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582 超级大反派(二十五)

正文 1582 超级大反派(二十五)

    从地下突兀地迸射出无数道木枝,瞬间就成一道结实的木墙,将阿修罗的风刃硬生生地挡在木墙之外。

    阿修罗见罢,手中修罗扇一扇,这一次却是吐出一条强大的风龙,化成龙卷风,呼啸着就朝林听雨袭来。

    可是,木墙又被无数的枝条加固,化成更强的木墙。

    岳中天趁机已经退出了这个大殿,按照林听雨先前说的迅速远遁而去。如今有了魔龙令牌,此物可是比那凝血玉更有用,林听雨也无意再去拿什么凝血玉了。

    眼见木墙暂时挡下了阿修罗的风龙,林听雨也御着噬血天奴迅速远遁,出了这间魔龙大殿。仙人可以御风而行,御器的话速度会提升好几倍。

    林听雨可没心思去和阿修罗恶战,如今姬灵儿已经被她成功收进了控鬼符,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改造成鬼物,这个秘境林听雨已经不想再待下去。

    她御器疾驰而去,而那间大殿里已经被无数的妖植侵占,阿修罗也好,司徒远道也好,尽数被妖植所挡,短时间内根本就出不来。

    “木精灵,是不是你搞的鬼?”林听雨灵魂传音问。

    木精灵王得意地道了句:“我,强!”这家伙大概是可以开口说话的缘故,所以没有和林听雨传音。

    林听雨还以以为可以顺利地离开这个秘境。不过,可能是司徒远道用秘法给姜氏一族传了讯,原本没来探索秘境的姜铃带着一众爪牙突兀地出现,拦在了通往秘境出口的途中。而且,这些人一眼就认出了易容的林听雨。

    “昼,你这个女魔头,受死吧。”姜铃厉喝一声,朝众手下一挥,大家立刻分散开来,将林听雨包围了。

    他们可能从司徒远道那里得到不少讯息,带了极为强大的火系仙器——火荧,应该是为克制木精灵王的木法术的。

    只是,木精灵王在吞噬魔龙法能之后,它到底有怎样的神通,连林听雨都不清楚。

    姜铃一见林听雨飞驰而来,靠近了他们,就立刻祭出火荧。这件仙器表面看起来就象一小枚火星,但在姜铃的法力催动之下,竟是迅速化成一条庞大的火龙袭卷而来。

    可是不待林听雨动手,木精灵王就已经率先迎了上去,那黑色的只有巴掌大小的小身板挡在林听雨面前,两只小爪子插着腰,噗的一下就朝那条火龙吹了口气。

    结果,那条火龙竟然改变了方向,朝施法的姜铃袭了过去。

    姜铃脸色大变,拼命地催动着火荧,而木精灵王则在那里不停地吹气,把火荧发出的火龙吹得一个劲儿地反攻姜铃。

    林听雨看得大乐,道:“木精灵,把这个女人做成烤乳猪。”

    话音刚落,她突地就听控鬼符里的皓月传音道:“那个姬灵儿不见了。”

    “怎么回事?”林听雨奇道,仙识在控鬼符里找了一圈,居然真的没发现姬灵儿,只发现姬灵儿先前穿的法衣落在一片空地上。

    皓月道:“她好象是被你挂在空中的昼给烤化了。”

    得,那可是真正的昼啊!林听雨心中了然。姬灵儿落得这样的下场,昼心中对她的怨恨应该消除了。

    木精灵王还真就按林听雨所说的那样,吹着气将火荧吐出的火龙吹成了一个火圈,单独把姜铃包围在火圈中间。姜铃的头发都已经烤着了。

    姜铃的手下看的大急,想要上前帮忙,可是周围的树妖已经朝他们发起了攻击。饶是他们早有准备,甚至还抓紧时机布了一套法阵,可是在这种遍地是树妖的地方根本就施展不开。

    因为他们埋在土里的阵牌已经被树妖的根系控制,根本就散发不出法能,法阵彻底废了。

    姜铃到底还是被好几条火龙给烤了,就算没烤熟也差不多,红里透着焦黄。林听雨都闻到了烤肉的香味。

    姜雨菲和姜铃这对母女,害死了昼的父母亲人,昼生前最恨的也是她们。如今姜雨菲被林听雨一招给废了,这个姜铃亦是被烤得半熟,因为是被火荧的火龙伤的,她这一身伤,若非神者下界来给她医治,恐怕她是好不了的。

    眼见姜铃已经倒在地上,根本就无力再催动火荧。林听雨先用仙识抹去了那火荧上面附着的姜铃的仙识,如今姜铃已经昏死过去,林听雨没受丝毫阻拦就成功利用自己的仙识代替了姜铃的仙识。

    她伸手一招,那火荧就飞窜到她手里,被她收进了展拓送给她的纳戒。

    “咱们走。”林听雨挥手朝木精灵王喝了一句。

    “嘎嘎!”木精灵王那怪异的笑声又起,得意洋洋地落到林听雨肩膀,由林听雨带着它继续往秘境的出口驰去。

    姜铃的爪牙有大半都变成了树妖的食物,只有两个逃出了树妖的包围圈,带着已经半死的姜铃迅速逃离了此地。

    林听雨回到了魔域,此时岳中天也已经回到魔域,见她归来,不免对她得到魔龙令牌恭贺一番。

    林听雨却是纳闷这令牌到底有何用,岳中天道:“魔主在魔域待的时间虽然已经超过百年,但终究不似我在这里出生、成长,迄今已经有千年之久。

    旧时属下曾在我魔族古籍上看到过魔龙令牌的相关记载。若是属下没记错的话,那个姬灵儿所说,也不全都是信口开河。”

    林听雨惊奇不已地道:“难不成此物还真能控制魔能?可是,世间万法,什么样的法能算是魔能,这哪儿有什么清楚的界限?”

    岳中天道:“所以说,只要是能量,多半都会受到这魔龙令牌的干扰。”

    林听雨失笑道:“这怎么可能呢?”顿了一下,她就问一边兴奋雀跃地飞来飞去的木精灵王,“木精灵,你说说看……”

    “青木!青木!”不想她的话却被木精灵王打断,它在高仿青鸟的声音了。

    林听雨微一沉吟就明白它的意思了,道:“你是说,你叫青木?”

    “青鸟!”木精灵王指着虚空说了一句,又指着自己说了一句:“青木!青木哥哥,青鸟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