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418 青行灯(完)

正文 418 青行灯(完)

    “越姬”子哲唤了一句,但,如哽在喉,无法再吐出一句。

    他与越姬对视良久,最终千言万语,唯余一叹。

    越姬先前已经得了林听雨的叮嘱,当即屈膝而跪,诚恳说道:“求子哲念在昔日夫妻情分,引我问道求仙。我虽是女子,又曾为鬼物,但愿能摒去昔日业障,得问长生。”

    她虽言语中没有半个情字,可是一双眸子看着自己深爱了数千年之人,不免目光灼灼,内有千言万语,只在盈盈一视间。

    子哲伸手扶她起来,正要开口,突地就听有人阴森说道:“越姬,你想得倒美。我苦等数千年,仍旧无法与子哲相守,岂可容你伴在子哲身边。”

    声音未落,已经有一股劲风直袭越姬后脑。

    可是,那掌锋未至,其主人已经被子哲挥起的袍袖带起的一股劲风吹得向后抛飞出去。

    “子哲,我是不会放弃你的。我绝不允许这个丑妇象生前那样陪在你身边”子墨愤怒的声音越来越远,终于消失在夜空。

    林听雨在越姬的鬼体内偷偷地笑。

    而越姬看到子墨的身影在夜空中消逝,心中也不禁觉得好笑,同时心中的恨也因为眼前这一幕消散了少许。

    她想,林听雨说得没错。只要她能一直陪伴在子哲身边,不管是以什么方式,都将是对子墨最大的折磨。

    有子哲在,她又何须为子墨这种家伙挂怀呢?

    许多年后,越姬已经在子哲的教导下对于仙道了解多多,因仙家灵气的滋养,她的灵体日渐厚实,鬼身也不再惧怕阳光了。

    这样,她每日里和子哲相聚的时光更多。

    而子墨,时不时地就来捣乱,寻机想要将越姬打得魂飞魄散。

    可是越姬一直在防着他,从不曾离开子哲太远过。让子墨根本无机可乘,反倒让子墨无时无刻不看到她和子哲在一起,还有那心有灵犀的互动。

    子墨已然被气得无以复加,却也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心爱之人与另外一个人一起谈天、说法、修炼等等。

    他本就嫉妒成狂,一心想要彻底永久地毁掉越姬,可是越姬毁掉不成,如今还眼睁睁地看着她与子哲一起问道求仙,心中各种不愤。某日终于彻底入魔,每见漂亮女子必要杀之后快,引来仙界执律者,将他抓入仙牢。

    成就他人身的神墨主人,终于出现,将其魂与身皆收入墨池,使其永不得出。

    。

    “‘天作孽,尤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说的就是子墨这种人吧。”林听雨到花花世界,便见那桃花瞳男子对她笑道。

    林听雨看着他。微施一礼,道:“参见神者。”

    桃花瞳男子微一摆手,道:“不必客气,以后你叫我小七就行了。”

    “小七?”林听雨惊道,不自觉地就转眸问询地看了一眼恭敬侍立在他身后的土地公和土地婆。

    两个小土地身高不到五尺,站在英挺的小七身后,好似两个孩子。他们全都不敢吭声。

    林听雨也只得暂时应道:“是。”顿了一下,她道:“两位土地,我一直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两位。”

    “什么问题?”土地婆问,声音照以前居然带了几分柔和。估计是看到神者小七对林听雨很是熟络亲热的缘故吧。

    林听雨道:“我记得第一次被召唤来到花花世界。曾经听到一个深沉的男子声音,不知那个声音,是来自这里昔日的神者目莲隐,还是来自神尊?”

    土地婆和土地公相视一眼。说道:“神者目莲隐是一个聋哑者。”

    林听雨惊得又是一愣,神者居然也有聋哑人士?怪不得以前都不见他露面,是因为自己是聋哑人,不喜露面么?那么,那个召唤她来花花世界的,就是神尊喽。

    话说。神者应该各种神通,怎么会是聋哑人士呢?这花花世界里的怪事还真多。

    小七哈哈一笑,道:“目莲隐那家伙孤僻木讷得很,不过心肠很好,你不要因为他不曾在你面前现身过而怪他哦。”顿了一下,似乎是想转移话题,问道:“你不想知道这次任务的奖励吗?”

    林听雨只得顺势问道:“哦,那我这次有什么奖励可以选择?”

    小七道:“越姬有三项能力,一是歌,二是舞,三是琴。你选哪一样?”

    这几项能力貌似听起来于林听雨在穿越生涯中求生存都没什么大用呢,因为她穿越的世界各种玄幻,靠着普通人的生存技能,是很难在这些世界里活下去的。

    只听小七接着又道:“你不要觉得这些技能没用哦。需知它们简单易学,是你可以直接带进现世中去的技能。”

    林听雨想了想,便选了“歌”这项技能。越姬以一曲歌唱得子哲对其倾心,一爱数千年,可见她的歌定是极美的。

    小七眉开眼笑地道:“很好,果然和他猜得一样。”

    林听雨心中一动,小七口中的“他”是谁?

    但小七明显没有想要给她解释的意思,挥手间就抛过来一堆古怪的词与曲谱,道:“好好珍惜你选的这项能力,说不定它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进益。”

    声音未落,林听雨便觉魂体已经抛飞而起,瞬间便入现世中自己的本体内。

    睁开眼时,她还在展拓怀中,想到这几日两人的缠绵缱绻,林听雨不觉得脸上热。

    感觉到展拓正在熟睡,林听雨一动不动,复又闭起眼睛,忆自打神灯觉醒以来穿越世界里与穿越世界外的种种,渐渐地,似乎有一条清晰的脉络在其脑中显示出来。

    “你醒了,怎么不动?”忽听展拓在耳边轻声问道。

    林听雨有些撒娇地道:“不想动。”

    突地又觉展拓抓住了自己的手腕,在她的手腕上戴上了什么东西。林听雨睁开眼来细看,却见一个精致无比的手镯套在自己手腕上。

    “这是什么镯子?”林听雨好奇地问,看它象是一个极普通的木手镯,但上面刻有许多的纹理。

    另外,林听雨还从上面感觉到了隐隐的能量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