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026 总裁你好贱(十三)

正文 026 总裁你好贱(十三)

    “池总,您怎么来了,要找邹总吗?稍等一下,我跟邹总”

    “不用。”林听雨直接打断秘书小李的话。

    小李是打算先跟邹城说一声,得到邹城允许再放林听雨进办公室。

    可是,林听雨担心邹城知道她找上来,会立刻找地方藏了,所以说道:“我和邹总约好,今天去领结婚证,你不用麻烦跟邹总招呼了,我直接进去找他就行。”

    她一边说一边已经丢下愕然不已的小李进了总裁办公室。

    虽然小李这个总裁秘书知道他们的总裁大人有过史,但,此时听到分公司的池总居然说出要和邹总去领结婚证这样的消息,也是惊骇非常。

    以前她就算知道池总对邹总比较关注,但公司里的人谁不关注老板啊,所以,她也没想太多。可是,今天这两个老总居然就要去领证了?

    这可是爆炸性新闻啊!

    林听雨已经预见到她的话会给小李带来怎样的震撼,不过,这就是她要的效果。再象以前那样跟邹城似是而非地相处下去,还不如这样,把一切都抖落出来。

    她踩着高高的高跟鞋,高扬着下巴,脸上挂着冷艳高贵的笑容,一副女王范儿地直接推开邹城的办公室门走了进去。

    邹城正在埋头办公,虽然脑海里偶尔会闪过那个“三日之约”,但,他还没想好要怎么复,所以,决定暂时搁置一边,先处理完手上的公事再说。

    没想到,办公室的门被人直接推了开来,他抬起头正要火,却看到高傲冷艳的女人将高跟鞋踩得嗒嗒嗒地响,脸上的笑容冷艳倾绝,已经走到了他的办公桌前。

    邹城被对方那种充满冷艳气质的目光盯着,一颗心又不老实起来,好象有一万只草泥马在胸腔里轰轰地奔驰不休。他仰头,壮着胆子与对方直视,脑中却莫名的一片空白。

    “邹城”林听雨开口了。

    邹城想起来了,这个女人多半是来跟自己索要三日之约的答复,他在想:“我要怎么答复她呢?”

    只听对方接着说道:“拿好你的证件,咱们这就去领结婚证。”

    “啊?”邹城愕然,遂道:“我没答应你吧。”

    林听雨眸中光芒闪烁,脸上冷艳的笑容依然,黛眉微微一挑,伸出食指来勾起邹城的下巴,道:“没拒绝我,不就是默认了么?”

    邹城更加愕然,没有复,是可以这样理解的么?他的嘴巴张成了o型。以他对了解的池琳,根本就不可能这么大胆,胆敢直接冲进他的办公室,不顾他总裁大人的颜面,还要

    池琳现在这架式,分明就是他想结婚也得结,不想结婚也是结,这是什么道理?他邹城在商场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还能让一个池琳给吓唬住?

    邹城正要开口,把池琳喝骂出去,不然就是让秘书和保安把池林给拖出去也行。可是,林听雨率先开口,道:“邹城,你没忘记我说过的话吧,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所以,不要让我等太久,赶紧拿好该拿东西,咱们出。”

    这命令的语气邹城心里堵,以前是只有他敢对池琳以这种语气说话,池琳什么时候敢这样击他了?

    真是看不出来啊,这个女人胆子越来越大了。

    “邹城!”对这个渣男,林听雨确实没多少耐心,所以声音高了八度,一边已经伸出一只手开始拉邹城,另一只手在邹城身上西装的内兜摸了起来。

    “你干什么?”邹城终于逮到说话的机会,喊道。他心里应该有怒气才对,这一声喊应该也很有霸气才对,可为什么他总感觉自己没有半点底气,而且还很衰?

    他的心在颤抖有没有?池琳到底要闹哪样啊,有什么事好好说啊,不带这样的。

    林听雨已经从他内兜里摸出了钱夹子,因为经常外出,邹城的证件是常常带在身上的。可惜没有户口本。

    “户口本带了没有?”林听雨问,淡笑着将钱夹子里的证件转移到自己的包包里。

    邹城想要伸手阻拦,却被林听雨另一只手给打了去。

    林听雨清清冷冷地又问了一句:“户口本在哪里?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你自己交出来,二是被我翻出来,没有第三个选择。提醒你一句,”她的目光突然变得森冷,“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哦。”

    “在在家。”邹城答。等话一出口,他就怨念了,他根本就没想答池琳,为什么这话自然而然地就脱口而出了?

    林听雨见邹城这么配合,头一对他满意,点了点头,道:“好,那就走吧。”说完就拉起邹城,往办公室门外走。

    邹城,坦白地说,他有些失魂落魄,完全没想到池琳会这么强势。

    按他先前的想法,他没有复,结婚这场风波多半就会不了了之,然后,他和池琳可能会出现一段时间的冷战,但,他会寻找适合的时机与池琳搭讪,两个人自然而就会恢复过去的关系。

    池琳会突然跑到他的办公室来,不,应该说直接杀到他的办公室来逼婚,这完全就是他始料不及。

    最主要的是,池琳今天的气场尤其强大,强大到邹城觉得自己的膝盖都变软了,谁能告诉他这到底是怎么一个状况?

    邹城因为被林听雨的强势惊住了,大脑处于当机状态,还没想明白应该怎么应对眼前这种情况,就已经被林听雨生拉硬拽地拖出了办公室。

    当看到职员们看过来的惊骇眼神,邹城终于有点过味儿来了。他努力甩脱林听雨,皱眉,很是严肃地斥道:“干什么?不要拉拉扯扯的。”

    说完,他非常恼怒且郑重地整理了一下被林听雨拉得有些凌乱的衣衫。

    林听雨脸上笑容依旧,自信、智慧之中又带着淡淡地鄙夷和嘲讽。这笑容落在邹城眼中,又让他心中慌乱起来,数万头草泥马又开始在他胸腔里轰轰地奔驰蹄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