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快穿之推倒神 正文 1458 自己(十七)月票八十加更

快穿之推倒神 正文 1458 自己(十七)月票八十加更

    “别去管她。”胡一飞道了句。昨晚那场酣畅淋漓的欢爱还让他回味无穷。

    自从尚小榆离开了楚翘的身体,虽然胡一飞和楚翘亦曾欢爱过,可是却再也没有体味过被‘女’人这样热情挚爱地占有是什么滋味了。

    楚翘一直自持大家闺秀,不会这么对他,平时不是装羞就是找各种理由,有时候还会拒绝他的欢爱索求。可是,眼前这个‘女’人却从来没有拒绝过他,就算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也会尽力地去满足他。

    如今再次体味到这种被主动索取深爱的滋味,让胡一飞极度满足和欢快,胡一飞觉得自己已经无法自拔。

    他翻过身将‘女’人压在了身下,再度霸道地索要起来。

    林听雨赶紧躲到了控鬼符里。可惜昨晚的欢爱已经让尚小榆那衰弱的残魂更加衰弱,她已经不能再在身体里享受与胡一飞的欢爱了。

    如今,这副‘肉’身只是依靠本能在承受着。但,这也让胡一飞觉得足够,毕竟昨晚‘女’人那么拼命地索爱,他也知道‘女’人就算睡了半天,可身体仍旧疲乏,没力气再主动要他了。

    林听雨再度从这副‘肉’身中醒过来时,天已经黑了下来。

    林听雨惊讶地发现,无论是尚小榆的‘肉’身还是她残留的残魂,都没有任何因为与胡一飞这只蛇‘精’欢爱而中毒的迹象。

    再看一侧的胡一飞盘膝坐在身侧,闭着眼睛,似乎正在调息或者修炼。他的脸‘色’略显苍白,林听雨借着无限妙音听出他的呼吸竟然也略显不稳,就连心跳也是时快时慢,并不稳定。

    林听雨心头一惊,该不会是这个胡一飞使了什么秘法将尚小榆体内的毒素给清除了吧。不然,她与胡一飞如此欢爱,不可能不中毒的。

    而且,胡一飞使用这个秘法,似乎对他的功体也有一定的损害。可能正是这个原因,楚翘虽然中毒,但是胡一飞却并没有动用这个秘法。

    如今他为了尚小榆居然不惜自损功体,做到这一步,还真是让林听雨不能不刮目相看。似乎这个胡一飞,倒也并不是完全无情嘛。

    这副‘肉’身虽然欢愉了许久,可是却没有半点不适,猜想应该是她刚才睡着的时候胡一飞用他的仙力对这个‘肉’身进行了修复。

    林听雨很庆幸自己没有急于修炼,不然让胡一飞看出她有修炼过,而且明显是在从楚翘的身体里回归本体之后,她还得解释;而且解释未必就能打消胡一飞心中产生的诸多疑虑。

    林听雨并没打扰胡一飞,而且静默地躺在那里,专注地看着坐在那里的人。

    那张俊毅非常的脸上,一双眼突兀地睁开来。林听雨吓了一跳,赶紧转过身拿被子将自己盖得严严实实,连头都‘蒙’了起来。

    “哼,又不是第一次看,如今都在一起了,反倒羞起来了。”胡一飞调侃笑道。

    林听雨掀开被子‘露’出脸来,嗔怪地瞪了他一眼,随即又留给他一个背影reads;。

    “小榆!”胡一飞温柔唤了一声。

    “干什么?”林听雨问。

    胡一飞道:“过来。”

    林听雨心中咯噔一下,这个胡一飞不会还想要那个吧。他就算功体强大,可是能承受几次强行动用那种伤身的秘法?

    但是她仍旧乖乖地听话,起身披着被子靠进了胡一飞的怀里。

    胡一飞很喜欢她这样,象只温顺的小猫一样,总是这么听他的话。在这一点上,楚翘也是和尚小榆没法比的。现在仔细想想,除了样貌、家世等这些外在的条件之外,楚翘的内里真是一点也没办法和尚小榆比。

    他应该早就看出来的,尚小榆远比楚翘更爱他得多,可惜被他自己的感情‘蒙’蔽了双眼。

    他将怀里的人儿紧了紧,道:“小榆,以后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么?”

    “嗯。”林听雨应道,突地抬头问道:“为什么说‘再离开’?我们以前又没有在一起过,我也没有离开过你呀!”

    “是啊!”胡一飞有些叹息地道,“你其实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一直都是他自己,在把尚小榆往外推。

    林听雨这一整天都待在胡一飞的家里陪着胡一飞,单位自然没有去。胡一飞已经让她第二天就去辞职,她也欣然答应下来。

    胡一飞奇道:“怎么,你这么爽快地就答应了,就不想想以后,万一我不要你了,你怎么办?”

    林听雨道:“我想,我都和你这样了,以后怎么面对楚总呀,心里其实早就想好了要辞职了。工作,可以再找嘛,可是你,天下就只这一个。”说着她扬起脸甜甜地笑了起来。

    胡一飞在她额头深情地印上一‘吻’。

    第二天,林听雨去楚氏递‘交’辞职信,正好碰上楚翘。

    她看到了林听雨手里拿着的东西,扬‘唇’冷笑道:“尚小榆,你这样知趣就对了。不然大家以后见面,脸上都不好看。”

    林听雨却感觉到她眸中闪动的杀意,这个楚翘,怕根本就不是想把“尚小榆”‘逼’离公司就会放过“尚小榆”的。

    办公区里的同事看向林听雨的目光仍旧充满着鄙夷与讥讽,甚至还有‘女’同事拿着杯咖啡故意撞到她身上,让新煮好的滚烫的咖啡洒了她一身。

    “哎哟,对不起对不起。”这‘女’同事假意陪礼,“没想到你还会出现在楚氏,所以没留神‘弄’了你一身咖啡,你不会介意吧。”

    “是啊,不会跟胡总告状吧!”另有‘女’同事立刻帮腔说道。

    那泼咖啡的‘女’同事故作一脸恳求地道:“对啊,千万不要告诉胡总啊,我说不定会被开除的。”

    第三个‘女’人走了过来,哧笑道:“你们开什么玩笑呢?胡总会因为这个‘女’人开除你,别逗了,胡总就算多跟她说两句话,也不过就是玩玩儿。

    这楚氏上下,有谁的条件能和楚总比呢?那些只能蹲在窝里的小刍‘鸡’不过就是偶然间飞上了墙头,还真就以为自己会变凤凰呢。”

    一席话引来众同事放肆地嘲笑声。

    楚翘走了过来,脸上洋溢着热情阳光的笑容,分外讨人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