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417 青行灯(十六)

正文 417 青行灯(十六)

    “清清,越姬就算是放弃了对子墨的怨恨,不再是厉鬼,但也是一只鬼啊,与仙体的子哲,如何配成对?”小眼好奇地道。

    林听雨道:“越姬终究是爱子哲的,而且深爱了几千年。我想,只要她能够和子哲在一起,能否配成对,根本就不重要。反正子哲现在这样的身份,也是不大可能和别人配成对的。这样,他们还是某种意义上的一双人。”

    小眼白目,哼道:“终究不如做夫妻好。你们人类不是常说‘只羡鸳鸯不献仙’吗?”

    林听雨道:“说得是啊。但,子哲成仙已经千年之久,难道让他放弃仙身,与越姬私奔?这岂不是毁了子哲?本来他可以借着仙身存活很久的。需知他若和越姬私奔,这可不是一般的罪。”

    当初茉莉小仙和南天门守卫罗烈皆是仙身,两人相恋,还全都被贬下界了呢,何况子哲与鬼物相恋、私奔?这肯定不是把子哲单纯贬下界这么简单的刑罚了。

    子哲这种痴情男子,天下少有,林听雨很希望他能有一个好的结局。

    小眼又道:“可是,就算不是配对,越姬褪去厉鬼之身,化成普通的鬼,也要去鬼府转世投胎的吧,谁知道她能不能再遇到子哲啊?”

    林听雨默了一下,道:“若是她能修行,或拜在子哲门下,或与之以朋友之情相伴,并不会触犯仙规,也不会不容于天地。”

    虽然不同的时空位面有不同的仙界,规矩也不一样。有些修真时空里的仙界,并不会阻止仙人相恋。但是,这个世界的仙界明显不是如此。

    先前从与子哲的交谈中,已可窥知,这个世界的仙界规矩,还是很严的。

    不过,只要是在不触犯仙规的情况下,仙人的行事其实也算颇为自由。

    就好象子哲。虽然他为免给越姬带来祸患,一直没有现身与她相认,可是却借定灵珠在这里守护了她几千年。

    在给越姬一段时间思考自己提议的同时,林听雨将莫菲放了出去。来到那株子哲所化的老梧桐树前,深深一礼。

    “哈,这才是你本来的样子吧。”子哲传音笑问,顿了一下又道:“我早就知你来意。

    其实,我又何曾不想寻机点化于她。让她能得以与我一同步入长生仙道,奈何她因对我的悔与对子墨的恨太深,使得她灵魂受损,一直沉睡不得醒来。”

    林听雨以莫菲之口说道:“子墨若是利用青行灯,真的把越姬变成戾气更深的厉鬼,你将如何?”

    子哲道:“我会以我之仙法压制于她,不让她现身害人。只要不害人,她就不到被灭的程度。有我在此,谁又能真的伤害她半分?”

    怪只怪那个子墨太强,乃是神仙之墨化身。就算修为有限,但有道是“一人飞升、鸡犬升天”,这子墨却是拥有仙身之灵墨,子哲压制他可以,杀掉他却是不可能。

    况且,子哲为了能够长久陪伴在越姬身边,潜心修道多年,如今心境已经有相当修为。他对子墨原也有很深的恨意,但这种恨,在这么多年的修道之中。已经消散殆尽了。

    子哲现在所想的,只是能够象现在这般,对越姬永远守护下去。

    半个小时过后,莫菲已经转坟茔当中。子哲既然早就有意点化越姬。莫菲自然不必再多费唇舌。先前只是因为越姬灵魂损毁虚弱,一直沉睡。

    而且就算醒来,也因为灵魂孱弱,狂躁之气郁结于胸,根本就难以修道。

    现如今,她的灵魂被林听雨以太阳守魂经修复。好了大半,又因为得知子哲这数千年来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大为感动,心中因恨引起的狂躁也去了不少。

    待莫菲归后不久,越姬就已经做了决定。

    她道:“让我彻底放下对子墨的仇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的。但,为了能够和子哲继续相伴,我会努力试着去放下。”

    林听雨含笑点头,说道:“我就知道你会想开的。我刚才已经与子哲谈过,他早就想点化你入道,希望你能够和他一起修行,一起问道成仙。”

    越姬沉默,半晌过后才无奈长叹一声,不无伤感地喃喃说道:“原来我与他,已经再不能为夫妻。”

    林听雨道:“一世夫妻,不过相伴几十年光景。象子哲这样伴你数千年,你也再伴他数千年,岂不是好?”

    越姬如醍醐惯顶,身心一震,笑道:“说得是啊。就算是为夫妻,天下又有几对眷侣能够世世夫妻呢?一世夫妻,也不过仅能相伴几十年。若是能够相伴数千年,不做夫妻又如何?”

    越姬是鬼身,若没有林听雨的精神力防护罩保护,她白日并不能再身。最主要的是,她觉得自己现在面容丑陋,面对子哲很有些自惭形秽,所以,待到天黑下来,她脸上蒙了纱,这才敢离开坟茔。

    可是,快到林听雨所说的那株老桐之前,她又踌躇起来。

    林听雨感觉到她心中各种慌乱,心情好不复杂,竟似是不敢再往前迈进一步,实在是羞于再见子哲;同时,心中又充满着浓浓的悲凉之意。

    林听雨并不催她。鉴于她和子哲昔日的种种,此时她会有这种反应,实在是再正常不过。先前越姬以天还亮着,她不方便出去为由,将相见的时间拖到晚上,就已经表明她心中忐忑极甚了。

    在林中逡巡了好半晌,越姬终于鼓起了勇气,再次朝那株老桐走近。

    到了那株老桐前,她看到那粗壮的树干,顿时悲从中来,不可断绝,泪水溢了满眼,情难自已地唤了一句:“子哲!”

    她伸出手去,抚摸粗壮的梧桐树干。

    林听雨此时待在越姬的鬼体之内,静观一切,并不打算插手。

    但见那老桐虚晃了几下,竟有一个白衣银、道骨仙风、容颜有如孩童的俊美男子显身出来。

    林听雨脑海中顿时蹦出诗经中的一句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子哲的修养气度,以此句诗形容,丝毫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