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332 法老的诅咒(完)

正文 332 法老的诅咒(完)

    至于那个希尔莲娜,她其实是赫尔金丝娜的姐姐,也深爱着希腾图罗,奈何希腾图罗深爱的,以及自小就与希腾图罗订下婚事的,是赫尔金丝娜。

    希尔莲娜想要代替姐姐成为法老的王后,对希腾图罗纠缠不休不说,还几次三番地想要暗害赫尔金丝娜。

    希腾图罗会厌憎希尔莲娜也是缘于此。可是他顾忌她是赫尔金丝娜的姐姐,始终没对她下手。

    希腾卡格将希腾图罗取而代之 ,不巧被暗中潜入法老宫殿、想对赫尔金丝娜下毒的希尔莲娜看到,结果她就成了希腾卡格第一个被灭口的人。

    希腾卡格就是知道希腾图罗厌恶她至极,而他又对希腾图罗恨意至深,所以,前不久来到这里,毁去了希腾图罗棺椁上的名字痕迹后,又临时起意,将他和希尔莲娜的尸骨合葬在一起,并且以此施咒,令他两人的灵魂紧紧纠缠在一起。

    要不是林听雨施法召并且修复了他两人的灵魂,将他二人的灵魂分离开来,从此以后,他们两人的灵魂恐怕要永远纠缠在一起了。

    这对于极度厌憎希尔莲娜的希腾图罗来说,真心是一个痛苦至极的结局。

    听了希腾图罗的话,林听雨迟疑了一下,但终究还是照他说的做了。

    希腾卡格,虽然是深爱赫尔金丝娜,可是对他的哥哥希腾图罗,却是极端残忍。

    若是从赫尔金丝娜的角度来看,她深爱的希腾图罗,其亡灵居然和希尔莲娜的搅合在一起;而她自己,却因为被蒙蔽而与希腾卡格共度一生,这对她来说,也同样是一个非常残忍到难以接受的结局。

    “希腾图罗”棺椁之中,希腾卡格吼了一句。

    “啊希腾图罗”与此同时,响起的还有一个女人的声音。

    林听雨已经利用太阳守魂经中的术将希尔莲娜的灵魂重新放入了棺椁之中。

    眼见自己平生憎恨的两人,也算是遭到了应有的报应,希腾图罗脸上现出几分欣慰。口中咒语再起,对那具棺椁施以咒术。

    很快,那咚咚直响的棺椁内就息了一切声音。

    “你们,就永远在这里封着吧。”希腾图罗说道。声音中不乏恨意。

    他转身,看向林听雨,质问道:“赫尔金丝娜,什么时候能够来?”

    林听雨微怔,道:“原来你早就看出来了。”

    希腾图罗道:“在你施法将我的灵魂召集起来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不是赫尔金丝娜。我虽然以咒术与神灵交换,提出要惩罚我的弟弟,让我得以重生,有机会与赫尔金丝娜共守一生,但交换的代价并非是赫尔金丝娜。”

    林听雨道:“她被自己复活后吞食的人类尸体吓坏了,暂时陷入了沉睡。我想,等休养得足够,她就会清醒过来。”

    听她这么一说,希腾图罗松了一口气,沉声说道:“走吧。将这段时间你和希腾卡格的事讲给我听。”

    经年后,赫尔金丝娜真的苏醒过来,林听雨得以返花花世界。

    土地婆婆道:“这次任务的奖励,一是法老希腾图罗掌握的一种咒术沙咒;二是一个来自古埃及宫廷中的古董杯子。你可以二选一。”

    受展拓的影响,林听雨现在对古董也有了一些了解,古埃及宫廷中的古董杯子,要是保存完整的话,少说也得值几百万,还是美金。

    不过,林听雨对于法老的咒术更感兴趣。这很可能让她在穿越的世界里多上一分保命的机会,当下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沙咒。

    再者,虽然这个咒术与她当初所得的火球术差不多,是只能使用。但并没有修炼方法的一种术,不过,以她现在的无限妙音之能,在穿越的世界里使用这种术时捕捉到能量的流动规律还是非常容易的。

    这也就意味着,她可以得到沙咒的修炼方法,使得这项技能就算还不是神灯技能。但她在现世的身体也可以修炼、尔后使用。

    林听雨重新到了现世,美美地睡了一大觉,早上早早地爬起来给展拓做早餐。

    “听雨,过两天我要一趟展家。”展拓突然说道,“家族里有重要事务需要我这个结丹修士坐镇,所以,我可能要离开几天。”

    林听雨道:“那你什么时候来?”

    展拓沉吟道:“少则半月,多则一两个月。”

    林听雨“哦”了一声。

    展拓道:“我离开这么久,你可不要想我哦。”

    林听雨白了他一眼,道:“臭美!”

    展拓给了林听雨一个传讯令,道:“拿着这个,有事就用这个和我联系。”

    林听雨伸手接过,将它收入展拓送她的纳戒中。

    展拓见林听雨行事随意,并没把他离开的事太放在心上,眸中不免闪过一抹忧色。有些事,他想避开却避不开。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谁,都有很无奈地时候。

    “喂,拓哥”

    早餐进行得很温馨,展拓的耳朵突地动了一下,因为那个隐形耳脉中再度响起小七的声音。

    “抓到他了?”展拓有些急切地问道。

    小七道:“开什么玩笑。这就等于是抓你诶,你想想,让我们几个抓你,会这么容易抓到么?”

    展拓无奈道:“追踪者不是已经现他的踪迹么?”

    小七道:“只是看到一个踪迹,证实他确实已经进入了这个时空版块。可是他的移动度你应该清楚,追踪者现他的踪迹时,他至少已经逃出了几千里。”

    展拓道:“那你现在联系我是因为”

    小七道:“追踪者一路追踪,现他的踪迹越来越靠近你在的地方了。”

    展拓道:“我知道,所以我打算离开一段时间。”

    小七道:“拓哥,你不会是开玩笑吧。你不正面去对上他,却要离开,为什么?”

    以展拓的性格,不应该会怕那位吧。小七心道,忽地想到了一个可能,惊道:“难道说你的实力又进一层,或者又开出了什么厉害的术?”

    展拓不答,只冷冷地道:“把他抓住关起来,是你们的责任。要面对他的应该是你们,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