月票四十加更

正文 330 法老的诅咒(十三)月票四十加更

    林听雨道:“瞧你说的,别说他们曾经是你的贴身护卫,就算生前都只是普通人,我也不可能去亵渎他们的尸骨啊!”

    希腾卡格笑道:“那走吧,我苏醒归来,也应该去祭奠一下他们。”

    这话说得,会让人感觉他是个很人性化、很重感情的君王,前提是,如果林听雨不知道他曾经做过的那些事的话。

    不一会儿,希腾卡格就带着林听雨到了那间简陋的洞室。

    看到墙壁上的悬棺,林听雨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葬?”

    做成地下悬棺,虽说也算是入土了,但怎么想都感觉和古埃及的殡仪习惯不相符啊!

    希腾卡格道:“他们生前聚在一起,死后当然也会葬在一起。而且,这种埋葬方式,可以节省墓葬空间,就如同他们生前一样,不会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

    林听雨觉得,希腾卡格这个理由,真心有些蹩脚。但是,对于不了解任何实情的赫尔金丝娜而言,应该足够骗到她了。

    可惜,她不是赫尔金丝娜。

    希腾卡格分明是将他们一起杀了,尸体太多,为免被人现,所以才会全部放在这间地下秘室里。这里是只有法老能来的地方,将这些尸体安放在这里,自然不会有人现。

    林听雨甚至猜测,希腾卡格在生前,若是有足够的时间,很可能会将这里的尸体,一个一个慢慢地、神不知鬼不觉地处理掉。

    可是,时间没有给他机会,他和赫尔金丝娜早早地就死了。

    林听雨垂在身侧的手指轻轻动了起来,有灵力从她的指尖迸射而出。

    希腾卡格是个强者,他很快就有了现,惊问道:“赫尔金丝娜,你在干什么?”

    林听雨淡淡地道:“我想要度这些亡灵。”

    希腾卡格自然不信她的话,但她指尖迸射出的那股能量。却是他从未接触过的,不知道有什么作用。

    所以,他一时也没想到这个他一直深爱的女人,一个已经被他封闭了不该有的记忆的女人。竟然在做着背叛他的事。

    但,一瞬间后,他突然听到一个棺椁中传来了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整个人惊得脸都白了。

    “希腾卡格,我最最亲爱的兄弟”棺椁中响起一道深沉有力的声音。与希腾卡格平时说话的声音很象。

    希腾卡格立刻就认出这声音的主人是谁,脸上没有了任何血色。

    “谁?谁在说话?”希腾卡格质问,做最后的挣扎,无法相信,他如此精心的准备、策划,还会阴沟里翻船。

    问完之后,他突兀地现,“赫尔金丝娜”居然已经退出了这间简陋的洞室,退到了身后通道内几十米开外。

    “赫尔金丝娜”他沉痛地唤了一句,因为他已经感觉出。就是这个女人在暗算他,虽然,他还无法确定到底生了什么事,自己又将面临什么。

    “希腾卡格,希腾图罗的亡灵就在这间洞室里。”林听雨说道,心里不免替希腾卡格感到惋惜。

    可是,希腾卡格再优秀,他再爱赫尔金丝娜,他所做的事,都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杀害同胞兄弟。将之取而代之

    希腾卡格或许是因为对赫尔金丝娜的爱,或许是因为对法老这个位置的觊觎,但,不管是哪一种原因。他都不该犯下这种罪行。

    那棺椁里的亡灵的确是希腾图罗的,已经被林听雨以太阳守魂经招、并且修复完整。

    这个真正的法老,灵魂一旦恢复,就让林听雨感觉到了他的强大。

    好在他不会针对林听雨,只想惩罚希腾卡格,并且成功复活。所以。在听了林听雨的安排之后,他并没有提出异议。

    至于那个希尔莲娜的亡灵,她虽然因为与希腾图罗的亡灵搅合在一起,林听雨不得不将她的灵魂也召集、修复,但是,林听雨可不会让她来坏自己的好事。

    所以,这个灵魂一旦修复,就被她以太阳守魂经封印在了棺和椁的夹层里,暂时不能有任何动作。

    希腾图罗,希腾卡格,这两个兄弟都异常的强大,掌握着古埃及法老才能习练的秘密巫术。

    林听雨现在的能力,斗不过希腾卡格,所以才会很“明哲保身”地退了出去,在几十米外的地方静静观战。

    法老希腾图罗掌握着诸多稀奇古怪的巫术。林听雨将他的灵魂成功召集、凝聚并且修复之后,他就表示,自己绝对有把握和希腾卡格一战。

    不然林听雨可不会把希腾卡格交给他一只亡灵对付。

    要知道在林听雨的认知里,不管这个人生前有多强大,但一旦失去肉身,他的灵魂就会变得脆弱不堪。除非以灵魂状态修炼鬼道,成为鬼修,否则灵魂始终是脆弱的,人一捏就能捏碎的那种。

    可是,希腾图罗却不惧与拥有肉身的希腾卡格一战,林听雨想,这事涉及希腾图罗的小命,希腾图罗应该不是在吹牛,所以乐得清闲与安生,退居一旁坐壁上观。

    “希腾卡格,没想到你和我还有对上的一日。”希腾图罗沉声说道,在那个曾被希腾卡格施咒的棺椁上,腾腾地涌起一堆黑气,最后凝成一个与希腾卡格外貌几乎一模一样的灵魂虚影。

    希腾卡格眸中涌动着仇恨的火焰,微微转头,道:“赫尔金丝娜,你真的忍心这样对我?”

    林听雨道:“抱歉,希腾卡格,我不爱你,也不能忍受你对希腾图罗所做的一切。”

    希腾卡格仰天哈哈大笑数声,笑声中充满着凄凉意味。

    希腾图罗道:“希腾卡格,你本是我最亲的双胞胎兄弟,可是,你对我可曾有过半分的兄弟之情?”

    希腾卡格反问道:“那你呢?你是否对我有过半分的兄弟之情?”

    希腾图罗道:“你觉得我对你没有兄弟之情?那你觉得,你凭什么可以当上鹰蛇的领?”

    希腾卡格道:“是么?你让我成为一个永远不能见光的人,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兄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