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349 你想起我是谁了吗

正文 349 你想起我是谁了吗

    土地婆婆是花花世界里的土地,花花世界里的小世界,里面的东西,她怎么会不认识?这不是太邪门了么?

    林听雨试探着道:“我看它就是一枚普通的琥珀。”

    “也许吧。”土地婆婆淡淡道。

    土地婆婆的答模棱两可,林听雨心知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人家都说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了,她还能怎样?便没再追问下去。

    这玩意儿,林听雨仔细忆,记起是在莫天涯强暴方怡晴,放她离开之后,方怡晴穿着她的靴子,感觉到硌脚之后拖掉靴子,就现靴子里多了这么一枚琥珀。

    很可能是莫天涯脱衣服的时候偶然落了此物,碰巧掉到了方怡晴的靴子里。

    琥珀这东西并不少见,而且以莫天涯的身份和财力,这种东西必定不少,就算丢了一枚没心思去寻,也不是稀奇事。

    方怡晴也不可能再找上莫天涯,把此物归还去,所以它就一直在方怡晴的手里。

    林听雨重新到了现世,醒来时现自己就坐在床上,还保持着将要起身的动作。

    “靠!”林听雨咒了一句。以前的穿越,差不多都是她倒在床上睡觉的时候,可是这次却突然在她正要外出办事的时候,实在诡异。

    而且,貌似这一次穿越,她现世中所过的时间也比以前长了一些,足足有十分钟。

    林听雨飞身而起,靠着精神力托着自己的身体,径直从窗口飞窜而出,不一会儿就到了代市西面的土坡岭,想要寻找到她穿越前听到说话的“主人”和他的随从。

    可惜,她到达先前无限妙音捕捉到声音的地方,此地,位于一片山巅之上,已是空无一人。

    估计在这十分钟内,先前在这山巅上交谈的两人已经走了。

    “美女。你猜到我是谁了吗?”

    蓦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在耳边,林听雨现身后已经多了一人。

    她转头看去,迷人的桃花瞳在月光照射下居然波光潋滟。晃得林听雨眼前一亮。

    来人正是曾经在林听雨所居小区的绿化带附近出现过的桃花瞳男子。此时,他并没有特别摆出一张冰山脸,而是如林听雨初见他时那般,脸上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好不舒服。

    “你怎么会在这里?”林听雨问。虽然她曾经怀疑此人就是付剑生。但,始终没办法确认;此子与付剑生的性格差距太大了。

    桃花瞳男子仍旧笑得分外迷人,道:“你不是为了寻我,特地到这里来的么?”

    林听雨沉默。难道,桃花瞳男子真的是先前站在这里说话的两人中的一个?她表示深刻怀疑,这声音和说话方式完全对不上号啊!

    见她不答,桃花瞳男子俊俏无比的脸立刻垮了下来,冰山脸再现,冷冷说道:“如果你不是来寻我,那就赶紧家去。这地方可不是美女深夜独自一人能来的。”

    林听雨淡淡说道:“你觉得我会怕独自夜行?”

    桃花瞳男子道:“你不怕,有人会怕的。”

    林听雨突然捕捉到有能量波动正在往这地方迅靠近,黛眉微微挑动了一下,不自觉就转身,朝能量波动传来的方向看过去。

    谁知再一转头,那个桃花瞳男子已经消失不见。

    下一瞬,山巅上风起风落,展拓高大英挺的身影已然出现在林听雨身边。

    “听雨,我家不见你,却现你独自一人跑到这里来了。”展拓说道。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声音无起无伏,完全看不出他有什么心绪起伏,“这么晚上了。你独自一人到这里来做什么?”

    林听雨试探着问道:“刚才这里还有另外一个人,你的灵识有没有现他?”

    “什么人?”展拓问。

    林听雨默了一下,心道:“连展拓这样的结丹修士都探查不到,看来那个男子修为果然了得。”

    桃花瞳男子连续两次在她身边出现,可是她的精神力和无限妙音提前都没有任何现,令她对此子的实力深深忌惮。如今得知展拓也探不到那男子身上的气息,可见其修为确实了得。

    展拓道:“天太晚了,咱们有事还是先去说吧。”

    “嗯。”林听雨应道。

    展拓拉起林听雨,甩手抛出一个玉盘。

    那玉盘见风就涨,很快就涨到数人大小,展拓带着林听雨坐了上去。

    他的眸子却是往方才桃花瞳男子站立的地方微不可察地瞟了一下,耳朵微微一动,已经接通耳脉,以特殊方式与耳脉另一头的人交流道:“小七,你居然敢在听雨面前现身,看我去怎么收拾你。”

    “嘿嘿,拓哥,别生气啊。”小七好不狗腿地陪着笑道,“我就是想见见现世中的她是什么样子的。你也知道,其实我和她很有渊源的。”

    展拓愠怒道:“那叫什么渊源?别胡说。以后不准再靠近她。”

    小七气鼓鼓地道:“拓哥,你这样很没人性诶,她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再说,我和她明明渊源很深。虽然她没能一眼就认出我,但我想,早晚有一天,她会想起我的。”

    展拓道:“你不就是在一次追捕时空罪犯的过程中,曾经与她擦肩而过么?这叫什么渊源?至于你成为时空行者之前的事,你该清楚,正常的时空行者应该都已经忘记了以前的事,我是看在你和”

    话到这里他突兀地打住话头,没再说下去。

    “嘿嘿,拓哥,你怎么不说了?”小七立刻很有底气地说,可,也连带着又再狗腿地陪笑起来,“嘿嘿,你是看在我和她的渊源上,才保留了我以前的记忆对不对?

    所以说嘛,拓哥你这么长时间一直都很照顾我,也是看在她的面子上对不对?嘿嘿拓哥,要不我改口叫你爹地得了,你说好不好?”

    展拓好不无奈,这个小七,能不能要点儿脸呢?

    “爹地!爹地!”小七已经很恬不知耻地唤了起来。

    “滚!”展拓怒吼了一句,截断了与他的联系。

    展拓载着林听雨,没几息就已经御器飞金苑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