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422 疯魔

正文 422 疯魔

    一则是这位长着和展拓极相似的容貌;二则是他现在对林听雨的态度,和林听雨先前见过的那几个展家长老,已经完全两样了。

    当然,在得知她怀有展拓骨肉的前一瞬,这位对她的态度,其实跟那几个展家长老差不多,根本就没把她这个修为低劣的小修士放在眼里,视她如蝼蚁。

    不过现在,这位明显孙控,一脸讨好的样子,居然让林听雨有些无法拒绝。

    林听雨犹豫不决,有点拿不定主意,打算先考虑一下再说,所以转移话题问道:“爷爷,刚才,您说,展拓和公孙老老前辈,打了一架,是怎么事?”公孙老太婆又是谁啊?

    “你不知道这事吗?”展倾绝纳闷问道。

    林听雨皱着眉摇了摇头。

    展倾绝有些恼火地拳掌交击,咒道:“哎呀,拓儿这臭小子,怎么什么都不跟老婆说啊?”

    林听雨被他这句话搞得噗哧一下笑出声来,大概“老婆”这个说法,让她很喜欢吧。虽然她和展拓还没有正式成婚,但是在她的心里,她已经是展拓的老婆了。

    展倾绝道:“他们两个一老一少,一个刚刚二十多岁,修为只有结丹初期,一个则是在结婴后闭关总年限都过两百年的老太婆,居然打了起来,还不都是因为你”

    他伸手指着林听雨,但话到当口,却突地顿了一下,改口说道:“呃,我是说,还不都是因为公孙颜纯那个丫头。”

    林听雨岂能看不出来他是临时改口的,料想又是公孙颜纯想要拆散她和展拓,居然请出了公孙氏的元婴真君。

    且慢,公孙家居然有元婴真君?而且,这个元婴真君还跟展拓打了一架,把展拓打得重伤?

    “那个,展拓被元婴真君所伤。真的没事吗?”林听雨关切地问道。

    她虽然对展拓的真实身份已经有了一番猜测,如果她所猜不错的话,展拓断不可能被一个元婴修士所伤,但听了展倾绝的话。她还是不由得揪心,替展拓担心。

    “放心啦,那小子什么情况,我还不清楚吗?”展倾绝大大咧咧地一摆手,说道。

    林听雨瞪视着展倾绝。好不恼火。这个当爷爷的,自己的孙子被别人家的老东西打了,不说去找那个公孙老太婆给自己孙子报仇,反倒跑到这儿来杀她,真的是

    是不是这位的实力照公孙老太婆差得太远,所以不敢去,就跑这儿来找她一个小辈的晦气?

    展倾绝本来还在为自己将有小曾孙高兴呢,突地就觉着,貌似小曾孙的娘看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对头。

    他迎上林听雨的目光。林听雨转过头去,但脸上的不悦与怒气显而易见。

    展倾绝既然自称“本君”。也是个入元婴的真君,活得年头不少,微一琢磨,就将林听雨在想什么猜了个七七八八。

    “我说丫头,你不会是想着,应该给拓儿报仇出气吧。”展倾绝道。

    林听雨声音清凉凉的,道:“难道不应该吗?难道就让他这么白白被人打了?”

    她就差直接说出“你这人是怎么当人家爷爷” 的话了。

    展倾绝虽然神叨叨的,可是脑瓜却灵光的很,自然明白林听雨的意思,劝道:“丫头。虽然公孙老太婆确实以大欺小,有点过分,可是,你也把她那宝贝侄孙女给搞疯了。细想想,咱们和他们已经扯平了。其实,这事严格算起来,是你咳,我是说,是咱们有错在先”

    林听雨纳闷且没好气地道:“我什么时候把那公孙老太婆的宝贝侄孙女给搞疯了?她宝贝侄孙女是谁呀?”

    话一出口。她就惊了一下,问道:“那个,她的侄孙女,不会是公孙颜纯吧。”

    “可不就是她嘛。”展倾绝无奈道,“那个公孙幽慧是个变态老巫婆,后来得了这么个宝贝侄孙女,天生修炼天赋极高不说,幼时还有奇遇,曾经脱胎换骨,导致她小小年纪就已经修炼步入结丹期。

    这点,别说是在公孙家了,就算是在整个修仙界,公孙家的小丫头都是数一数二的天才修士。

    你说,这么好的一个丫头,被你被咱们搞得疯魔了,这事,要是搁在我这里,我不打得那胆敢祸害我孙儿的人脑子流一地,已经算是开恩了。

    所以啊,咱就别去找那公孙幽慧的晦气了。呵呵,乖孙媳妇,你就听爷爷一句劝,现在,你还是安心养胎要紧,不宜动气!不宜动气!呵呵”

    展倾绝脸上再度现出一脸狗腿讨好相,配上象极了展拓的那张俊美的脸庞,再度让林听雨感觉好违和。现在,她深深以为,还是展拓那张冰山脸更奈看些,唉!

    “呃,那个公孙颜纯怎么就疯了?”林听雨好不纳闷地道。

    展倾绝一脸古怪地看了看林听雨,道:“你这丫头太不够意思,我都跟你坦白了,把我知道的事都跟你说了,你还跟我在这儿装蒜。”

    林听雨一脸疑惑地看着展倾绝,她就是曾经用精神力干扰了一下下那个公孙颜纯。就她那种精神力的干扰强度,顶多就是让一个人抑郁两天,哪至于疯魔啊?

    更何况公孙颜纯还是一个结丹大修士。

    展倾绝看林听雨脸上的疑惑神情不象是装出来的,这时才恍然大悟地说道:“怎么,原来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公孙颜纯疯魔不是你搞出来的啊。公孙幽慧那个老巫婆,我就说我家拓儿看上的人,哪有那么不近人情不讲道理的”

    话说,最不近人情不讲道理的是你们这些自忖出身大世家的修士吧。林听雨侧目。

    “一定是公孙幽慧那个婆娘搞错了。”展倾绝得出结论,“哼,先前她说得还跟真事似的,说什么借着她侄孙女灵识中的一种类似灵识的怪异能量,一路追踪着,结果就到了我们展家的四时古境,然后就被展拓拦下了”

    “等等一下。”林听雨听得心突兀地漏跳了一拍,打断了展倾绝的碎碎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