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389 洪荒之玫瑰(十一)

正文 389 洪荒之玫瑰(十一)

    尤其是现在还是三更半夜。

    秋芸冷声说道:“这孩子斗胆半夜闯入我徒儿的房间,此事传扬出去,只怕日后我徒儿继位大祭祀,都要蒙受别人诟病。所以此事,我绝对不会善罢干休。”

    云雷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看着峰,着实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半晌过后才问道:“那,秋芸大祭祀觉得此事该怎样才肯作罢?”

    秋芸道:“这孩子半夜来到我徒儿的房间,意欲加害我徒儿不说,还坏了我徒弟的名节,至少要他承受挖眼之刑,不然,难消我心头之恨。”

    云雷愠怒道:“大祭祀,他只是一个孩子。”

    秋芸哼道:“虽是孩子,但,做的事也太过恶劣,若不及早管束,怕是将来就要来谋害我族的真正大祭祀了。”

    云雷将目光投向风不去,眸有求救之意。峰这孩子天赋奇佳,日后说不定会成为云凯部落第一强者,其战力过几大部落酋长也未可知。

    但若挖去他的双眼,他的前途可就不是如此了。

    风不去对云之语和峰今天的行为也是心有怒气,须知天凛部落寻找祭祀的继承人已经寻找很久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今夜却差点被人害了,风不去哪能一点怒气都没有?

    云雷护着孙女,不想让他们惩罚云之语,况且,这事也确实是孩子间的矛盾,不宜上升到部落之间的斗争。风不去做为好友,也不好太为难云雷。

    可是现在秋芸大祭祀只是想惩罚一下他们带来的小护卫,云雷居然也舍不得,他当天凛部落是什么了。

    峰虽从小就被云雷教导,表面上很受云雷器重,但,他是被当成忠心狗来培养的,所以他年纪虽小,却很会看人脸色。

    此时,他看出风不去的怒气。也看出云雷有心护他,沉吟片刻,便站了出来,道:“罢了。今天我把眼睛留在这里就是。”

    他正要动手挖出自己的眼睛,突地就听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且慢!”

    他微一愣怔,遂朝出喊声的人看去。

    此人正是坐在床上的那个女孩儿“玫瑰”。

    “怎么,你觉得这样的惩罚还不够?”峰愠怒问。这个“玫瑰”,先前看她和风翼相处。貌似很是乖巧良善,没想到她竟是这样的残忍,怂恿她师父挖出自己的眼睛还不够。

    林听雨小脸上挂着与年纪有些不相符的郑重,道:“今夜之事,坏的乃是我的名节,所以,该如何惩罚峰,应该由我说的算。师父”

    说着她看向秋芸。

    秋芸果然是个徒控,忙关切地走上前来,在床边坐下。问道:“玫瑰,那你说,该怎么惩罚这个峰,你才解恨?”

    林听雨道:“师父,我不想挖出他的眼睛。他既然胆敢半夜闯进我的房间,坏我名节,让我一生都要受人诟病;我也要让他一生都受我驱使,永不得翻身。”

    秋芸听到这里眉毛一掀,眸中有光芒一闪即过,道:“好。就依你的意思。”

    说完,她转头看向云雷,道:“云酋长,按我徒儿的话来惩罚这孩子。你认为可行吗?我这徒儿到底是心善,让他为奴为仆,供我徒儿驱使,可是要比挖出他的眼睛让他落下终于残疾要好得多了。”

    云雷眼皮突突直跳。他费尽心力培养了峰十年,可不是让他给别人为奴为仆的。

    风不去对云雷今天的言行极为不满,声音中含着怒气。道:“云雷老弟啊,这两个孩子意欲加害我部落的祭祀继承人,搁在别的部落,只怕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这两个孩子活路。

    希望云雷老弟三思,我虽与你是多年知交,可是办事也得让手下人心服口服,不能因为你是我的好友,就不顾我族民的意见。”

    秋芸冷笑一声,道:“峰这孩子,到底是受了之语小姐的主使,所以主要的错并不在他。云酋长要是觉得这种惩罚不公平,不妨就把之语小姐留下为奴吧。

    之语小姐意欲加害我族的祭祀继承人,此等大罪,让她留下为奴,这种惩罚,并不为过吧。”

    “不要!”云之语急道,摇着云雷的胳膊,“我不要留在这里为奴,爷爷救我。”

    云雷道:“之语好歹也是翼儿的未婚妻,秋芸大祭祀,你好歹也要给翼儿留点脸面吧。”

    秋芸道:“既是如此,就留下峰来代替她受过。云酋长,你云凯部落的两个孩子犯下如此大错,你不会觉得,此事可以不了了之吧。”

    你这分明是讹诈。云雷心道,可是终究找不出理由来反驳秋芸,犹豫了片刻,只得伸出手来抚摸几下峰的头,道:“也罢,峰,你就先且留下来吧。留在这里照顾玫瑰小姐,总好过被挖眼。”

    说到后来,他一脸的沉痛与不舍。

    “酋长”峰眼中明晃晃的,明显已经湿润。可见对于这个悉心教导多年的云雷酋长,峰的感情不是一般的深。

    林听雨心中暗道:“云雷,我倒要看看,你对峰的感情,到底是真是假?”

    孙女在这里犯了这么大的事,大家心里都不痛快,云雷也没心情再在天凛住下去,道:“风老哥,我部落中还有事等我处理,所以,我打算明天就云凯部落了。”

    风不去客套道:“怎么,不多住几天了?”

    云雷摇了摇头,道:“不啦,部落里的事还一大堆呢。”

    “如此,明天我给老弟送行。”风不去道。

    云雷点了下头,遂转头对峰说道:“峰,好歹你我也主仆一场,明日我就云凯部落了,你且来送我一遭吧。”

    峰哽咽应道:“是。”

    第二天,云雷就带着云之语告辞离去,风不去亲自将之送到部落外。而峰,亦是如此。

    峰从小跟在云雷身边长大,此次分别,就此易主,峰难免心中不舍,到了部落居处的入口处,仍旧不舍得跟风不去归。

    云雷道:“风老哥,我有几句话想嘱咐峰。”

    风不去点了点头,远远地退到一旁,让他二人好好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