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454 风(七)

正文 454 风(七)

    林听雨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心中有些无奈地想:“完全探不出6长之心中所想啊!”

    她也不知道自己刚才的那一番话,6长之有没有听进去。他对妖魔的恨实在是太深,要想完成任务,眼下,她也只能先让他放弃心中的怨恨再做他想。

    胡飞泉靠近上来,道:“风姑娘,你我同属妖族,而且这青城山内的妖魔,唯有你我二人实力相当,以后咱们当多亲近亲近。”

    寻到修为相当之人,彼此论道,才有可能在长生道上有更多的了悟,也才能让修为更进一步。胡飞泉很想跟风隐娘搞好关系情有可原。

    林听雨笑着点头应道:“这是自然。”顿了一下,又道:“胡公子,你我二人相聚时,不妨也叫上那6长之,三人行,必有我师啊!”

    胡飞泉一听微有不满,道:“风姑娘,你想跟那6长之攀交情,怕是人家瞧不上你我这样的妖物,根本就不想与咱们来往,到时候设埋伏把咱们一网打尽也未可知。”

    林听雨道:“6公子以前并非是这般刻薄难以接近之人,我想他可能是因为亲人悉数被害,一时受了太大的刺激,所以才导致性情大变的。”

    胡飞泉对她的话仍旧不太苟同,沉默不语。

    林听雨道:“不如过两日我往青城道门求访,看他如何想法?”

    胡飞泉一听吓了一跳,道:“不可。那青城道门中有结界护持,而且,6长之的师兄厉临华的修为也很了得,若是他们联手,再加上青城道门的结界,恐怕你我联手也难以与他们相敌。到时候你一人前去,他们若要杀你,易如反掌。”

    林听雨笑道:“你且放心。那6长之终究与我有旧,就算要杀我。也定会先搞清楚我是否会害人。”

    胡飞泉见他说什么都没用,也不再多劝,只是心想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修为与自己差不多的妖族,却一心想跟道门攀交情。不免有些败兴,朝林听雨抱拳施了一礼,就此悻悻地告辞而去。

    林听雨隐去身形,化风而去。

    说起那青城道门的结界,林听雨都觉得惊奇不已。以前风隐娘不是没往此山门中去过。只要以风本体的形势进入,并不会受到任何阻碍,却不能化出人形;一旦化出人形,风隐娘就会触动那个结界。

    此事,风隐娘琢磨了很久,最后得出结论,她若化出人形,身上就会有妖气外露。但若是以风的形势出现,就没有妖气。

    这也是她能长久地躲在6长之身边的原因。

    不过,就算以风的形势出现。她体内的能量波动还是有的。所以,6长之后来修为大进,强大到连风隐娘都不是对手,结果6长之就现了她。

    但林听雨若要上青城道门去拜访6长之,就绝不能再以风的原形形势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闯进青城道门。而且,林听雨还不打算让别人知道她是风化形而成的妖。

    风的原形,对于她来说,可以当成一个底牌,若有致命危险,可以借这个别人不知道的原形来逃命。

    两日后。林听雨就来到了青城道门外,在门口就被结界阻隔,无法进入。

    可能是因为有结界守门,青城道门只是紧闭着山门。并没有其他道士守门。

    林听雨伸手叩了两下门,便听吱呀一声门响,一个年幼的小道士打开了山门,见是一个风姿绰绝的女子站在山门外,顿时吓了一大跳,本能地噔噔退了两步。

    青城山中多妖物。而且大妖不止数个,小道士在山门中自然听过不少妖物的传闻,知道女妖多都长得国色天香,柔肤媚骨。此时看到林听雨这样一个绝色又气质绝佳的女子,立时就联想到妖物。

    但,他镇定一下心神,暗想妖物哪有那个胆子敢上青城道门来?便壮着胆子问道:“敢问这位小姐, 来我青城道门可是有事?”

    林听雨道:“还望仙童帮忙禀报6长之6道长,就说故交风隐娘来访。”

    那小道士听眼前这女子竟然唤自己“仙童”,听着好不受用,又听说她是来拜访师叔祖6长之的,还是6长之的故交,害怕之心顿时消失全无,且立刻就恭敬起来,道:“前辈请稍待,我这就去禀报我派师叔祖。”

    他把林听雨当成是其他道派的前辈高人了,只有这样的人,才可能与6长之是故交吧。

    这两天时间,林听雨以风之形在青城道门外晃悠了两日,用她的精神力和无限妙音将周围的情况好好探查了一下。甚至还潜入青城道门,将里面的情况也摸了摸。

    她已经确定,就算真如胡飞泉所说,6长之与厉临华联手,并且结合本门的结界大阵来捕杀她,她也有办法脱身的。

    所以,她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找上门来。

    那小道士去去便,不过来时亦步变趋的,后面引领着一个道骨仙风、俊美非常的道长正是6长之。

    6长之的脸色却有些阴郁,大概是没想到风隐娘会这样堂而皇之的上门拜访。

    “6道长,风隐娘这厢有礼。”林听雨见他走近,淡笑着微一躬身,施了一个平辈之礼,朗声说道。

    6长之还了礼,却并没让她进入山门,只站在门口说道:“风姑娘,不知何事找贫道?”

    林听雨无奈苦笑道:“故人来访,6道长都不说让我进入门口,叙叙旧么?”

    6长之双手负后,傲然而立,只给林听雨露出个侧脸,道:“道与妖,非是同道。古人云:‘道不同,不相为谋。’风姑娘,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吧,说完之后就请离去。”

    林听雨笑道:“6道长,你焉知在上天眼里,道与妖,就不是同道呢?”

    林听雨的话,让6长之一时语噎。

    那负责知客的小道士听着二人谈话,已经猜出眼前的女子真的是妖,不免又害怕起来。但他在师叔祖面前不敢妄为,只能躲在6长之身后,埋着头哆嗦,偶尔抬手,用道袍袖子拭去额头的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