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464 风(十七)

正文 464 风(十七)

    林听雨边唱边舞,长袖卷起风细细。

    忽又见她手中不知何来一把折扇,展开来,有桃花在其上落樱缤纷。

    林听雨眼见那本在磨墨的人,此时竟是双眼痴痴地盯着自己,不由得含羞一笑,折扇微微一扇,便见扇上的几瓣桃花化作粉黛朝6长之洒落。

    6长之一时画情高涨,有各种各样的画面在自己的眼前闪过,很快,那画情便在他胸中酝酿得饱满。

    他赶紧继续磨墨,挥笔就在纸上画了起来。

    林听雨扇舞蹁跹,口中又再唱道:“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

    此一曲,第一句刚起,便见6长之身心俱震。

    是啊,人生若只如初见,那如今,他与风隐娘,又该是怎样的情与景?

    6长之只觉有一种悲恸涌上心头,是为着当年那曾经的美人捣衣图,更是为着已经逝去不再来的当年那种青葱的少年心。

    他已经变得太多,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在月下听故事的少年。

    便听那扇舞如风的女子接着又再唱道:“等闲变做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愿。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林听雨两词唱罢,6长之心中充溢着不可言的情绪,笔下的画便也跟着内含着诸多的情与意,再也不是简单的山水与美人。

    因着画情饱满,6长之这一次作画极是顺手,只花了半个时辰左右,一幅画便已作完。

    林听雨走过来细观其画,但见山抹微云,天连碧草,桃花粉黛,美人如烟

    “真乃一幅奇画也。”林听雨立时赞道,拿起来又再仔细观瞻,由衷地说道:“6道长。你的手用来执剑虽无不可,但若不再执笔,当真是辜负了上苍赐与你的这番才情。”

    6长之却似根本就没有听到这夸赞之话,只是盯着眼前的女子。眸中有浓浓的痴迷缠绕其间。

    这个女子,是他至今仍在的唯一故人,是他昔日少年时唯一仅存的见证者。然而“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他的少年心,已经再也寻不来了。

    良久过后。他才沉沉地说道:“风姑娘,可否再为贫道歌上一曲?”

    林听雨微微埋头,脸现微红,含羞说道:“歌舒胸意,若是再歌一曲,怕是心事说出太多,会让6道长见笑。”

    此话一出,6长之的一颗心顿时狂跳如雷。风隐娘家乡远在海外,却不远千里二度来到此地,来了之后就前往6园寻人。6长之不是没想过她为什么要来。

    只是他不愿意多想。因着对方是一个女妖,而他却是降妖的道士。

    此时听了女子的话,他想要继续逃避下去,却已是不能。

    “6道长,”林听雨见他又再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不由得开口唤道,打破了这沉默,“是否还想再听我歌上一曲?”

    6长之沉吟了一下,终是重重地点头,“嗯”了一声。

    林听雨顿时展颜。笑得羞花避月,让6长之见罢不免一呆,眸中难掩惊艳之色。

    却听林听雨轻启双唇,再度开口唱了起来:“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浆为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仿饮牛津,相对忘贫。”

    那厉临华在自己居室内养伤,虽动不了。但不妨碍他耳聪目明,听到了这歌声,便问服侍他的小道士道:“这是谁家的女子在唱歌?”

    林听雨这里歌声连起,不单单是6长之为这美妙的歌声倾倒,难以自拔;青城道门的其他道士们多数也听到了这个歌声,无一不为其倾倒。

    厉临华伤体未愈,躺在自己居室的床上,询问小道士才得知,这足可媚惑三界的歌声并非是普通的女子所唱,而是那个名叫“风隐娘”、与6长之有旧的女妖所唱,顿时爆跳如雷。

    同时,他也深切感觉到了此女之妖异,非是普通的小妖所能比。若是如此长久下去,别说与她有旧的6长之了,只怕整个青城道门的所有道士,都要被她这歌声迷惑得没了心智。

    “胡闹,6师弟疯了不成,居然将个女妖引进山门,这分明是引狼入室。”厉临华怒吼,摔了手中的茶盏,气得脸红脖子粗的。

    言罢,他心中不免暗道:“那个女妖想要干什么?胆大如斯,居然敢深入到我青城道门内勾引师弟,最可怕的是,6师弟对她竟然没有防备之心,心甘情愿将她引入我山门深处。此妖不除,我整个青城道门危矣!”

    他这里计上心来的同时,逍遥峰上,6长之听着林听雨沁人心脾的歌声,喃喃念道:“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

    吟完这一句,他情不自禁地转头看了一眼身边唱出这婉约辗转歌声的女子,便见这女子此时也正偷眼有些执著地看着自己,见自己看过去,立刻羞红了脸别过头去,一时心中悸动不已。

    两人沉默了片刻,6长之问道:“这歌,后面的段子说的是什么意思,怎么我一点也听不明白?”

    林听雨道:“这是我故乡的诗人所做的曲词,后面的一段所讲的是几个小故事”

    当下她就将蓝桥、嫦娥偷药等典故一一讲了出来,听得6长之好不惊叹,尤其是“饮牛津”这句所涉及的典故,更让他觉得稀奇。

    他笑道:“你的故乡真有意思。那牛郎乃是乡间野夫,而织女却是修道的仙子,该禀去凡心才是,怎地会主动下凡与牛郎结为夫妻?而且,那牛郎所养的牛既是妖物,不害他们就不错了,断不可能助牛郎及其一双女儿去追踪织女。”

    林听雨道:“6道长,这妖若有了人性,与人又有何区别?而人,若是没了人性,你说他该算是人还是妖呢?”

    6长之语塞,愣怔着没有答,却不免在心里自问:“是啊,这妖若有了人性,与人又有何区别?而人,若是没了人性,他该算是人还是妖呢?”