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445 灵识化形

正文 445 灵识化形

    她既然如此盲目乱找,分明是还没现林听雨的所在。不然,她肯定早就借着灵识锁定林听雨的所在,径直冲杀过去了。

    这公孙幽慧在展家里横冲直撞,愣是没找着林听雨。她的实力虽然已入元婴,可是林听雨有小眼和花精相助,一时半会儿地把自己藏起来还是能够做到地。

    展倾绝见她始终没找到林听雨,一颗心放下的同时,也甚为得意。

    这一得意,他嘴巴又开始犯贱了,道:“公孙幽慧,你找什么呢?真是奇了怪了,你找东西,不去你们公孙家,反倒跑我展家来找,你这脸皮是怎么练出来的啊?”

    话音未落,公孙幽慧唰的一下,银枪扫了过来,吓得他往后一退。

    公孙幽慧怒道:“把人交出来,不然就不要怪我不认咱们几百年的交情。”

    展倾绝道:“交?交谁呀?幽慧,别再闹了,快家吧。你这个时候,应该好好想想,怎么治好你家颜纯的病。”

    “闭嘴!”公孙幽慧一听展顷绝提起自己的侄孙女,顿时怒上眉梢。

    这展倾绝绝对是故意的,又道:“我这可是为你好。你再不想办法治好她的病,我担心她就此废了。”

    “可恶!什么叫老不死,今天本君算是见识着了。”公孙幽慧娇声怒喝,枪锋凛然而出,直朝展倾绝那张嘴刺去。“今天本君就缝上你这张嘴,看你还怎么放屁!”

    她这里长枪击出,展倾绝立刻闪躲,又想玩儿警察捉小偷。

    可是公孙幽慧已经不吃他这套,又开始踹门,挨个搜查起房间来。

    约莫两刻过后,公孙幽慧已经搜查了大半个展家,展倾绝料想她根本就不可能找到林听雨的所在,便任由她搜,一边那张贱嘴还在她耳边不停的叨叨。存心膈应她呢。

    将展家主宅和副宅都清查了一遍,仍旧没有找到自己要找的人,公孙幽慧就抬眼,远望起前方的一带远山。

    展倾绝这下可有些慌了。道:“公孙幽慧,你不要欺人太甚。”

    公孙幽慧听罢却是飞身而起,唰的一下御风就驰向那带远山。

    展倾绝喝道:“我乖孙在那里闭关,你要是敢打搅到他,本君就将你公孙氏全部斩杀个干净。”

    俗称“望山跑死马”。这话在公孙幽慧这样的元婴真君面前绝对是诳语。那带远山看起来离展家大院至少数百里,公孙幽慧却是御风瞬息即至。

    展倾绝也追踪而来,与她前后脚到达。展倾绝挺身将这座小山挡在身后,道:“公孙婆娘,我是看在你我相交多年的份上,才一直让着你。但你若是真的再伤到我孙儿,就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

    “滚开!”公孙幽慧似乎早就怒焰滔天,完全不理他那套,银枪唰的一下就刺了过来。

    两人就在这山脚下大战起来。

    “清清,怎么办?那个公孙老太婆万一真的破开那小山结界。怕是真要毁了你家展拓的闭关。他可是在闭关疗伤啊,不会因为被打断而真的废了吧。”小眼急切地说道。

    林听雨也不免担心。虽然她先前一直猜想,那个小山里的闭关之所很可能根本就没有人,但,架不住她关心则乱啊。

    想了想,她直接就利用法力,朝那远在山脚下大战的两人传音,喝道:“爷爷,公孙前辈,我在这里!”

    其实。她就在餐厅里待着呢,不过因为花精的屏蔽作用,公孙幽慧一直没现她在那种很公开且容易找到的地方。

    公孙幽慧在搜查厅室的时候,只是随意地扫了一下。见没人就撤出来去搜查其他相对较隐蔽、容易藏人的地方去了,所以,竟然没有现林听雨实际上就坐在餐厅里。

    此时,林听雨一声喊,顿时吸引了公孙幽慧的注意力,把个展倾绝吓得脸都白了。

    他不是怕公孙幽慧伤害到林听雨。有他在,公孙幽慧想要对林听雨动手,怕是很难。他是担心公孙幽慧把林听雨怀了展拓骨肉的事说出去。

    这消息若是传出去,再加上他这个展家老祖如此重视,亲自护持,怕是有心人会怀疑这胎儿的重要性,推测出这孩子根骨异常。

    到时候,林听雨很可能就会成为众矢之的,被那些居心叵测的修士盯上。

    公孙幽慧正要前往传出喊声的餐厅,忽地就听那座展拓用于闭关的小山内传来沉沉的声音:“公孙前辈,我已经被你重伤,算起来也是偿还了公孙小姐疯魔之债。你如此苦苦相逼,难不成是欺我展家无人么?”

    声音响起之际,一道虚影从小山内飘出,看其面容正是展拓。

    “灵识化形!”公孙幽慧低声呢喃一句,遂冷笑说道:“展拓,那小贱人害了我孙女一生,我岂能轻易罢休。今日无论如何,都要让那个贱人拿命来偿。”

    展拓冷声说道:“公孙小姐之疯魔,虽然确实与我的妻子林听雨有些关系,但,关键问题真的是因为我妻子吗?公孙前辈,你心里最是清楚,公孙小姐之所以会疯魔,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她自己道心不坚。

    你如今把责任全推在我妻子身上,打得我重伤还不够,更想要她的性命,为免欺人太过。”

    公孙幽慧说道:“若非是她暗中动手脚,我孙女岂能疯魔?况且,颜纯的道心之所以会动摇,以至于变成现在这番模样,全是因为你的负心薄义。

    今天,我不但要杀掉那个第三者,还要把你带公孙氏。你乖乖地娶了我的孙女颜纯便罢,不然我公孙氏此后与展氏割袍断义,从此势不两立。”

    展倾绝这也动了真火气,怒道:“公孙幽慧,你以为拿出割袍断义来要挟我们展家,我们展家就怕了不成?

    你这个女人,打我认识那天开始就恃强凌弱、霸道骄气、蛮不讲理。修行这么多年,我琢磨你怎么着多少得有点儿进步,谁知道还是老样子。

    我真是纳闷,你是怎么修炼到元婴期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