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381 洪荒之玫瑰(三)

正文 381 洪荒之玫瑰(三)

    玫瑰不忍心让自己心怡之人服下这种药剂,接过冬良玉递过来的药剂后,打算自己服用。她是花魂,服下此药剂,必也落个魂飞魄散的结局。

    风翼却已经从她的神色中看出异样,知道那药剂必不是什么好药,是以抢过药剂服下,并且纵身跳入那道山崖。

    玫瑰追踪他跃下山崖,但风翼的灵魂却已经在坠魂散的作用下在风中逐渐飘散。临散去之前,他嘱咐玫瑰,千万不要憎恨人类,更不要因为他而把人类带入毁灭的境地。

    玫瑰虽然不会违逆他的遗愿,可是却无法接受风翼魂飞魄散的下场,伤心欲绝之下,最终献祭自己的灵魂,与花花世界作了交换。

    她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风翼能够好好地活下去,直到寿终正寢,灵魂平安地去转世投胎,不要英年夭折。自吻以谢族人这样的结局太过惨烈,魂飞魄散更不是风翼应该有的下场。

    林听雨穿越过来后,整理玫瑰的记忆,现她穿越过来的这个时间段,应该是玫瑰刚刚在这片土地扎根,估计不一会儿就会被偶然到这里来玩耍的风翼现了。

    这丛似荆棘的玫瑰,因为天久未下雨,旱得已经快要枯死了。

    玫瑰此时还无法化形,林听雨暂时也无法离开这丛玫瑰,只能静静地等在这里,一边谋划将来要做的事。

    根据玫瑰的记忆,林听雨分析下来,觉得会威胁风翼生命的无非就是云之语和那个冬良玉。

    当然如今因为林听雨穿越而来,风翼也有可能遭遇到其他的威胁,这些都是难以预知的,以林听雨现在所在的这丛快要枯死的荆棘之身,她也无力去动用“预言”这项能力,所以,林听雨暂时将那些未知的突状况忽略掉。

    她现在考虑的,是如何让风翼避免按原来的生活路线走向毁灭。

    先。他在婚约的情况下爱上云之语,并且最终娶了云之语,是导致他在婚礼上被云之语寻到机会引导飞浪部落潜入天凛部落的最主要原因。

    如果他不是深爱云之语,就不可能失了对云之语的探查。让她有机会放飞浪部落的众多战士进入天凛部落祭祀所设的结界。接下来天凛部落被屠族、风翼自吻以谢族民的事就都不会生了。

    而后来,风翼死后被招魂,如果没有风翼的死,招魂这件事也不可能会生,服用坠魂散导致魂飞魄散也有很大可能被避免。

    另外的一个人冬良玉。此子狼子野心,暴虐非常,就算没有云之语,他将来也必定会取代其嫡兄冬良城,然后开始一统人族的争伐。

    到得后来,飞浪部落与天凛部落势必还要交锋,谁知道到时候孰强熟弱?

    所以,林听雨觉得,那个冬良玉,要是可以的话。最好是能够在他羽翼未丰的时候,就将之废掉。

    “咦,娘亲,快看,这里有丛荆棘,它怎么了?叶子都黄黄的”一个稚嫩的儿童声音传过来,林听雨心中一动,知道正主风翼来了。

    她的精神力已经现一个肉乎乎的奶包俊俏小正太牵着一个秀气的少妇走了过来。

    那少妇就是风翼的母亲罗农氏。据传,她的母亲是神农的后裔,父亲姓罗。所以,复姓罗农。

    罗农氏所在的部落,其女子在部落中的地位还很特殊,倍受族民的尊敬。所以她继承了父姓的同时也继承了母姓。

    但是到了天凛部落,因为这个部落中的族民地位之高低,是以战力强弱来定。罗农氏没有什么太强的战力,只是一个温婉的女子,所以,人们只记得她的姓。她的名字却已经在嫁入天凛部落多年后被忘记了。

    不过,罗农氏继承了她母亲那特别的治疗能力,更何况是族长的儿媳,所以,她在天凛部落中还是有一定地位的。

    这为她赢得了可以亲自照看酋长继承人的权利。不然,她的儿子风翼,可能就要被带到她婆婆,当今的酋长夫人那里,由酋长夫人亲自照看教导了。

    风翼可能就是因为从小跟着罗农氏长大,所以禀性善良温润,不喜争端。

    “娘亲,你快看,这株荆棘好象生病了。”风翼肉乎乎的小手拉着母亲罗农氏的纤纤玉手,嘟着红红的小嘴说道,一副为荆棘伤心不已的模样。

    罗农氏其母乃是神农后裔,一看到眼前这丛荆棘,就知道它枯黄的原因,道:“翼儿,这丛荆棘,因为长久没有喝水,快要干死了。你想要救它吗?”

    风翼立刻用力地点着他的小脑袋瓜,道:“要,我不要它死。”

    这要是换作别的父母,肯定早就说出“这就是一丛荆棘,管它干什么?”之类的话,可是罗农氏可能是因为有神农血统,对于植物天生就有特别的感情,此时便笑着对风翼道:“那好,娘亲和你一起弄些水来,浇到这株荆棘上,看它会不会好起来,好不好?”

    “好啊,咱们快去弄点水来浇它。”小风翼当时也就只有四五岁,肉乎乎的小脸因为兴奋变得红果果地。

    林听雨靠着精神力探到这一幕,顿时爱心泛滥啊!好想上去捏一下那个嫩嫩的小脸哦。

    罗农氏带着小风翼,找来一个小陶罐子,去族里的储水缸中舀了些水来浇灌在这丛荆棘上。

    林听雨顿觉甘淋从天而降,让她整个身体都舒展了许多。

    “娘亲,你快看,它比刚才精神多了。”风翼多半对植物也有亲和力和较强的感应力,此时竟然感觉到眼前这丛荆棘那极为微小的变化,兴奋不已地说道。

    罗农氏笑道:“是啊,果然比刚才精神多了。这可都是咱们翼儿的功劳哦。翼儿,以后每天都来给这丛荆棘浇水好不好,这样,它就再也不会变成刚才那种没精神的样子了。”

    “嗯。”风翼重重地点头应道,“翼儿以后每天都来给它浇水,让它象翼儿一样,快活地长大。”

    “好,真是好孩子。”罗农氏欣慰不已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