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397 洪荒之玫瑰(完)

正文 397 洪荒之玫瑰(完)

    峰想了想,道:“不在乎。不管你是什么,都是我的主人。”

    “峰,不久之后,我就要离开了。”林听雨道。

    峰道:“在风翼长眠之后?”

    林听雨道:“你怎么知道?”

    峰道:“你不仅一次告诉我,我们要守护风翼。风翼老去,你当然也不会再留在这里。可是,我呢?我要去哪里呢?”说到后来,他不禁有些茫然。

    他一直努力地去修炼武道,为的就是能够更好地完成“玫瑰”这个主人交代下来的任务。现在,这个主人将要离去,他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林听雨道:“在天凛部落的族民眼中,你就是他们的守护战神。你想要留下来也好,不想留下来也好,都由你自己作主。我只是希望,将来若是天凛部落有难,你能够出手相救。”

    “你不能带我一起走么?”峰有些殷切地问。

    林听雨道:“我去的地方,你去不了。峰,在遇到我之前,你是为云雷活着;后来,你是为我活着;可是现在,我想命令你为自己活着,你能做到吗?”

    峰的眸中显出少有的慌乱。

    林听雨握住他的手,道:“峰,你早已不是当年我初见时的那个孩童。你早就是个成年人,而且已经是活了近百岁的巅峰强者了。你应该学会去选择和开创自己的人生,让自己的人生充满色彩。”

    峰注视着林听雨,一双眸子里闪着有些刺眼的光华。他再一次从眼前这个女子口中,听到了他从未听过的言论。

    和以前那些古怪的言论一样,这次的言论仍旧让他觉得新奇而又兴奋,似乎还有些,让他热血沸腾。

    经年后,风翼寿终正寢,临终遗言,他的尸体要葬在这片玫瑰园中,让他得以和玫瑰永远相守在一起。

    林听雨也到了花花世界。

    而峰。虽然仍旧住在天凛部落,但不时地出外去游历,探索东荒各处古地,竟然在百年之后开创出了修真之法。创出当时的第一人类修真大派轩辕。

    数百年后,轩辕派的子弟遍布天下。彼时,已经很少有人再见到那个创派老祖峰,因为他常年闭关中。

    只不过,许多弟子在他闭关所在的轩辕殿附近。总能看到遍开的玫瑰。据说,这些玫瑰是老祖最为珍爱之物,已经遍植在这里好几百年了 。

    林听雨在花花世界里,借着土地公公的法力,看到峰居然走到了这个境界,很是为他高兴。

    “玫瑰作为小妖,能力有三,一是控植术;二是控土术;三是控风术,你选一个吧。”土地婆婆说道。

    这三个能力都非常有用,林听雨想到自己已经拥有了沙咒这项能力。便选择了控植术。

    “婆婆!”林听雨唤了一句。

    土地婆婆道:“怎么,你又有什么问题要问?”

    林听雨轻咳一声,这话说得,好象她每次来都有一堆问题问这两个土地似的。

    她道:“呃,那个,我想知道我在现世中曾经遗失了一段记忆,这是不是跟花花世界有关?”

    土地婆婆道:“花花世界只会消除你在穿越世界里不该保存的记忆,你在现世中的记忆,不在花花世界的负责范围。”

    这也就是说,林听雨遗忘掉的展拓说过的话。花花世界并不曾将之消除。可是,这段记忆,她怎么会忘得这么干净呢?

    几息过后,林听雨已经灵魂归位。到了她现世的身体当中。

    她刚刚筑基成功,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还穿越了一把。

    好在穿越后,不管在异世界渡过了多久,在现世中只是花费非常短的时间,这就等于她走神了一瞬。

    她的功体还没出现什么大变化。

    归现世中的身体之后,林听雨赶紧检查了一番。现功体无损,就赶紧运行起太阳守魂经,以稳固刚刚筑基的修为。

    可是她运转太阳守魂经刚刚两个周天,境界只是稍微稳固了一些,忽地就现眼前的景色居然一换。

    “怎么事?难道我又穿越了?”

    林听雨现自己此时正身处一个古怪的客厅里。这间客厅,她看着有些眼熟,似乎过去曾经来过。

    “又或者,这又是一个梦,梦到我过去穿越过的某个世界的客厅里。”她心道,仔细打量着这个客厅,越打量越是觉得眼熟。

    她百分百地确定,她曾经来过这里。

    “咦?”

    她看到一个英挺且熟悉的背影,此时正立在客厅门口,仰望着外面的斜阳。

    “这个人是”林听雨心中微震,笑着唤了一句:“展拓。”

    一边唤她一边兴奋地朝那道背影跑了过去。

    展拓转过身来,却是眸露凶光,瞬间杀气袭卷而来。

    林听雨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就觉胸口一凉,随即剧痛加身。

    她不可置信地低下头,看到一把利剑正穿过自己的胸膛,有血顺着胸口流下来。

    而握剑的人和刺出这一剑的人正是展拓。

    “展拓,为什么?”林听雨伤痛,心更痛地问。

    展拓的脸上如往常一般,冰冷非常,没有任何表情,淡然说道:“我不允许你影响我的前途。公孙颜纯是更适合我的人,她的家世、修为和天赋都远在你之上。”

    林听雨悲怒交加,仰天哈哈大笑起来,不无嘲讽地道:“原来,你所求者,就是家世、修为和天赋。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些东西虽然在别人眼中看来非常珍贵,但你早就已经有了呀。”

    展拓道:“如果跟你在一起,会让我失去这些东西呢?”

    林听雨沉默。的确,展拓要是选择了她,会遭到展家的反对;没有展家的修炼资源支撑,展拓的修为未来是否还会象过去那样进益非常,谁都很难料想。

    展拓道:“你看你,也觉得我说的不错吧。既然早就想到,我选择了你,会失去很多东西,为什么不主动离开我?还要这样与我纠缠不休?”

    “我纠缠不休?”林听雨冷笑起来,“你忘了当初是谁一直粘着我,我搬家也跟着我搬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