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030 穿胸的剑(三)

正文 030 穿胸的剑(三)

    “恭喜教主得报大仇!”一道温柔姣好的声音轻轻响起,它的主人是一个样貌极佳的少女,此时正在椅前朝江逸施大礼。

    江逸淡淡地瞟了她一眼,道:“桐儿,本座今日无需人侍寝,暂且退下吧。”

    这个叫桐儿的少女便是江逸后宫里的女子之一,近日被她的父亲送到教主身边,颇得江逸宠爱。

    “如此,桐儿就先告退了。”桐儿虽然年幼,却是个非常机灵也很知趣的女子,今日轮到她侍寝,可是江逸令她退下,她不但没表现出半点怨念,目光中还透出一副“我理解你”的神色,这无疑让被注视的人心里很是舒服。

    江逸道:“前日里有人送来了上好的雪缎,你去刘管事那里取两匹,去做几件衣裳。”

    这位魔教教主也不是全不通情理之人,眼见桐儿如此识大体,立刻就有赏赏下来。

    “是。”桐儿应道,退了下去。

    从始至终,江逸脸上都没有任何表情,现在,室中无人,他更是继续专注地擦拭起手中那把赤红的剑来。

    赤霞,是一把古剑,除了剑身赤红之外,剑身上亦有精美且繁复的纹理,在烛光下透出奇妙的光晕。

    江逸总算觉得这把剑已经足够亮,放下手中那块棉布,两手托起剑身,放在眼前仔细观瞧,喃喃地低语:“赤霞,一把冰冷无情的剑而已,你因何要引来无数的仇杀?”

    言罢,江逸长长叹息一声,右手手指一弹,竟是将赤霞宝剑弹出,令其准确无误地落入放在不远处高案上的剑鞘之中。

    “不过是一把剑而已,又如何能引来无数的仇杀?”

    江逸起身走到床边正要躺下休息,突地就听到一个清丽的女子声音淡淡响起。他整个身子一紧,唰的转身,同时掌中已经运上掌劲,准备随时出掌,挡下对方的攻击。

    但,对方并没有任何攻击,只是淡淡地立在桌子旁。烛光下,她的影子极浅极淡,浅淡到几近于无。

    江逸眸中寒芒闪烁,只是那张俊美如妖的脸仍旧如冰块一般,冰冷的没有任何表情,问道:“你是何人?”

    说话间,他已经将对方仔仔细细地打量一番。

    这是一个全身红妆的女子,乌黑的长在头顶高高束起,别着一根赤红的簪,奇怪,他竟然觉得那簪子的形状有些眼熟,仔细看过之后,才现那簪子象极了一把剑。

    而女子的面容与她的声音一般,清丽,干净,如白玉如丝绸。她有一双点漆似的眸子,眸中含着淡淡的笑意,在看着江逸。

    江逸又再问道:“你是如何潜入此间的?”

    魔教守卫异常严密,尤其是江逸的居所,外边更是被教众守护得密不透风,可以说,连只蚊子都飞不进来。

    林听雨在桌旁的椅子上坐下,调皮的一笑,反问道:“你问了两个问题,想让我先答哪一个?”

    江逸道:“随便你。如果不能尽快答,休怪本座掌下无情。”

    他显得紧张和谨慎,可能是实在没想到居然有人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他的卧室,更甚者,连他自己在之前都没有任何觉。

    林听雨不由得哧的一声笑了出来。

    江逸眸中寒芒一闪,手中掌劲迸射而出。他一掌袭射过去,只击碎了桌旁那张椅子,便是那个女子先前所坐的那一只;而那个女子,却已经不知所踪。

    “教主,出了什么事?”外面的守卫听到屋内的动静,立刻恭敬询问。

    “无事。”江逸淡淡地答。他可不想让别人知道,有人在他无所觉的情况摸进了他的卧室,那对他在教众心目中的地位将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有人如此无声无息的潜入,又这般神奇诡异的消失,江逸再无睡意,只坐到床上闭目打座,修炼内功。但,在刚才那件几乎算是灵异的事件过后,任何人都无法保持心情平静,江逸也是如此。

    何况,他突地感觉到,似乎是有一道目光正落在自己身上,而且,这目光的主人离得他很近。

    可能是武功太过高深的缘故,令他拥有了普通人无法比拟的灵觉,他的感觉一向很准。

    他猛地睁开眼来,赫然现旁边床沿上竟然坐着方才那个女子。只不过这么一会儿功夫,刚才她还穿着赤红广袖长袍,可此时的她却已换作了一身劲装。

    这一次,江逸不似刚才那般惊悚,表现得相当的淡定。

    林听雨有些失望,象江逸这种万年不变的冰山脸,能够让它起一些变化,那可是相当地有成就感。可惜江逸这一次仍旧保持冰山脸不变。

    她眨着一双带有几分媚色的大眼,道:“我还以为,你又要一掌击过来。”

    江逸道:“本座从来不做没用的事。”

    既然刚才他酝酿许久的一掌都没能成功袭击到对方,那,他现在仓促出掌,更加不可能袭击到对方。他出掌攻击,对于眼前这个女子,根本就是件没用的事,丝毫不会影响到对方,既然如此,他又何必浪费自己功力多此一举?

    女子突地起身,张开双臂在他眼前转了两圈,道:“你说,是刚才那身长袍好看,还是这身劲装好看?”

    江逸暗中还是警惕着,开口答:“都好。”他的声音无起无伏,谁一听都能听出来,他真正想说的是:“都无所谓!”

    女子哧声一笑。

    江逸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纳闷道:“这有什么好笑?”

    女子道:“感觉你的答,真的很江逸。”

    江逸一怔,味过后才明白女子话中的意思。他道:“你不打算答我先前的问题?”心中却在纳闷:“为什么她说得好象很了解我似的?明明和她是初次见面。”

    他虽然还摆着冰块脸,身上有无上的气势在,但不知为何,他现在竟然不象刚才那样自称“本座”了。

    女子俏皮的一笑,再度坐到床边上,道:“我的问题,你先答,然后我再答你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