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028 穿胸的剑(一)

正文 028 穿胸的剑(一)

    就连颜素素那一世俊美如妖的公孙朗,其样貌也远不如这个男子俊美。

    这也难怪林听雨在看到他时,会愣了一瞬间。不单单是林听雨,这要是换成任何一个女人,甚至有可能连男人看到这张脸,都会被这样俊美的脸庞给惊得怔愣一下。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与男女欢爱没多大关系。有些女人在看到漂亮的女人时,也会表现出亲近之意,这不是说她们性取向有问题想要百合,只不过是单纯地“爱美”而已。

    男子注意到林听雨盯着他,看得有些失神,一双长着长长睫毛的凤眼就扫了过来,只是目光淡淡的,没有任何感情。他那一双漆黑的眸却如深潭,让人望之便有坠入其中无法自拔之感。

    电梯门关上了,林听雨醒悟过来,她刚才好象是在花痴?想到这里,她自嘲地哧笑一声。

    林听雨摇了摇头。楚飞就拥有一副好皮囊,可是他的心

    坐上班车,在家门口随便吃了一碗面就家了。洗了个澡之后,林听雨感觉到身心俱疲,一躺到床上就睡着了。

    睡梦里,她好象听到了什么声音,象是在召唤着自己。她现自己又化成了蝴蝶。

    “嗯?这孩子怎么又来了?她的神灯还不怎么虚弱,还没到她必须穿越的时候。”

    “难道说是受到了召唤?”

    “谁的招唤?是来自神者的召唤,还是前世的召唤?”

    “神者的召唤,她还不够格。”

    “这么说,应该是前世的召唤了。可是,她刚刚穿越了两个世界,怎么就能听得到前世的召唤?”

    土地公土地婆又在背着她用一种奇怪的方式交谈。这一次,林听雨清楚地分辨出这种交谈方式与正常说话的不同,这种交谈方式,是用一种奇特的射线进行交流,而并非声波。

    她现在已经能分清声波和这种射线的区别了,两种“波”的振点和波段并不相同。

    林听雨确定,在这两个矮子的意识里,她本应该听不到这样的交谈的,可能是因为她的灵魂神灯还不够强大,无法捕捉到这种射线。

    却不知为什么,她居然能够清晰地听到他们这种交谈。

    林听雨醒过来时,感觉身上怪怪的,有一汪热乎乎的东西顺着自己的身体流下,扑鼻而来是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让她恶心欲呕。

    “这只是一部小说。”

    土地公的话却在她还未来得及细查自身状况的时候响起,让林听雨一怔。对方这么说,是为了什么?她先前明明听到他和土地婆的谈话,说这是她的前世。

    难道,他在掩饰这是她前世的真相?

    “不过,”土地公的声音继续传来,“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任务,完成得好的话,你的神灯会得到较其他穿越的世界多上至少一倍的好处,所以,好好完成任务吧。”

    那,完成得不好呢?林听雨已经是个三十几岁的人,过了那个耽于幻想的年纪。

    她可不相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任务奖励应该是跟任务难度成正比的,既然在这个世界能够得到比其他世界多上至少一倍的奖励,那么,这个世界的任务难度怕也要在其他世界之上。

    此时此刻,她却没有太多的心思来想这些,因为凭借着本能,或者说是她的第六灵感,她隐隐地感觉到有一种危险的气息在周围漫延,危险到几乎可以在一瞬间就要掉所有人的命。

    她迅忆、整合了一下从现在这副身体传递到她脑海中的记忆。

    这一整理记忆不要紧,顿时令她愕然非常。

    这是一个类似于武侠的世界。

    持剑山庄,因持有一柄名为赤霞的宝剑而闻名于江湖。配合此剑,亦有一本高绝无比的剑谱赤霞剑谱,引来江湖正邪两派无数人的觊觎。

    在数年前的某一日,持剑山庄庄主江枫林,引着一位高绝的剑客公孙赋来到持剑山庄,可能是志同道合,江枫林与公孙赋一见如故,江枫林更为公孙赋在剑道上的造诣所折服,将之引为持剑山庄的上宾,带着他不止一次欣赏宝剑赤霞。

    可惜江枫林自认为知心的礼遇,并没有引起公孙赋的半分谢意与感动,相反,在居住持剑山庄大约一年后,公孙赋某一夜盗剑而去。

    无巧不巧的是,这一夜,持剑山庄受到江湖正派人人咬牙切齿的魔教攻击,这一夜,大火照亮了半边天。一夜之间,整个持剑山庄化为灰烬。

    那部赤霞剑谱从此不知所踪。

    持剑山庄的庄主江枫林和妻子杨菁也在大火中丧生。好在他们的儿子江逸因为外出求学幸免于难。

    江逸为报灭门之仇,暗中潜入魔教,调查事情真相,才得知,原来策划这一切的竟是他父亲一直引为知己的好友肖剑飞。

    肖剑飞,武林中一个响当当的人物,世称玉面剑侠,剑术奇高,又多行侠仗义之事,为武林正派同道所推崇。

    奈何就是这样一个人物,为着赤霞宝剑与赤霞剑谱,不惜不择手段,勾结魔教,又施展手段逼迫隐士公孙赋出山,一手导演了持剑山庄的覆灭这场轰动整个武林的大事件。

    此后,公孙赋盗走的赤霞宝剑和魔教在持剑山庄搜出的赤霞剑谱皆落入肖剑飞手中。

    至于肖剑飞为何要两手准备,一边安排公孙赋接近江枫林去盗剑,另一边又勾结魔教去盗剑谱,而不是让公孙赋或是让魔教在出手时将剑和剑谱一同拿走,最主要的,是为了保险。

    因为怀有宝剑和剑谱,江枫林行事并不是全不小心。他谨慎地将赤霞剑和赤霞剑谱分开存放,公孙赋出手盗剑,不大可能会将赤霞剑谱一同盗走。

    而若是剑与剑谱全部落入魔教之手,肖剑飞并没有十足把握用宝物将这两样东西都从魔教手中兑换过来。

    无奈之下,他只得一方面安排公孙赋去盗剑,另一方面又暗中勾结魔教在盗剑当日奇袭持剑山庄,将剑谱搜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