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420 千秋

正文 420 千秋

    光击,实实在在的肉身光击,而非是机甲攻击,别说是当今天下了,就算是在洪荒时代修仙界异常繁盛的时候,也难有人施展出来。

    可是此时此刻,就有人真真正正地施展出来,并且不费吹灰之力,就攻破林听雨的精神力防护罩,令她精神力受创。

    脑中传来剧痛之际,林听雨浑身上下突兀地泛起诡异的红色光纹,不但替她挡下了那一记光击,甚至就连精神力受创引起的灵魂创伤,也在这红色光纹亮起的刹那,瞬间修复。

    林听雨睁开眼来,先是震惊于展拓临走前送她的那个似木质的手镯防护治愈能力之强,接下来才醒悟,到底是谁起了这足可令世界震颤的一击?

    她已经现自己房间的窗玻璃已经融化成了一堆玻璃水儿,而在窗外,万丈高空中,两道身影由远及近,迅显形。

    坦白说,展翼和那个银男子,刚才看到林听雨身上泛起红色光纹的那一幕,其震惊程度丝毫不亚于林听雨。

    银男子提着展翼迅欺近,瞬间便通过那扇玻璃融化掉的窗户进了林听雨的房间。

    展翼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脸色煞白煞白的。他虽是展氏旁系弟子,但早就进入内门,而且由于自己的父亲和祖父都与嫡系的几个长老走得近,所以知道展家的许多秘辛。

    那些光纹,展翼可是曾经亲眼看到过展拓临摹,据说是一种名叫“千秋”的古器阵。

    之所以叫“器阵”,是说它是一种专门刻于器上,以增强器的威能的阵法。而它之所以名“千秋”,就是说就算过了千秋万载,这种阵法的威能也不会逝去半分,是一种可以令“器”永存于世的器阵。

    展翼在看到展拓临摹这种器阵的时候,被他父亲提点,知道这种器阵阵纹旷古绝今,非常了得。就默默记忆,家后仔细临摹。

    可惜的是,他也好,展拓也好。虽然能够成功临摹这种古阵的样子,却根本就无法真正成功画出这种阵纹。

    他们临摹的阵纹,空有其表,一点能量也蕴含不进去。

    据说,在真正领悟时间与空间的奥妙之前。无人能够真正绘制出这种阵纹。

    可是,他今天居然在这里亲眼看到了启动的“千秋”古阵,只觉惊悚非常。

    但他很快就有点醒悟过来。展家拥有一件洪荒时代流传下来的至宝,乃是展家开创老祖所传,名叫千秋镯,便是以这种器阵炼制而成。

    当然此镯之中还融炼了许多其他的器阵,具有神奇无比的威力,展翼对之了解并不是很多,只是听长辈们提起过而已。

    此时,他已经想到。林听雨身上居然会亮起千秋这种古阵纹,必定是展拓将展家祖上所传的千秋镯送给了林听雨。

    展拓,纵使是天纵之姿,但已经半废,现在居然还象以前那样,将展家的东西全看成他一个人的,实在是可恶。

    可是,展翼虽然心里有气,但当着叔祖的面,却是不敢有半分动作。只敢在暗中咬牙切齿而已。

    而他旁边的叔祖,那个银男子却是盯着林听雨打量起了,半天都没言语。

    林听雨认得展翼,知道这位几斤几两。但是。展翼旁边的这个银男子,她却是初见。

    乍一看到此人,她就一个想法艾玛,这人长得也太象展拓了,简直就象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她已经猜到,此人必是展家的高人。

    微一沉吟。她下床,行了一个古礼,道:“参见前辈。不知前辈因何‘偷袭’晚辈?”

    丫的这位实力之强,已经不是林听雨所能想象,若是想杀她,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用得着偷袭么?林听雨非得把这两个字说出来,让这位“前辈”好好思量思量。

    银男子却是呵呵笑了起来,口中连呼“妙哉妙域!”

    展翼猜想,叔祖可能是被气糊涂了。

    展拓也真是的,明明已经半废了,就算以前叔祖再怎么疼爱他,可是现在,他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天才展拓了,居然还这么张狂妄为,把族中至宝拿来送给林听雨这个一没实力二没背景的散修。

    叔祖给气成这样也是情有可缘。展翼忖度叔祖心思,同时也是对展拓的妄为实在不愤,道:“叔祖,展拓也实在是拎不清,都已经废了,还敢拿族中至宝送给他的情人,真的是”

    话未说完,他就已经被银男子投射过来的冰冷目光连带着身上透出来的无尽杀气吓得半个字也吐不出来了。

    “谁要你多嘴!”银男子咬牙切齿地说道,然后抬起一只大脚,噗嗵一下就把展翼的脑袋踏在了脚下。

    而且,貌似这样他还不解恨,那只踏着展翼后脑勺的脚还使劲撵了几下,口中咒道:“小奴才,本君才闭关了几十年,你们就以为可以为所欲为了是不是?”

    “叔祖叔祖饶命啊!”展翼赶紧求饶,奈何他现在脸被埋在了地下,呃,是地砖碎渣里,说话含糊得很,虽然是拼命在喊,可是音量也有限。

    所以,被银男子直接忽略。这男子也当真是个奇葩,把展翼踩在脚底下撵了半天还不够,居然脚底往后一搓,展翼就在这一搓之下,华丽丽地向后滑去。

    这一滑,不知多少米,从他们身后的那扇没有玻璃的窗户飞了出去。

    “叔祖”展翼的脸乍得自由之际,就现自己已经在外面的高空中,云层朵朵,风景这边独好啊!

    他惊恐得大喊了一声,可是那银男子哪里理他,任由他自生自灭。

    好在展翼已经可以御器,在掉落的过程中及时祭出了自己的飞行法器,这才免于被摔死的厄运。

    这个银男子这一连串的言行让林听雨好不纳闷,满脸疑惑地看着对方。

    坦白说,如果这个银男子动手杀她,林听雨根本就没有半分反抗之力。对方撵死她就跟撵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所以,她也没打算和对方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