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401 古怪的菜色(月票逢十加更)

正文 401 古怪的菜色(月票逢十加更)

    “听雨,你不用这样吧。”展拓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咱们已经到了,你睁开眼吧。”

    林听雨这才敢睁开眼来,现她和展拓已经处身一处装潢古色古香的酒楼当中。

    不但如此,这里的灵气似乎还较外面的修仙界更为繁盛精纯,让人处身其中,舒畅无比。

    外面那些蠕动的虫子已经变成了“历史”。

    林听雨松了一口气,好在在这里,根本就“看”不到那些虫子。这酒楼必定有什么特别的阵法加持。

    展拓拉着她在靠墙处用竹藤隔绝开的一个“雅间”坐下, 已经有服务员走了过来。

    那服务员居然是个炼气期的女修,样貌虽然不是特别出挑,却也生得肤白清秀,走到近前,目光有意无意间瞟了一下展拓,估计是这个大帅哥太有吸引力了。

    服务员深深一礼,好不恭敬地道:“两位前辈,想吃点什么?”一边说一边将菜单递了过来。

    林听雨接过菜单,目光在菜单上一扫,不禁茫然。

    紫气东来、晨光熹微、天山雪化天下水、五欲俱为轻天,这都是神马?

    大概是看出她完全搞不懂菜单上的菜色,展拓道:“不介意我来点几样吧。”

    林听雨赶紧点了点头,把菜单递给了他。

    展拓拿着菜单看了一会儿,便道:“时来运转。”

    服务员赶紧利用专门的点菜机将这道菜色输入,厨房那边会立刻收到信息,知道哪一道菜是先点的,哪一道菜是后点的。

    展拓接着又道:“空空如我天下轻、之呼者风去也、眼如青灯炬、小梦一觉醒、日月乾坤道。嗯,就先点这几样吧。”

    林听雨将他点的菜听在耳里,一一在心里重复着这些古怪的菜名,微一沉吟,却是身心俱震,但她努力控制着自己,没有表露出半点异样。

    那服务员退下去时。林听雨还朝她轻轻一笑。

    “这些菜,大概需要上千灵石哦。”展拓说道。

    林听雨道:“知道啦,我以后会把灵石还你的。”一个结丹大修士,怎么这么抠啊?想到这里。她不禁轻哼了一声,却是伸出手去握住了展拓随意放在桌上的手。

    展拓手掌一翻,反将她的小手紧紧握住,道:“这里的菜虽然有点贵,不过味道很好。而且,有助人悟道之效。”

    “哦?”林听雨顿觉惊奇,不可置信地道:“菜肴而已,居然会有这种奇效?”

    展拓道:“待会儿吃到嘴里,你就知道那种感觉了。”

    片刻后,服务员端上来一道菜,道:“这是两位前辈的第一道菜时来运转。”

    林听雨细看盘中餐,却见青红交错,貌似就是青椒炒红椒。

    她轻咳了一声,这里是修仙界。绝对不可能有青椒炒红椒这种世欲菜肴的。她拿起筷子夹了一片青色菜放进嘴里,细细品尝。

    没想到这片形似青椒的青菜,入口先酥而后软化,让林听雨的味蕾受到好大的刺激,以至于她整个人都兴奋起来,赶紧又夹了一片红色菜放进了嘴里。

    这一次却是先软而后酥,口感好不奇特。

    “这都是什么菜?”林听雨好不纳闷地道。

    展拓道:“这是青椒和红椒。”见林听雨狐疑满满地看过来,又解释道:“是修仙界以灵石培育出的灵椒,与世俗界的青椒红椒并不相同。”

    他也夹起菜来吃,边吃边道:“吃过它之后。你是不是对‘时来运转’这个词有了个新的理解?”

    林听雨点头说道:“是啊。原来时来运转,不是先酥后软,就是先软后酥,反正到了最后。这人的骨头都是要变软变弱的,性情也会变得圆滑,不再坚利。”

    展拓一笑,道:“正解。”

    林听雨咯咯地笑出了声,道:“这酒店怎么这么有意思?建在一群太岁头中间、叫太岁这么个怪名也就算了,连菜色也这么古怪。”

    展拓道:“要不是周围有一堆太岁头包围。你以为这酒店里的灵气会这么浓厚精纯吗?”

    林听雨惊道:“原来,这里的灵气比外面修仙界的灵气还要浓厚精纯,是因为太岁头的关系。”

    两人边吃边聊,转眼第二道菜“空空如我天下轻”已经端了上来。

    这道菜,居然是一道透明的料理。

    若非有灵识和精神力在,单凭肉眼,林听雨根本就看不到盘子里有菜,只能看到一盘子的汤水。

    林听雨靠灵识探到盘中菜,现是用一种透明、实则是菱形的东西做出来的。她夹了其中的一片放进嘴里品尝,却是入口恍若无物,却又有一种淡淡的甜和淡淡的香在口中萦绕不去。

    世俗界所说的“唇齿留香”,都照林听雨现在所品尝到的味道相差不知几千里也。林听雨根本就找不到词汇来形容这道菜给她带来的口感。

    一顿饭,吃了近两个小时,不得不承认,这是林听雨有生以来,吃过的最美味的饭菜。

    展拓付了灵石,便带着林听雨离开此地,御着玉盘,转他们在世俗界的家。

    展拓站在玉盘上。林听雨站在他身后,双手环抱着他的腰际,头枕在他宽阔的背上,在这一刻,她心中感觉无比的幸福。

    她并没注意到,展拓垂在身侧的拳,不时地紧握。

    而他背对着林听雨的面容,虽沉静如往昔,眸中却偶有忧色闪过。

    原本,他以为,以他现在的能力可以结束一切,也可以让一切重新开始。可是,他现,他虽然变得很强,可是,别人也同样变得更强。

    这变化莫测的万千世界,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真正知道下一刻将要生什么。

    “听雨,你能理解我在时空中给你留下的诸多暗示么?”展拓心道,“若是有一天,你现,天罚根本就更改不了;而我,最终也只能去做那个天罚的使徒,终生负你,世世负你,你会不会怪我?”

    终于到家了,展拓道:“我要去修炼了,你呢?”

    “我?”林听雨微怔,一时不知怎么答,她都没想好到家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